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全职│喻黄喻、孙肖孙、王乔王、叶家兄弟、韩&叶】关于系列

防雷注意事项:

 × 随笔性质、几个写着玩的小片段。

 × 梗来源参考自在网络上逛到的这个↓

【什么时候的男生在你看来最迷人?】1.叼着烟认真打游戏的时候、2.做饭的时候、3.光着膀子搬东西的时候、4.认真解题的时候、5.抱着篮球向你走来的时候、6.喝醉了就要拉着你说话的时候、7.沉默但目光专注地看你说话的时候、8.掏钱买单的瞬间、9.快速做出决定的时候

 × 承上,我想到的角色分别是:1.叶修、2.乔一帆、3.王杰希、4.肖时钦、5.黄少天、6.叶秋、7.喻文州、8.钟少、9.韩文清;当然有些写出来是极为牵强地勉强扣入题的……有兴趣看看就好别太介意XDD

 × 呃,角色个性也许抓得不太好,恐出现OOC或设定上的错误……另外还有底下文章涉及多组CP,排斥者下拉时请小心慎入、记得斟酌回避。

 × 以上都OK、能接受的话再往下看呗,感谢!

 

 

收放顺序如下。 

《关于游戏》、叶修单人

《关于酒醉》、叶修&叶秋

《关于隔夜》、CP:王乔王(王杰希&乔一帆)

《关于距离》、CP:孙肖孙(孙翔&肖时钦)

《关于相遇》、韩文清&叶修

《关于捉弄》、CP:钟楼钟(钟少&楼冠宁)←独立出去放,归档可见。

《关于约会》、CP:喻黄喻(喻文州&黄少天)

 

 

 

《关于游戏》、叶修单人 

看着画面中混乱的局面,男人腾出手慢条斯理地摸到了桌边的烟盒,手指动了动敲出一支烟叼着,然后拿起打火机动作熟练地点上了火。

燃起的火星在昏暗中闪烁出一点星光转瞬灭却,他也没什么在意,任由弥漫而出的淡白烟雾萦绕在眼前。

黑眸透过那一层朦胧的雾气直勾勾地望向屏幕,叶修始终专注关心着不断变化的情势,脸上神情却显得有些慵懒而无谓,点好烟的他将手重新搭放回键盘和鼠标,勾了勾嘴角笑了一下。

差不多该出手了啊。

他想,几个一阶技能接续着使了出来,操作着他的君莫笑杀入各个公会相互群战的乱象中。


                                       ──END

 

 

《关于酒醉》、叶修&叶秋

他听过有那么一种人,喝醉了就会拉着你说话,什么心底话都说出来了,那个时候会显得特别迷人。

只是现下的情况别说迷人了,他只觉得无奈,尽管这份无奈中夹杂了几分宠溺,对方像这样耍赖的模样也挺可爱。

「哥……」

「干嘛?」叶修懒洋洋地应了一声,抬眸瞧着忽然叫他的弟弟,「不是在这了,叫什么叫?」

「哥哥,你为什么都不回家?」叶秋低垂着头,滑落而下的墨黑浏海挡住了大部分的面容,他一只手上拎了罐啤酒,没底气地质问了一句,突然就仰头灌了一大口,放下后又动了动薄唇,最后那几个字语气放得很轻很软,简直像是在喃喃自语似的,「不要我了吗……」

再来『碰』一声巨响,吓得叶修握着的筷子险些都掉下去了,他眨了眨眼,看着一杯就倒的自家弟弟趴死在桌面,终是莫可奈何地长叹一口气。

这小子还没喝呢就拉着他说话,把心底话全说出来了,醉了倒是省事直接就睡。

哪里特别迷人了?传言果然都不可信啊不可信。

叶修努努嘴想着,也没有立刻去处理睡死的叶秋,继续有一口没一口解决满桌的菜肴,目光却时不时飘向对面的人身上,到底没能忍住腾出另一手往对方头顶揉了揉。

「你是我弟弟啊,一辈子都是。」


                                       ──END

 

 

