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王杰希&乔一帆】Pocky

× 王乔/乔王前后无差,自由心证。

× 直白如标题,脑洞了一下前阵子看过的Pocky梗QwQ其实本来想四个都写一轮,手太冻就放弃了ry

× 日常傻白甜……吧?

× 随笔写得很随意,没有文笔、画风奇特,没头没尾、凌乱简短注意,小心雷雷雷雷。

× OOC、私设、BUG可能有,弱弱求忽略各种不合理……慎入慎入慎入。

× 直接使用word繁转简功能,有错字或语意不通顺请见谅。

× 我就忽然好想写他们但不知道要写什么,真想求小伙伴陪聊赐梗什么的……(´;ω;`)






 

 

伸手推开浴室间的门,弥漫一室的氤氲热气散逸开来,刚淋浴过的王杰希从里面走了出来,凝聚在发丝前端的水珠滑落眼底,他下意识瞇了瞇眼睛,瞳眸笼罩一层水光后看出去的视野总有一点迷蒙。

隐约听见电视在播映的声音,王杰希打消了直接回房的念头,单手按着毛巾擦拭起湿漉漉的发丝,他转而朝客厅的方向移动脚步。

这是他退役后的第二年,生活过得安安稳稳,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唯一比较可能让人意外的消息,约莫是他跟另一个男人同居了。

同居一词或许用得不大恰当,毕竟他的同居人并不是在这长期定居,来过夜的次数目前仍屈指可数,只是知道彼此在忙些什么,他们倒是不怎么在乎这个问题。

屏幕散出来的光影映在脸上时明时暗,穿得一身休闲的乔一帆窝在沙发上,双眼直视着前方,对电视上正在播放的节目很感兴趣似的,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手里还捧着一盒拆封开来的零食。

王杰希踏进客厅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看着乔一帆漫不经心地拎起一根草莓棒往嘴里塞,他有些好笑地问,「没吃饱?」

对方今天是过来打常规赛的,他掐着时间点出去接他,两个人刚刚在回来路上还绕去餐馆吃过夜宵了。

「唔……」看电视看得太专注,没留意到脚步声,直到边上传来熟悉的说话嗓音,乔一帆才连忙循着声源侧过头,瞧见洗好澡出来的王杰希一脸打趣地盯着自己,他反射性想回答,却忘了嘴里叼着一根草莓棒,于是大半的声音几乎含糊在嘴里。

「吃进去再说吧。」一边低声说着,一边走到乔一帆旁边的空位坐下,瞥见那根在半空摇摇晃晃的草莓棒,王杰希直接伸出手扳断一截,自然而然放到了自己口中咬着。

将残存的那一小截草莓棒吃进嘴里,乔一帆顺从地点点头,眸底映着王杰希咬着零食的画面,对方平淡的神情一如往昔,似曾相识的记忆翻涌上脑海,他不由弯了弯眼角,抿着唇轻轻笑了起来。

那是几年前发生的事情了,他还待在微草俱乐部时发生的一段小小插曲。

 

×


灯管散落下来的亮光映入眼底,明晃晃的,刺眼得让他觉得有些目眩。

握着一号签的手微微垂放下来,乔一帆紧张地吞咽了口唾液,刚刚听到的指令彷佛还在耳边绕,轻飘飘的,尽是散扬着一股不真实的感觉。

抽到国王的人说:一号和三号共吃一根草莓棒。

听起来分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任务,抽到一号的乔一帆低了低头,不太敢正眼去瞧干脆利落亮出三号签的男人。

为什么会是跟队长啊……?

乔一帆默默想着,开始感到局促不安起来。

他们原本是一群人聚在大厅玩牌聊天而已,后来玩脱了,不晓得谁提议了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兴致高昂的一伙人飞快弄好简便的签玩了起来。

许是难得的放假日,王杰希经过时并没有制止他们,就是淡淡提醒了一声别玩太晚,有人大着胆子问队长要不要玩一把,似乎没想过自己会被问到,王杰希怔了怔,慢了几拍才接着应上一声,「也好。」

再然后就是现在这个局面了,乔一帆忽然好后悔陪高英杰一起下来玩了,窝在房间打打游戏该有多好,玩了整晚第一次中奖就是跟队长玩大冒险,这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刺激了。

在看清楚抽到签的其中一人是队长后,起哄声明显渐渐转小了起来,四周略嫌嘈杂的喧闹突然归于静止,大伙不约而同往后让开腾出空间,留下一号和三号站在原地。

成为众人目光焦点的乔一帆内心有些五味杂陈,这大概是他进微草后罕有的经验,可惜不是因为荣耀,而是一个茶余饭后的娱乐消遣。

没有年轻后辈那么多心思,王杰希表现得倒是淡定,大概多少也有点不理解只是吃根草莓棒而已有趣在哪里的成分在。

垂眸看了一眼标在签上的数字,他随手将那支签放回桌上,顺便从散乱在桌面的零食堆中抽出一根草莓棒,然后抬头看向那个僵着身子的大男孩,直截了当地问,「一帆,要开始了吗?」

「啊……嗯。」冷不防被叫到名字,乔一帆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是王杰希在征询自己的意见,望着已经拿好草莓棒一脸无所谓的队长,一方面是担心对方等得不耐烦,一方面是担心耽搁到队长的休息时间,他赶紧点了点头,往前走上几步在对方身前停住脚步。

眼见乔一帆做好准备了,王杰希将手上的草莓棒放入口中轻轻咬着,配合大男孩的身高稍稍蹲低了些许,好让对方可以更轻而易举从另外一端开始吃。

战战兢兢凑上前,张开嘴咬住草莓棒的前缘一点点,近距离盯着队长的脸,大小眼的特征看起来更加明显,初次这么近看自己憧憬的对象,乔一帆除了紧张以外还是紧张,别的心思什么的一点也没空暇有,他只觉得垂在身侧握成拳的手心好像全是汗了。

咬着草莓棒缓慢进食的过程,整颗心七上八下的,乔一帆尽可能放空思绪不去想现在的处境,他不停转动眼珠子,眼神乱飘完全不敢和面前的男人对视,只能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小幅度向前啃着草莓棒。

在双方从两边同时进食下,草莓棒很快就只剩下短短一截了,此时两个人的距离已经近到不能再近,乔一帆直觉得自己都能感受到对方呼息喷洒而出的温湿热气。

好近好近好近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内心一阵慌乱,就在乔一帆绷紧神经逼近临界点,一声清脆声响在空气间响荡,王杰希在仅剩最后一口时提前咬断了那截饼干,细嚼慢咽着嘴里的草莓棒。

乔一帆在瞬间本能地看了过去,队长脸上仍然没什么表情,只是匆匆一瞥对上了男人的视线,那样认真而专注的眼神他并不陌生。

这样的小游戏对方也是一心一意在看待吗?

他想着,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好半天没缓过神来,最后还是听见队长云淡风轻问了声怎么了,才糊里胡涂答上一句没事。


……他跟队长差点就接吻了。

那天直到睡前乔一帆才猛然意识到这回事,结果折腾了一夜辗转难眠。 


19 Dec 2014
 
评论(6)
 
热度(85)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