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喻文州&黄少天&叶修】意外的访客

× 迟了两天来着,亲爱的小伙伴生日快乐!!爱你嘿!!!

× 对噗挤,虽然小伙伴指定的是喻叶,可我写了后发现没什么CP 味只好改标标单人互动了ryyy

× 但小伙伴指定的TAG :『喻队把生日蛋糕的鲜奶油什么的抹到叶神脸上』,我有妥妥达成目标了……呃,应该算是有达成呗(?)

× 写得赶了些,加上现在只想睡觉精神有点儿涣散,凌乱了点不好意思QQQQ

× 可能有bug 、角色OOC 等情形出现,易雷者建议回避。

 


【喻文州&黄少天&叶修】意外的访客

 

时不时扭头张望着走道两端,男人有些心不在焉地打量起空间大小与环境配置,高举单手端着蛋糕的姿势持续一会后手有点酸,他想了一下,腾出原先插在外套口袋的左手接过,然后随意甩了甩右手。

听见走在前方帮忙领路的家伙──他没有什么印象的生面孔,大概是一两年新来的训练生吧──小小声地开口告诉他到了,叶修怔了怔,慢上一拍才反应过来要煞住脚步。

微微欠身朝对方点了下头道谢,目送那名自愿领路的训练生跑开后,叶修往后退回去半个身位格,停在一扇房门的正前方。

「……居然沦为帮忙送蛋糕的小弟啊。」垂眸盯着手上那个蛋糕,叶修忍不住低低嘟嚷一声。

他是刚好有点事来到G市,临时想到一些东西想找喻文州问问、交流下想法,特地在回程前绕过来蓝雨一趟,没想到人还没找着,却被莫名其妙塞了额外的任务。

说起来,外面那群家伙未免太信任人了吧?

抬头看了眼紧阖的门板,叶修抬高右手稍稍曲起手指直接敲了几下,按照刚刚带他过来的那个训练生说法,晚上在食堂吃饭时刚好坐在邻近桌位,有听见喻文州提到说等会要去黄少天房里看视频一起讨论,所以便带他过来了副队的房间。

若是万一队长已经回房的话,反正就在隔壁而已,也不用走上多远。

指关节敲上门板,单调沉闷的声响在空旷廊道间回荡,隔着一扇门扉隐约听见里面传来几句对话声,距离隔得有点远,听得不是很清楚。

几秒钟过去,察觉到门后渐渐靠近的脚步声,叶修下意识往后退开了一小步。

 

「呦,文州,生日快乐啊!」看着眼前的门板被缓缓拉了开来,直到喻文州从后方探出头,叶修这才懒懒散散地抬起空着的那手挥了下,跟对方打着招呼的同时将左手往前递,露出端在手上的蛋糕让来人得以瞧见后,动着嘴意思意思喊了一声。

「……谢谢。」不在预料名单之中的访客突然出现让喻文州怔住,只是他很快就恢复镇定,泰然自若地向祝贺者道谢。

薄唇抿动微微一笑,退开身子让叶修得以入门,喻文州接着随口问,「怎么来了?」

显然也没有打算跟对方客气,叶修大大方方就钻过喻文州身旁朝房内移动。

「哥这不是专程来帮你过生日的吗?」侧转过头,他朝倚身靠在门边的喻文州摆弄了一下手上的蛋糕,有意无意地反问了声。

目光一开始便颇感好奇地停留在那个蛋糕上面,他们其实都属于不太会刻意去记生日的人,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相较之下,荣耀相关的日程可能还熟上一些。

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喻文州并没有将叶修装模作样的回答当一回事,他正想说点什么转移话题,同样待在房内的另外一人倒是先发出声来,原本尚存几分静谧的空间,在那人叨叨絮絮的说话声浪烘衬中一下子嘈杂起来。

「队长,谁来啦?」本以为队长去应个门而已速度就回来,索性任由屏幕上的视频继续播放,听到身后传来了聊天的互动,黄少天这才伸手点击鼠标让视频画面暂停下来,坐在计算机前他扬声问了句,然后侧过身抬手按上椅背撑着,转动目光跟着望向房门口。

下一秒映入瞳眸的身影让他傻愣了一下,张了张嘴巴,只字词组吐露不出来,半晌后才找回自己声音似地叫了出来,「卧槽!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啊?说说说说,谁放你进来的?」

「哎呀,那啥?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懂得礼数了,自掏腰包买土产过来啊!」黄少天的话当然不只方才那么一句,骨碌碌的眼睛转了转,视线瞥见对方端在手上的东西,又自顾自接续讲了下去,最后干脆从座位上站起身,主动迎上前去凑到叶修面前打量起来,「我说,这蛋糕好不好吃,没下毒吧?」