《关于隔夜》、CP:王杰希&乔一帆

站在厨房里的少年感到有一些茫然,却又控制不住情绪,脸上流露出几分喜悦的神色。

目光在不大不小的空间飘来转去,很努力想要将这里的每个摆设、每样摆法都深深记忆在脑海中,再打量得差不多后,他还是走向了冰箱,擅自从里面挑选几样他认为可以凑合着使用的食物出来,转身晃到下一个战场──瓦斯炉前。

他其实不太擅长做料理,懂得如何做的只有少少几项,他不知道自己成功煮好的机率多高,也不知道正在浴室间淋浴的那个男人愿不愿意吃,啊……他甚至连对方敢不敢吃都不肯定。

真是太糟糕了。

乔一帆手边的动作猛然顿住,他抬起手摸了摸后颈,很是苦恼地暗自想着。

队长……王杰希前辈喜欢吃什么?讨厌吃什么?这些他通通都不晓得,单方面的暗恋持续进行了几年,在鼓起勇气告白后,耗上些时日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但他对于对方的认识还是少得可怜。

「应该不讨厌吧?」自言自语地嘟哝了一声,乔一帆悄悄握了握拳头,决定不再去思考这些,先尝试把早餐煮出来,剩下的等男人出来再说。

 

×

 

扭紧了水龙头,在水声完全停止之后,王杰希缓缓仰起了头,望出去的视野弥漫在一片氤氲水气中,他盯着墙面上水珠滑落的轨迹动向,一时间有些走了神。

前阵子他被职业圈里的一个男性后辈告白了,这件事情让他无法理解。

不是源自排斥或是厌恶的那些情绪,就是很纯粹的不理解,不理解对方为什么会执着于自己。他对于那个后辈的关心并不多,诚实而言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少,还是直到后来对方离开微草战队了,又以另外一个身分重新出现时,才渐渐分了一些心思过去。

所以被告白的那个当下,他没办法马上给出响应,他从来没有往那个身分上思考过可能性,于是那一天他很理智地告诉对方说再想想吧。

虽然也许对后辈来说这句话有些伤人,但对自己而言那是事实,他确实需要再想想。

他延后了回答的时机点,却有好一段时间不停被逼问,被纯粹想挖八卦看乐子的那群家伙、被……自己。直至昨天,那个用坚定态度向他告白的后辈又一次提起,没有预留心理准备的时间给他,临时从H市找上来了B市,让他没办法再继续逃避这问题,终于正式给了一个答复。

他答应了和他在一起,不是草率的决定,而是真的考虑过的,虽然不可能像后辈对他那样那么的喜欢,但他对那个后辈也不是全然没感觉,所以他到底是给了他机会,给了自己机会。

「唉,真是……」摇了摇头低吁口气,王杰希伸手拽过披挂在一旁的浴巾围上了腰际,不是特别在意自发丝末梢滴淌而下的水珠,他又拎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就直接走出浴室间。

门板才刚被推开,散逸在空气间的食物香味让他愣住,眼睛微微瞠大了些许,旋即想通什么后又冷静了下来。

对了,他后来把人带回自己的公寓了。

王杰希抬起手挠了挠脸颊,一边想着一边朝厨房走去,倚上一旁的墙面看着在里面忙来忙去的少年,想也没想开口低唤一声,「一帆?」


                                       ──END

 

 

《关于距离》、CP:孙肖孙(孙翔&肖时钦)

走在廊道上的孙翔有点心不在焉,房间流泻而出的光线投射到昏暗地面照得亮了,被引开注意力的他瞇了瞇眼睛,抬头望向前方那间未阖上门板的房间。

住在那间的应该是肖时钦吧……?

孙翔想了想,索性加快了脚下的步调,朝那间房走了过去。

「肖副队!」手轻轻倚上门边扣着,孙翔边喊了一声边朝里面探头,正坐在计算机前的男人似乎没有听见声音,完全没有回头察看的动作。

「小事情?」孙翔迟疑了几秒,换个叫法又低低喊了一遍,发现房间的主人丝毫没搭理自己的意思,他抬手抓了抓头发,直接迈步大步大步走近肖时钦身后,低头瞅了眼屏幕,这才发现对方正在看着近几场的比赛视频进行复盘。

肖时钦看得很认真,就连有人走近了身后也没留意到。

孙翔跟着看了视频一会,很快就觉得没意思了,目光一转倒是定格在男人脸上,对方专心致意盯着视频,时不时点击着鼠标或是改变视角或是倒带重看,还会停下来在纸上涂涂写写。

有什么好研究的啊?

