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全職│喻黃喻】兩個人

 × 题目来源:http://ww1.sinaimg.cn/bmiddle/77b85e5fjw1dwm3do3pc5j.jpg

 × 注意事项:

  1. 呃、我追全职的进度还在很前面龟速爬着,就是一时冲动写写随笔……角色个性可能抓得不准恐OOC,或设定跟后面原作剧情有出入什么的,以上两点会雷的斟酌慎入。

  2. 中间题数大多一时之间想不出来有什么好内容写起来合理又能接着的,所以索性先PASS不写了,直接贴贴写好的最后一题结束这场冲动ry

 

 

喻文州&黄少天、《两个人》

1.「勿忘我」的花语

 

  伸手阖上看到了结局的书,手指缓缓抚过封皮,夹在内页里没有取出的书签露出了部份,喻文州的视线在上头停了一会,却只是不甚在意地别开了目光。 

  他不太记得书签怎么来的,兴许是曾经认识的女孩子送给他的造型书签,当年的他也没往心里去,直到后来有一回在其它书上看见类似的图腾,才明白了那花的名称与意义。

  「永不变的心……」身体往后仰靠上了床头,喻文州动了动薄唇,低声轻喃着记忆中勿忘我的花语,脑海却不自觉闪掠过一道身影。

  仅是瞬间的动态而已,他也清楚自己是想到谁了,那个总是有说不完话的话、吵闹得像个小孩子般,同时却也是他坚信未来会闯出一番作为的男人。

  随手将书扔到了一旁,喻文州扯动了下唇角,脸上泛起一丝若有似无的浅淡笑意,眼神却是存在着几分忧愁。

  他低垂下头凝视自己的双手,最后只是紧紧握了握拳头,停止去预测终点到来的时限。

  不问结局,至少,黄少天是他永远的骄傲。

 

2.无心之言与无心之失

  「PKPKPKPKPKPK叶秋你个混帐──说好的PK啊别想赖着呢!人呢人呢人呢不会又刷副本去了吧堂堂大神跑去刷什么副本成绩你好意思吗好意思吗你你都不会不好意思的吗……人呢人呢人呢在不在啊不会是不在的吧?」黄少天一上线就飞快点击开好友名单,朝亮着的某个ID捎了消息过去,骚扰持续上整整两分钟没有停顿,发发消息过去嘴里也不住地高速碎念着。

  「少天,我进来了喔。」过来找人谈点事情,发现对方的门扉并没有完全掩上,隐约传来敲打键盘的声音以及叨叨絮絮的说话声,喻文州思考了一下,打声招呼的同时推门走了进来,背对他戴着耳机的黄少天似乎没听见,完全没有回头察看的意思,依旧径自在对着屏幕自说自话。

  喻文州脸上掠过些许无奈的表情,抬手抓了下头发,对于黄少天这样的举动早已见怪不怪,只是迈步朝他走了过去。

  「这不是在线的嘛装什么死,走了走了PKPKPK咱们竞技场见──」等到了叶修回话的黄少天精神一振,自然是很快又一段消息送了出去,全副心神盯着对方回过来的消息,也没有多想很顺势就接着脱口而出,「你也说了文州是手残老是缠着他PK那要多没劲所以我这当然回头找你PK啊……」

  「呃,队长……」在喻文州走近身后的时候,一剎那阴影笼罩下来的光影变化让黄少天忽然停顿住所有动作,他愣愣地回过头,刚好迎上喻文州的视线,对方顶着一如往常的平静微笑,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起伏。

  几秒钟刚讲出口的话那自然是还没忘记的,黄少天难得出现了几十秒钟的空白期,而后一脸惊慌失措地跳了起来,眨眨眼连忙朝对方一番解释道歉,「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这是事实,我本来就是手残。」喻文州微微摇了摇头,探出手就将整个人几乎是弹跳起来的黄少天按回原位坐好,彷佛没有将那一番话往心里去,他弯动薄唇笑得温和,接话的语气也是云淡风轻。

  就着站在对方身后的位置,他直接倾身凑近瞅着屏幕,粗略扫了一眼对话后便退开身子,伸手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自然而然地交代了一声,「你先和叶秋打PK吧……嗯,录一下好了以后分析,我回去了,晚点再过来。」

  喻文州背过了身,噙在嘴角的淡然笑容倒是有些僵了,他闭了闭眼睛一阵莫名失落。

 