「你吃看看不就得了。」近距离听着对方一连几句对话轰炸,忍住想去揉耳朵的冲动,叶修一脸嫌麻烦地往旁边靠了靠。

眼见喻文州没有要出声制止反对的意思,他手一转,便把蛋糕递给了好像很感兴趣的黄少天接过,三言两语简单解释带过来龙去脉,脸上神态那叫一个慵懒,「你们蓝雨外面那群小朋友要给队长庆生的。」

「这样啊……」喻文州闻言点了点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总算明白叶修带蛋糕来的原因。

听着房内两人闲聊上几句后开始逐渐转吵,正确一点的说法,少天单方面说的话总是比较长了些,他无奈地笑了笑,轻轻带上房门,阻隔音量传出去吵到其它人。

踩着徐缓的步伐刚走近他们身旁,喻文州正想开口加入话题,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那边叶修和黄少天似乎私下互喷了几句垃圾话,加上手部动作两个人一时没交接好,那个蛋糕就这样打翻砸了彼此一身。

所幸他站的位置离得稍远一些,顶多只有手指前端被波及到少许的鲜奶油。

突发状况让在场的三人皆是一震,叶修和黄少天先后表情微妙地瞧了瞧自己、再瞧了瞧对方,接着难得很有默契地双双看向已经半毁的蛋糕跟那名寿星的脸色。

漫漫无声的场景在空气间蔓延,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吊诡,最后黄少天用没遭殃的那只手挠了挠后脑杓,率先开口打破这份沉默,语气罕见地染上了迟疑不定,「那个什么来着……生日不是都会玩砸蛋糕游戏吗?」

「像这样哈?」叶修疑惑了片刻,就着手上的蛋糕残骸往近在咫尺的黄少天身上砸去。

「靠靠靠!叶修你来阴的啊!」叶修说动手就动手,那个速度实在太快,再说自家队长人就站在旁边而已,万一他这要是躲开了,恐怕蛋糕会直接招呼到喻文州身上去,导致黄少天根本动弹不得,无处可躲的他直接被蛋糕糊了一身,没好气地扬声叫嚣着。

低头瞅了眼惨不忍睹的衣服现状,黄少天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射动作,伸手就想捞起比较大块的蛋糕残渍扔回去攻击叶修,只是在他行动前夕,眼角余光扫见自家队长有所动作,本能反应不由自主地缓了缓手速。

后辈们送给自己的生日蛋糕就这么被糟蹋了,虽然觉得有点可惜,但喻文州其实也不是很在意,他仅是看着面前针锋相对的两个人,又低头看看已经被溅到鲜奶油的手指。

喻文州思考了不到几秒的时间,突然伸长手从少天身上捻了一大坨鲜奶油下来,在叶修注意力全摆在少天身上时,冷不防伸出手朝对方脸上抹了过去。

「确实挺有意思的。」不晓得是刻意放慢了速度,还是原本就是那个速度,他慢悠悠转着手指,将那堆甜腻的鲜奶油全抹到了叶修脸上才收回手,喻文州微笑着温声这么说,不冷不热的口吻也分辨不出什么情绪来。

「文州你心太脏了……」用手背抹去几乎沾满整张脸的鲜奶油,没料到对方会突然玩起这样一手,叶修简直有些哭笑不得了,他略带无奈地看向脸上噙着淡笑的喻文州,闹腾到最后就剩他一个人完好无事的全身而退。

「队长高明!崇拜你!」黄少天感动万分,一张口随便嚷嚷个几句赞颂自家队长先,一边还很忙碌地大肆嘲笑现在看来也同样狼狈的叶修。

「我去冲个手。」看着眼前再度用蛋糕、鲜奶油互相攻击的两个男人,喻文州本能往后退开一步,他不慌不忙地扔下这么一句,转身便朝浴室间的方向走去。

先将沾到双手的鲜奶油用水冲掉,接着拿起肥皂搓揉出泡沫,慢条斯理地把指尖、指缝、掌心整个仔仔细细抹过一遍,确定用清水冲洗干净后,喻文州这才慢慢地晃出浴室。

看着眼前呈现一片杯盘狼藉的乱象,他脚下的步伐不自然地顿了顿,那双墨黑眸子轻眨了一下,不难想象在自己洗手的那段时间里,这里玩闹得有多夸张。

暗自庆幸起好险不是在他房间,待会要让少天记得好好清理干净才是,喻文州默然地想着。

莫名其妙打起蛋糕战的两个人似乎已经玩累了,黄少天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平在床上,动也不动就是仰望着天花板,而叶修的状态显然也没好到哪里去,垂着头神情疲惫地点燃一根烟在抽,袅袅上升的白蒙烟雾模糊了视野。

「对了,你找我做什么?」侵入鼻间的烟味着实不是很好闻,喻文州却也没有太过在意,弯动唇角浅浅笑了一下,拍了拍床面示意少天换换姿势挪个空位出来后,他便坐上了床往后靠挨着墙边,开口询问叶修的真实来意。

他相信对方不可能什么想法都没有就只身跑来蓝雨找他啊。

 

 

END。

09 Mar 2014
 
评论(1)
 
热度(8)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