孙翔拧了下眉头,情势一面倒的比赛让他一下子就丧了兴致,完全搞不懂小事情怎样还能看得这么专心,但他倒也懂得识趣、懂得分寸,没有这时候捣乱妨碍对方的意图,就是站在一旁默默等着,心想对方那张一向斯文没什么脾气似的面容,此时却好像多了点什么韵味……好像有点帅。

意识到自己的思考不知不觉乱了套,孙翔连忙甩甩头,瞥了一眼视频读条看起来还需要一小会,视线在房内转了一圈,他径自坐到那张没放多余物品显得空荡冷清的床铺上,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发着愣没多久竟然给睡着了。

在结束几场比赛复盘的肖时钦顺手关了计算机,长时间维持同个姿势坐着让他觉得有点腰酸背痛,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打算去洗澡准备睡觉休息了,一转身却看见有人躺在自己的床上。

「孙队?」瞳眸微微瞠大些许,肖时钦整个人愣住,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家伙怎么会睡到自己床上来了。

走错房间吗?

脸上掠过些许困惑的神情,肖时钦这么想着,走近床缘后抬手轻轻摇了一下占据走整张床的家伙,「醒醒……孙队?」

孙翔在睡眠受到外力干扰后,先是无意识唔嘤了声,而后才缓缓睁开眼睛茫然地盯着他一会,「……小事情?」

「孙队,你怎么睡在这里?」听到那声不知曾几何时开始就被孙翔叫上瘾的绰号,肖时钦嘴角僵了一下,到底还是维持一贯的温和微笑问道。

「喔,小事情你忘记关门了。」脑子飞快回想了一下,孙翔随口就回答起来。

「这样啊……」肖时钦怔了一下,反射性回头看向门边,发现真如孙翔说的自己忘记带上门了,经过这阵子在嘉世的相处,大致猜得出来接下来是什么样个发展,他也就不再开口多问,点点头表示了解,「孙队,困了还是回自己房里睡吧。」

「嗯……」刚转醒眼里还带了几分迷茫,孙翔含糊地应了一声,坐起身瞇起眼打量着站在前面的肖时钦。他站起来时,伸出手揽上对方颈子凑过去蹭了蹭,也不晓得抱着什么心态低低咕哝了句,「小事情刚叫你都没理我啊。」

孙翔没头没脑地说完那句话就掠过对方的身子晃了出去,走回自己房间睡觉。

被独自留在房间的肖时钦很是错愕,孙翔最后那个动作太过突然他来不及闪避,有些亲昵过了头的举动让他吓到,发丝蹭过颈部肌肤的柔软触感依稀残留着,近乎呢喃的黏腻语气吞吐在耳边,那一瞬间他差点都要动了心。

飞快转过身去,对方已经背对着他往门边移动,他连忙端正自己的心思,看着已经渐渐走远的男人身影,摇了摇头肖时钦无可奈何地叹一口气。

……真是个小麻烦。


                                       ──END

 

 

《关于相遇》、韩文清&叶修

那是发生在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最初的相遇没什么特殊的记忆点,就像每天游戏日常中经历过的一小段插曲,平淡而无奇,转瞬就被埋掩在脑海深处,不复记忆。