3.背后传来的温度

  计算机屏幕辐散出的影光效果在眸底闪烁,黄少天眼睛眨也没眨一下,专心致意盯着画面中的战斗场景。他还记得自己在打这场PK时,技能一招接着一招放,然后一次次爆手速攒着空档扔些垃圾话过去,修长手指在键盘上高速移动的感觉。

  抵在键盘边的手不自觉握了握拳头,那种仅是瞬间难以言喻的快感尚未褪得完全,他的视线并没有从视频别开,却有短暂的一秒钟恍掉心神。

  「少天,暂停一下。」

  「嗯?为什么要暂停?」一道温吞声线适时响起拉回了黄少天的思绪,搭在鼠标上的右手反射性动了动,瞧着影片半晌也没瞧出有哪里特别的,他侧过头望向说话的喻文州,面露不解地问道。

  略低下头刚好与黄少天的视线对上,喻文州抿抿唇没有马上开口解释,使了眼色示意对方转回去看屏幕,后者点点头照着办了,再来就听到身后那人用着他熟悉不过的声音继续说了起来,指挥的口吻平板而直述,没有丝毫的迟疑,他在话音落下的同个时刻操作起来。

  「往前倒回去一点,过头了,再往后一点点……停,你仔细看这个地方……」讲到最后一道指令时,喻文州的身子整个往前倾靠,几乎是近距离贴在他耳旁说话。

  黄少天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偷偷瞄了对方侧脸一眼,男人神情专注只是认真分析着局势,断断续续同他揣摩对手的心理,和自己哪里走位不对让出了机会等等,他听着那些推论与指导频频点头,偶尔应上一两声单音节或者提出观点。

  尽管隔着椅背,喻文州的体温彷佛仍然自身后传导过来,高热的体温贴近带来一阵暖意,对方的存在一直以来总让人感到温暖,这个男人是蓝雨的支柱、他们敬仰的队长,也是他最信赖的搭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黄少天没由来咧开嘴角愉快地笑了起来。

  「嗯?怎么笑了?」对话进行到一半突然被低笑声给打了岔,喻文州也不计较对方的分心,扭过头发现黄少天笑弯了眼角,他轻声问着,脸上温和的表情依旧如昔。

  「队长是你真好,你是全荣耀最棒的队长了!」

  「寻我开心啊……?」黄少天无预警的称赞让喻文州怔了一下,他往后退开站直了身子,发现对方噙在嘴角的笑意丝毫不减,抬手挠了挠脸颊,只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4.最终的最初

  「队长队长队长,我上了啊!」双手撑按在座椅的前缘,两只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踩踏上地板又垫起,黄少天在嚷嚷着这句话的时候,身子猛然向前倾,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椅子在对方这个起身的动作下有些摇晃,轧出的碰撞声响在空气间荡开,喻文州显然没有放到心上,只是抬起头看向站起来的黄少天,脸上表情淡淡的,带着一贯的平稳微笑说上一声,「去吧,加油啊。」

  背对着他的黄少天点了下头,走出一、两步后忽然旋过身来,喻文州愣了愣疑惑着,正欲开口询问怎么了,对方缓缓抬举起手臂,握成拳头的手敲了敲自己的左胸口,然后往他这边比了过来,冲着他展露而开一抹灿烂无比的笑容。

  「一定将胜利带回来给你,队长看着吧看着吧,等我啊。」

  烙下这话的黄少天这次没有再做停留,笔直地往前走了出去,利落的短发在空中微微飘扬,印拓进眸底的背影尽是潇洒而帅气,稍稍瞠大了眼睛,喻文州一瞬间有点愣住,只是很快也恍然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平复下心情。

  带着笑意脱口而出那声宛若宣誓的少天,脸上张扬着绝对狂妄的自信与霸气,喻文州不由回想起自己与他初识的情形,就跟多年以后比赛的今天一样,对方的存在本身便满溢着璀璨耀眼的光辉,最终还是最初,黄少天依然是那个黄少天,始终如一。 

  「要开始了。」没有搭理其它队友们相继开出的玩笑,喻文州置身事外似的仅是笑了笑,在开打前淡淡提醒一声,唤回他们几个把注意力放回场上。 

 

5.离别之后,重逢之前

  春节期间职业联盟是停赛休假的,职业选手也是趁着几天假期各自返回家乡一趟,他们蓝雨战队亦然。

  离别的时间真要说起来不算长,但总习惯一个吵吵闹闹的家伙伴在左右,突然回归安静的日子,喻文州倒是真有几分想念起来。

  晨间曦光自窗子流渗进屋里来,冬季时令的光线已经不再灼热,就是洒落了那么丁点和煦亮光一点一点侵亮所有的家具摆设,他朝窗子的方向望去,一道日光落入眼底却是有些刺眼,下意识就是眨了眨眸子别开了脸。

  起床梳洗过的他走到床缘坐下,大清早没什么事情要忙,格外静谧的气氛让他不太适应,换作是平常时候,某个家伙可能风风火火冲来敲他房门,拽着他去吃早餐了吧。

  少天不知道在做什么?