在联赛还没开始营办、荣耀只是单纯的网络游戏的年代,那一日世界频道上依然吵得沸沸扬扬,有两位颇具名气的玩家在吆喝在叫嚣在对呛,呛着呛着就呛上了竞技场PK决胜负去。

叶秋……或者该说是叶修,当时正值年少轻狂的年纪,忖着几分好奇和不以为然的心态,也操纵起他的角色进了房间围观凑个热闹。

正在对战中的两个玩家名字他是听说过的,实力还行,却也不能够算作顶尖的高手。

叶修透过视角观看战局,暗暗在脑中跑了一遍自己模拟的过招画面,占了优势的那位突然一个大招朝对手扔过去,先前处在劣势的那位顿时更显狼狈。

就在围观群众纷纷嘲笑着暂居劣势的家伙时,叶修挑了下眉,不由低低嘟嚷了一声,「要输了啊?」

「要输了。」

挂着耳麦他的声音传了出去,和一道更为低沉的嗓音交迭在一块,对方说话的语气比他还要坚决,而周围其它人以为他们在说被压着打的那家伙,嘻嘻哈哈附和了起来。

没有去理会那些门外汉的对话,屏幕前的叶修笑了笑,移动鼠标转着角色看向刚刚那道声音来源,对方同样跟他想到了一块,正和他做出相仿的操作,角色似乎在那一瞬间有了眼神上的交会,但角色哪里会有什么情感交流,充其量也仅仅是种错觉。

「你也看出来了?」叶修主动打破这份沉默,抛了个问句过去,而后者简单明了地应了声『嗯』。

不是太计较这简直无趣得紧的答复,知道对方同样看出来了看似处于劣势的那家伙已经主导过了节奏,恐怕再一下下会打出一波逆转。

只是进来看看戏而已,对于遇到个路人和他注意到相同的细节点上,叶修反倒觉得挺有意思的,对于差不多判断出胜负的比赛兴致已是不大,他想了想,手有些痒想和这人切磋一场。

『要不要来切磋一场 我跟你打?』手下操纵着他的战斗法师摆弄出动作,同时给对方发了条私讯过去。

『来!』那人的回话来得很快,下决定一点也不带迟疑的。

叶修顺手又是一道讯息『隔壁等我 密码35753』过去,这次对方连响应都省略了,选择直接让角色退了出去,行动干脆利落总带了点外露的霸气和冲动。

「哎唷,敢情是个行动派的啊!」坐在计算机前的叶修从烟盒敲出支烟,笑了一下,连忙让一叶之秋也退出来,另建了个房间等人来PK。

人勒?跑哪去了?

等了一会不见半个人影进来,叶修抬手抓了抓头发,有些疑惑地想着,那家伙看起来真不像是会临阵脱逃的个性,他索性百无聊赖地操作起角色四处闲晃,在宽敞的擂台上做着没什么实质意义的动作。

「哥们你不是吧」看见对方的拳法师身影终于出现,叶修打起了精神,分两段敲了讯息出来充作招呼,「进来个房间慢成这样,真存心让我等?」

「不是。」

「……」从对方刚刚的行事作风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会干这事的人,于是叶修又想了一下,总算在他临时起的房间名中顿悟到什么,「啊你不会是到隔壁找了吧?」

「幼稚。」拳法师冷冷酷酷回了一声,不闪不避直接选择中路冲了上去。

「呵……意外意外。」一开始真没往那个意思想的叶修笑了笑,一个低阶技能放出躲开了攻击,凌厉的攻势接连而至不曾间断,他端正了下坐姿专心应战起来,最后再次留意了一回对方的角色名称,大漠孤烟四个字就这么映入眼底。


                                       ──END

 


《关于约会》、CP:喻黄喻(喻文州&黄少天)

浮云悠悠飘荡在清澈的水色晴空,明媚光线散落在男人脸上,衬得噙在嘴角的那抹浅淡笑意顿时鲜明起来。

轻眨了一下黑眸,灼热日光侵入眼底有些刺痛,喻文州抬高手遮挡住部分的亮光,隐约听见有人在叫喊自己的声音,他扭头朝声音来源处望了过去,就看见远远的地方,黄少天正伸直手臂在半空挥动着。

「队长队长你醒了啊!」早先一步就留意到喻文州的身影,黄少天一边大声喊着一边挥舞起手臂,踩着大步大步的步伐朝对方走了过去。

两人间隔着一段距离,对方的声音传到这头听起来有点模糊,却依稀能够从那张张阖阖的嘴型辨识出个大概,喻文州弯动唇角浅浅笑了笑,索性停在原地等人自己跑来。

彼此的间距渐渐缩得短了,映在瞳眸表层的身影越发清晰起来,注意到黄少天手里还揽着一颗篮球,喻文州挑了挑眉有点好奇。

目光在橘红色的球体上稍作停留,直到对方站到了他的面前,他这才缓缓调整视线,迎上那张挂着灿烂笑容的面容,笑笑地温声打了句招呼,「少天,早啊。」

「早早早,你早我早我们都早!」黄少天一开口连普通的招呼语都比别人长了点,早已习惯对方偶尔发作的多话,喻文州倒是不太介意耐着性子等他全部说完。

将抱在手上的篮球抛高把玩,黄少天时而仰头时而垂头,视线循着在空中飞掠的色影上上下下移动,留意到自家队长的注意力成功被他引来了。

他想了想,咧动嘴角露出大大的笑容,改变动作竖起手指顶着球体底端转着圈,微微倾身凑到喻文州面前问了一句,「队长,陪我打一场好不好、好不好啊?」

「你会打?」喻文州怔了一下,有些讶异地瞅着那颗不停旋转的篮球。

「当然会!哥小时候可是……」脸上难掩得意万分的神情,黄少天正欲侃侃而谈起过去的事迹说嘴,才刚起头就瞥见身前的男人笑眯眯地盯着自己。

他眨了眨眼睛,突然意识到对着这个人好像也不必说那么多,于是及时敛住满溢而出的情绪,就是佯装出高深莫测的表情,大笑几声简短结束了话题,「哈哈哈哈,略懂、略懂。」

喻文州笑而不语地回望对方,逆着光,黄少天的身影笼罩在光与影的交界,张扬在脸上的表情眉飞色舞的,那抹笑容看起来特别阳光也特别爽朗,无端添增了几分俊帅感。

「手下留情呢。」没有戳破对方那转瞬消逝的小心思,喻文州动手解开衬衫手腕处的钮扣,慢条斯理地把袖管往上卷至肘部,语气很是淡然地应对了句。

两人之间的默契向来合搭到不行,根本不需要再多些额外的对话铺陈,自然能弄明白对方的意思。

瞧着队长看来是答应了陪他来一场,原本就上扬的嘴角不由又往上勾了一点,黄少天继续单手把玩着篮球,与喻文州一左一右并肩走在街上,落下的步伐声此起彼落宛如颂歌。

他们维持着不快也不慢的步率在大街散步,说着一些有的没有的话题闲聊,走到附近最近的一座篮球场。

晨间时分没什么人在,两个人对视一眼取得共识,占走了一个比较偏角落的篮框架,随意暖了暖身就站定位准备来一场。

喻文州顶着一贯温文儒雅的微笑,黄少天大剌剌地笑得爽朗,一个乍看不经意的扬手动作、一记眼神交会,双方却是又一次达成共识直接进入开局的节奏。

暂时成了球场上的敌手,弥漫在彼此间的气氛却是平静得很,没有什么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紧迫感,一来一往的较劲缺乏了些火药味,倒像成为表演性质的套招。

两个人的球技并不出色,其实就是普通而已,目前的比数差异不见什么特别悬殊,谁先领先一分、两分,很快又被另外一人追平接着反超个一分、两分,局面一刻间僵持不下,只是在场间跑来跑去的两个当事人都挺乐在其中的。

「看球看球看球看剑──!唉唷,一急都给喊错了还当在荣耀里……重来啊重来。」黄少天打起球来也没安静到哪里去,每每要出手抄球那个动作和声音几乎是同步来着,这一会他要抢球,喻文州反应挺快闪了开来,他抢、对方闪,他再抢、对方再闪,几次下来他球还没抢到手,嘴上嚷着嚷着平时的口头禅却给冒了出来。

喻文州微微瞠大眼眸,旋即意识过来莞尔一笑,把握这个空档拉出一小段距离来。

面前的黄少天也很快反应过来,懊恼的情绪自脸上闪掠而过,他晃了晃自己的头颅,仰起头又重新恢复回自信满满的神情。

平常大半的时间都泡在游戏里去了,他们当然不会真有打满一上午的体力,玩了好一会就先休战,双双退到一旁的树荫底下乘凉去了。

一手轻轻搭在篮球上防止球滚走,另一只手撑按在身侧的地面,松软的泥土向下凹陷了些许,没有在意沾染到指腹上的泥沙触感,背部稍稍往后倾靠喘着气歇息,喻文州仰起头眺望了眼清澈蓝空,打完篮球的疲惫在这时候全涌上来。