  喻文州这会百无聊赖地想着,腾出手去摸过来自己的手机,黄少天的电话号他是有的,手指在按键位置上游移一会,却终是没有拨打过去,这个时间打电话给人好像有些过早了,春节活动有的也是折腾到半夜清晨去的,说不准对方还在睡呢。

  估摸了半天,喻文州正准备把手机放入口袋起身时,握在手里的手机却是响起了铃声来,他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低头瞅了屏幕显示的一眼,唇角弯动些许笑笑地接了起来。

  『队长队长,你起床了吗应该是起床了吧对吧你起床了吧?』

  「起床了。」修长手指轻轻扣着手机贴附到耳旁,黄少天忒有活力的声音传来,喻文州回得简短,话音这一会才刚落下,然后便听见远在一方的男人已喋喋不休开启新一轮的话题,在跟他分享着这几日的生活。

  一手按在床铺上撑着,身子自然地往后仰了些许,身体重量压得柔软的垫子向下陷了不少,喻文州没有急着打断黄少天,一字一句对方说的话他也就是耐心听完,抓着那话题与话题的分界点上插上了几句。

  「新年快乐。」喻文州在捕捉到的一个空档时低声说着,换来对方短暂几秒的沉默无声。

  他想,少天姑且是直到这时才想起来这通电话的目的,旋即便听见那边啊啊叫嚷着差点给忘了的声音,再来又是兴高采烈地给补上一番祝贺词。

  两人间一人说着一人听着,称不上热络却也没有冷场的气氛,一来一往的互动俨然像是他们正在彼此身边。

 

6.最后一次的吻

  软嫩的触感贴上薄唇擦掠过唇角,那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同时却也是最后一次了。

  曲起手指用指关节轻轻敲了两下门板,略沉的叩声在廊道上回响,待在里头的男人随口喊了一声『忙着呢忙着呢找我自己进来啊不招呼了』,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焦躁的。

  喻文州盯着那扇紧阖的门板,脸上表情掠过一丝纳闷,却也没有开口多问的意思,抬手转了下门把,他直接推开来走了进去,然后顺手带上身后的门。

  黄少天坐在计算机前,搭在鼠标上的右手移来移去、点动左键的速率快而频繁,他进来后在房里转上了一圈,也不见对方回头搭理自己,喻文州眼里流转着几分不解,索性缓步走了过去停在他的身后。

  一手自然而然地按上了椅背,喻文州像以往的习惯站在黄少天身后,瞅了一眼屏幕,只看见对方在几个数据夹胡乱点来点去,也不知道是在找些什么。

  「少天,你在找什么……」瞧他全副心神都在找东西上,喻文州弯下身凑近对方问了一句,话语还没完全讲完却是不太自然地噤了声。

  「我在找……」听到询问早一步做出反应的黄少天猛地回过头来,那个角度位置没有抓好,就这样好死不死撞上正好弯身靠向自己的喻文州。

  似乎也没有料想到他会突然扭头,唇瓣相贴厮磨而过的瞬间,喻文州微微瞠大了黑眸一阵错愕,彼此的视线交对而上,两个人眨了眨眼睛,同时意识过来什么情况后连忙往身后退了开来。

  「队队队队……队长对不住了你看见的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个意外、意外,不过是个吻啊队长你也没吃亏到嘛,对吧对吧?哈哈哈哈……」黄少天嘴巴张张阖阖了半天,最开始吐出口的字句难得还带了点结巴,不经意擦掠而过的吻留下的触感不甚鲜明,有点软、有点温温的、还有一点隐隐的湿意,他近乎出于本能地舔了舔嘴角,终是在吭了几声后很快找回原本说话的语速,巴拉巴拉扯了好一长串,就想这么忽悠过刚刚那个意外碰触。