一旁的黄少天远比他家队长豪迈洒脱多了,离开球场后干脆就摆个大字型往地上躺了下去,完全不去理会身上的T恤会不会脏掉,一躺下来休息明明还喘着气,却也不得一刻安宁叨叨絮絮发起牢骚来,「唉、真不行了不行了啊体力大不如前小时候打起球来可没这么累的,手也生了不少,真该再练练再练练啊!」

听见旁边传来自己习惯不已的语调及语速,喻文州浅浅笑了一下,收回远眺穹空的视线,分了点注意力过去给仰躺在身边的男人。

墨黑眸子就这样凝望着黄少天笑得灿烂的面容,好看的薄唇张张阖阖吐露着话语,不假思索脱口说出的是这人最纯粹而真实的想法,他没有打断对方说话的节奏,仅是不发一语沉默地耐心听着。

「……回头再打一场你说好不好啊,队长?」嘴巴几乎没停歇过一直找着话题闲聊,聊了一大圈后又给绕回原位忽然问道。

黄少天问这话时抬举高自己的双手,目光直勾勾盯着瞧,阳光穿透过扶疏树叶射落下来的亮意没那么扎眼,却还是让他下意识瞇了下眼睛。

「不好。」喻文州几乎不带迟疑就应声了,回绝快得让黄少天侧过头望了过来,满脸的惊恐与不可思议的表情像在控诉。

有点好笑地迎上对方的视线,喻文州淡淡看了他一眼后,黑眸缓缓移向了对方高举在空中的双手,表情难得流露几分出神的专注和认真,「行了,你悠着点,待会战队还有练习呢……手不想要了?」

喻文州说着这话的时候,抬起手来搭覆到他举在空中的右手,修长手指轻轻摩挲起他的手指,微微温热的指温反复擦掠过指缝之间,黄少天仰望着说完话又忽地安静下来的队长。

小心翼翼摸着他手的男人表情很是认真,噙在唇角的笑容淡淡的、浅浅的,那么不经意的微笑似乎格外能衬出喻文州的性子,黄少天都要给看傻了,觉得自己的心脏一定是露跳了好几拍都给失速了。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对方眼底一闪而逝的倾慕也给他捕捉到了,左胸口没由来一阵紧窒。

他太了解这男人了,手速一直以来都是他最大的缺憾,尽管对方总是笑着正视并谈论这一大缺憾,其实就是理性过度压下了所有情感,从来就没可能完全不放在心上的,又怎么可能真能放得干净。

他忽然像是理解了喻文州为什么要推拒,而且还推拒得这么干脆武断,原来是为了他。

「哦哦说得也是,差点忘记要练习了对不起啊队长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的嘛我这记性就是不好使哈哈。」篮球偶尔打一场玩玩还行,真打得久了、多了就是存在风险,懂了意思后他也没去戳破,顺着对话开开玩笑又给岔开到其它地方去了。

黄少天说起了荣耀职业圈子里的事情,给队长讲讲他没有听说过的八卦情报,或者抱怨抱怨那个谁谁谁怎样怎样了、这个谁谁谁又怎样怎样了。

他喋喋不休说着,对方就是沉默听着。

原本举在空中的右手被拉了下来搁到泥地上,不再是单方面给把玩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和喻文州的左手牵到了一起。

「队长我给说个心里话你可别笑话我啊!」

「嗯?少天你说。」

「我就觉得啊,我这双手肯定要给你指挥的,不是你就不行的。」知道喻文州那双黑眸正盯着自己瞧,黄少天渐渐收紧了握在一起的手,最后吐出的音节很轻很淡,不是称谓、不带敬词,他低喃出男人的名字来,「……文州。」

黑眸稍稍瞠大了些许,喻文州怔了一下,旋即也是听明白对方这不上不下的告白是怎么回事。

「呵呵……」喻文州紧紧回握住黄少天的手,掌心过渡而来的温度很热很暖,他忍不住轻声笑了笑。


                                       ──END

 


21 Oct 2013
 
评论(3)
 
热度(21)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