  褪去了一开始的惊吓,喻文州挂在脸上的神情又恢复平时的淡然,两个男人接了吻,他意外地不觉得恶心反胃,却也没有冲动与激情的心情,就是胸口有那么一点点的闷。

  「没事,没事。」听得出来黄少天也是尴尬着给双方找了台阶下,他勾起嘴角一如既往地笑着,心照不宣地回避这段小插曲不谈。

  他在黄少天重新转过头盯着屏幕时,抬起了手,指腹缓缓揩抚过薄唇,方才那个连蜻蜓点水般触碰的吻都称不上,擦掠过的温度淡薄得彷佛什么也没有遗留。

  喻文州低垂下头,若有所思地望着男人的身影,表情一时间有些复杂难辨。

  后来,他们接续原本的话题倒也相安无事地聊了下去,只是这一夜的谈话里,两个人有意无意在避着彼此的目光,竟是谁也没有正眼瞧上对方一眼。

 

07.对不起,果然还是笑不出来

  一个赛际下来几场比赛总是有赢有输,职业选手的基本素质是有的,尽管情绪上能够调适得很好很快,却也没办法做到完全看淡了胜负。

  确切的时间点黄少天其实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那是发生在挺久以前的事情。

  那一次,他们战队打的一场比赛是输了,结束后每个人都灰头土脸的,脸上的表情很是难看,就连队长的神色看起来也是不太自然。

  只是不消几秒钟的时间,感受到有股力道落到了肩上,他反射性抬高头,眼前的喻文州已经敛去脸上的死气,抿动唇角笑得平淡温和,他听见对方称赞他的话语,却觉得声音模模糊糊的有些飘忽。

  队长重复着刚刚对他做过的动作,或是伸手拍拍他们肩头、或是伸手揽了揽他们肩膀,像俱乐部练习间一样好声好气地说些鼓舞士气的话,一个、两个的表情不再那么紧绷,三个、四个……渐渐的所有人也跟着笑了笑,于是僵到零点的气氛瞬间趋缓了下来,纵然输掉的情绪还是沉闷而低落,却远远不如原来那样难受。

  后来检讨了一下场上的缺失,然后逐个分析对手的技术与打法,再看看其它战队的比赛,早早也就散会各自回去休息了。

  回房冲了澡换上简便的衣服,黄少天往床铺蹭去闷头就睡,醒来已经是几个时辰后的事情,坐起身的他仍有几分茫然不清,抬手抓了抓胡乱翘起的头发。

  呆愣着坐上一会,最后摸摸肚子倒是感到一阵饥饿,他跳下床,随手拽过外套往身上套着就出了房间,却没有往平常习惯去的地方钻,而是打算直接绕去外头,到附近的街道小巷转转打点吃的。

  外面此时笼罩在一片漆黑暗色底下,黄少天四处转了几圈,随便找了间小店进去解决了一餐,在路边买了瓶饮料然后慢悠悠地晃回去。

  在走到自己的房间之前,漫不经心转动视线时瞥见一道身影,这个时间会在走廊上游荡的人已是不多,更何况对方待着的地方是一个几乎等同于废弃状态没人在使用的楼梯,黄少天蹙了一下眉,下意识就走过去凑个热闹。

  「队长?」走近后,没有迟疑就认出坐在阶梯上的男人是谁,他眨了眨眼睛有点意外,脱口而出的称呼语带了几分诧异口吻。

  显然是没留意到来人的脚步声,喻文州听到那声队长时整个身子震了一下,他缓缓抬高头,仰起视线望着站在身前的那个人,「少天?」

  「队长,你怎么在这啊?」

  「我……」听到询问声,喻文州表情平复得很快,脸上那些被吓到的情绪已不见踪影,他正欲笑着开口回答,几度试图弯动嘴角露出微笑却都以失败落场,一直盯着他瞧的黄少天也注意到了,那张向来情绪变化鲜明的脸,头一回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微妙,喻文州尴尬地抬起手臂横挡在脸前,低垂下头避开了对方的目光,动了动薄唇这么说着,「对不起,果然还是笑不出来啊……」

  平淡无奇的语气一如既往,黄少天却有一种听起来闷闷的错觉,前后衔接不上的对话没有让他困惑,脑子稍稍转了一下,也是明白过来对方的反常,是受到今天那场输掉的比赛影响。

  看着不似平常那样泰然自若的喻文州,对方脸上甚至没了自己所熟悉的微笑,黄少天张了张嘴巴,几次话到嘴边都给咽了回去,喉咙紧得有些发热泛疼起来。

  「队长,还有我在呢。」黄少天默默坐到了喻文州身旁的空位,挤了半天勉强挤出一句,连他都不太确定自己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难熬的沉默没有持续想象中那么久,他还在思索着要说些啥打破僵局,一旁的男人却是低声笑了起来,见队长笑了他也就松了口气,环绕在两人间的氛围顿时变得清新。

  最后,那一夜他们聊了很多很多,聊着生活、聊着童年、聊着彼此大大小小的事情,就是很有默契地绝口不提荣耀圈。

 

08.失忆之后

  安生了好阵子的群里忽然又热闹起来,坐回计算机前的喻文州点开QQ,往回拉大略性地开始追着讯息,从那些乱七八糟的对话也推敲出个大概。

  楚云秀那妹子前阵子推了部连戏剧,有几个闲一点的职业选手真跑去追了,话题也不晓得怎么带的居然带上了群里,所以有些人纷纷冒出来讨论,主线剧情是和失忆有关的情节。

  对此喻文州兴致不大,正打算关掉去忙其它事情时,下一个冒泡的发言却让他怔了一下,打消关掉的念头忍不住又关注起后续发展。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讨论得好热闹啊,也说给我听听吧。」那忽然变得聒噪起来的一条信息,几乎不用看显示名称确认,也只可能是黄少天了。

  「呦黄少浮水啦?」

  「在聊失忆呢,云秀妹子推的片子。」

  「啊是大神……」

  底下回复跳得颇快,其中有比较熟的很自然就接着聊,也有一两个刚进来不久的新人默默拜起大神来,看似沉浸在和偶像待在同个对话窗的感动里。

  「云秀推的?那肯定是无趣得紧了。」叶修竟然插进来说上一句,他发完后下面又是一长串用着表情符号的,中间硬是被同则讯息给断出了分隔线。

  「叶秋你在!PKPKPKPKPKPK快快快,快开你的小散人来我们PK一场啊!」

  「少天别洗频啊!」

  「吵死了你。」叶修说。

  「靠靠靠,说谁吵了,叶秋说谁吵啊你快跟我PKPKPKPKPK啊!!!」

  看着黄少天已经不淡定了的回话,喻文州只是笑了笑,继续观望下去。

  「有没有人觉得,如果少天失忆挺有意思的?」有人忽然岔开了话题,意味深长地说着。

  「哦?那咱们岂不是能清静了。」不知道是谁在下面又补了一枪,QQ讯息这时一连又依序跳出来好几个回应的。

  「+1」

  「+2」

  ……

  「+10」

  ……

  眼见数字似乎还有一直往上增涨的趋势,黄少天这下更不能淡定了,又是一阵爆手速打断那群没良心的家伙,边留神记者趁乱打击他的有哪些人,「你妹你妹你妹!谁说的谁说的都给我滚出来,PK啊!单挑啊!出来出来速度出来,别躲着呢,还有那个周泽楷你你凑什么热闹啊,谁失忆了你们这群个混帐才失忆!」

  「呵。」被点名的周泽楷回得简短。

  「喻队在不在啊?」

  「在的吧,QQ头像亮着呢。」

  「那叫出来问问,如果少天失忆的话,喻队怎么说?」

  「无耻无耻无耻!你们要不要脸要不要脸呢,我们队长是你说问就问的吗?这种破烂问题好意思拿来烦队长你们怎么好意思。」

  「有点困扰啊。」看见有人在喊自己,前面的对话没有少追,自然是知道他们在问些什么,喻文州手搭到键盘上,尽管是手残但基本手速也还是有的,他敲了几个字就送了出去。

  「队长!!!!!」

  「看着看着看着,我们队长素养可是高得很,才不会被你们影响,尽管胡乱说去,我不会跟你们一般计较的!」

  然后下面自然免不了又是一串唇枪舌战,有吐嘈的、有鄙视的、有围观看戏的,再来的喻文州就没干涉了,由着黄少天在群里忙着那边骂一句这边抗议一声,唇角勾动微微笑了一下。

  他们家的王牌如果失忆之后不说垃圾话了,那真的是有点困扰呢。

 

30.于冰雪下长眠

  待在荣耀职业圈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年复一年,他们看着那些认识的前辈后辈们来来去去,其中有崇拜的、有熟悉的、亦有陌生的,总是有那么点感伤的心情在翻涌。

  人生路上分分合合这是现实,避不掉的,他和他都很清楚,所以轮到了他们的时候,彼此却是笑得一如既往,彷佛两人之中没有谁要退役离开。

  听着黄少天一句一句聊着漫无边际的话题,喻文州不自觉放缓了步伐,两人相对的位置从并肩而行渐渐退到了落后一步,他动着薄唇,自然而然陪对方聊起天来,说着那些和往常没什么两样的日常对话,一切就像是过往相处的分分秒秒般轻松自在。

  「队长……啊、这都退役了不在队上还喊着队长好像不太对,不过算了嘛,队长你不会介意的吧应该是不会介意的对吧?」走着走着总归是到了尽头,黄少天轻轻嘿了一声往前跨出一步,利落地转过身面对着喻文州,肩上扛着轻易简便的行李,喊习惯的称呼脱口而出愣了一下,他抬手抓抓头发,脸上倒是很快又绽开抹笑容径自说了一段出口。

  「没关系的,习惯这样叫就这样叫了。」黑眸映出黄少天笑得自在的表情,活灵活现的模样与他每回嘴上嚷着PKPKPK到处找人玩去一般,喻文州抿着的唇角松动了几分,轻轻上扬勾起浅浅淡淡的微笑,他伸长手臂揉上了对方的头发,说出口的语速刻意放得慢了,那样平淡的口吻里藏匿着无疑是他对蓝雨最耀眼的王牌的在意,「少天,保重了,以后凡事要考虑多一点,遇到什么困难就回来找我吧……我是队长嘛。」

  叮咛、关心与希望对方前程似锦的祝福。

  「自……唔,这是自然的……」喻文州揉着他头发的手指没什么用力,在发丝间游移的手指捎留温柔触感,黄少天吞咽了口唾液,响应出口的声音有些卡在嗓子,最后勉勉强强吐出了一句话就没了下文,一向鲜明到成为特性的话痨属性却是不见踪影,良久良久都没有吭声。

  黄少天低垂下头,喻文州没有将手收回来就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黑暗中他瞧不清对方脸上带了什么神情,他自己脸上是还带着浅浅的微笑,只是眼底早已被离别的伤感给浸染,最后抬起头颅仰高了视线,点点星光散落在瞳眸明明不算清明,他却觉得亮得有几分过于刺眼。

  喻文州一直陪黄少天站在门口,两个大男人这样僵持着显得诡异极了,路过的人总是会禁不住好奇纷纷往这里瞅上几眼,但他没什么在意,就是一言不语沉默地等着对方缓过情绪,然后转身离开迎向更加光明璀璨的未来。

  晚风吹拂而来沁着寒意,黄少天安静了几分钟后有了反应,张开双手就这样抱上来,那是一个没有什么特殊涵义的拥抱,于是喻文州笑了笑,同样探出手紧紧按上对方的后背,将认识以来所有的回忆与感动,将分离时所有的不舍与愁绪寄予在这个拥抱里。

  他们谁也没有对谁说再见,黄少天的离开不似平常时候吵吵闹闹折腾着所有人,沉静得几乎有些落寞了。

  喻文州转动视线,墨黑眸子深深遥望着那一道渐渐走远的背影,动了动薄唇却是无声,那句迟到几年的告白隐在喉咙间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我喜欢过你,你不需要知道。

  因为你是我永远的骄傲。

 

                                      ──END。

 

 

 × 简易小说明:

  虽然CP标喻黄喻,说起来似乎比较像是喻文州→黄少天/黄少天→喻文州的单向感觉,并不是纯粹情感单恋的意思,而是想写两个人之间,视彼此为同伴、搭档、信任的好友等等的纯粹关系,建立在这样深刻在意下的感情互动,也许或多或少对对方存有一丝心动感,却没有要击破平衡的打算。

  在冲动试写的时候,是预设喻队察觉了,但早在最初发现时就决定压抑下去,维持在目前相处的模式不改变,至于黄少……比较偏向没有察觉,就是喜欢待在对方身旁的感觉,彻头彻尾当着自己。

  尽管题目取自悲恋30题,但我其实没有当作悲恋在写,也不觉得这篇是BE来着XD

  就是自然而然走到尽头,然后分道扬镳,未来感情会如何都是种可能性,是像现在一样好还是渐渐淡了……好吧说实在的,我也形容不出来我的想法……呃哈哈,似乎写得不太成功就是(?)

  这大概是第一篇冲动试写也是最后一篇了,但愿哪天追到了最新进度不会想回头灭掉自己XDD……无论如何,谢谢耐心看到这里的大家w

04 Sep 2013
 
评论
 
热度(11)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