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蓝雨全员】 《边境漫游》

※各种提醒:

× 西方奇幻paro设定……?唔嗯,虽然我什么重点都没写到,大概看不太出来Ozzz

× 蓝雨全员为主,CP可能微喻黄喻。我个人不在意前后习惯两个都标,整篇其实很清水什么都没有,所以实际上也真是前后无差……若还是会介意的话,请自行回避一下不好意思> <

× 纯粹想摆脱一回小日常……试一下不同风格过过瘾ry

× 篇名什么的如浮云……取名无能TAT

× 凭着印象感觉写的,希望不会OOC得太严重……该找个时间好好重看全职了QQQQ

× 写得极其随兴潦草,Bug与设定冲突大概如繁星一般多QwQ

× 直接word功能繁转简,可能有错字还什么的……请见谅。

× 以上OK再往下看啰,感谢!



 

 

《边境漫游》

 


车轮卷起细细尘土飞扬于空气之中,混在热浪里迎面扑来,喻文州本能地瞇了瞇眼睛,一望无际的黄土荒漠看久了也找不着丝毫乐趣。

他收回了远眺的视线,身旁叨叨絮絮的对话声不绝于耳,目光随意而自在地在队员们脸上一一滑过,最后索性定格在一道背对着他们所有人的身影。

男人坐在最外缘的位置,曲起单脚、微缩着背,看姿势猜测下颚许是枕到了膝头之上,那头染了色的头发在毒辣日光照射下格外璀璨,喻文州莫名就有了瞳眸给耀眼光辉刺伤的错觉。

一个平常热衷于说话并乐此不疲的人突然安静了下来,那总是特别惹眼的,喻文州发现不只自己,其它人聊天归聊天,却多少有些心不在焉,眼角余光时不时往孤立在车尾的男人瞄去,似乎很在意,偏偏又没人想去招惹对方。

唇角轻勾带起浅浅笑意,三番两次接收到来自郑轩的眼神暗示,喻文州朝他点了下头,不介意车子行进中的颠簸晃动,站起身来缓缓朝对方走了过去,然后在那个人身后一步远的地方打住脚步。

“少天,”喻文州心平气和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问话的声音一如往常,温温的、带着令人舒服的安稳气息,”心情不好吗?”

“队长……”无预警的搭话声落定,黄少天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他回头的动作极缓而慢,垮着脸低低喊了一声。

仰起视线对上一双温润黑眸,喻文州脸上的神情和寻常一样,平静无波的情绪、不分明的浅淡笑容,在那样的注视下,黄少天不再继续保持沉默,喉结随着吞咽唾液的动作上下滚动了下,紧接着吐出一大串话语,”丢人啊太丢人了,队长你知道他们让我干啥去了吗?你肯定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让堂堂剑圣我帮他们劈柴欸,我都惊呆了,这风声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在佣兵界混了?脸都丢尽了啊这是!”

安生好一会的黄少天话匣子重新打开,按捺不住开始连连抱怨起来,那语速快得让一干小伙伴都有些不淡定了,其它人只手掩住脸,忽然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想听黄少说话呢还是不想听呢。

“哦,这样啊。”喻文州眨眨眼,顿时恍然大悟过来,看来是刚刚结束的私人任务让黄少天受气了。

他们是一支隶属于蓝雨俱乐部的佣兵团,不同于分支底下那些业余冒险队,佣兵团的成员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并且存在签约制度,入门门坎远比冒险队还要来得严苛,淘汰率同样也高。

与一般冒险队能接触到的A-D基本级别任务相比,顶着佣兵团名义,能接的范围更广一些,像是城主、军方直接委派下来的X-Z高级别任务、代号星星标志的特殊任务等等,酬劳条件相对优渥许多,当然任务复杂程度和危险系数自然也高了几倍,其中也不乏一些高阶官员或者贵族的私下委托,这类型不见得困难,待遇却同样诱人。

最近这一阵子世界清静得近乎反常,没有开荒任务,没有追捕珍禽异兽的委托,就连以往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的野兽袭击事件也没不见几桩发生,他们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接到象样点的任务了。

没有任务向上回报提出申请,薪酬自然无法下来,然而身为佣兵的他们日子仍然要过,俱乐部高层是不管这些小事的,喻文州身为佣兵团队长,不得已只好透过中介所的关系替全员接了几份委托,赚赚外快来过渡这个非常时期,他们一伙人便是刚从外镇完成任务,正要返回城里途中。

“说起来,上个委托人让我拿弹药往天空扔,说是玩烟火寻小孩子开心……我那个压力大啊!”黄少天开启一个新话题,郑轩想到了类似的遭遇,没忍住跟着抱怨上一声。

佣兵团的武器那可是真材实料的,拿去当花火放简直暴殄天物。

“靠,原来那是你搞出来的!”黄少天注意力被转移掉了一点点,他骂了声。

那天烟火四射在没几颗星子的夜空,作秀似的大排场一度把场面搞得很大很热闹,他甚至盘算过私底下去套一下关系,也弄点烟火回来玩玩,没想到原来放烟火的奸细就在组织里。

“黄少,你们那还好的了。”手里摆弄牌组的动作顿了顿,宋晓抬起头扫向几个同伴,眉头皱起了几分,”我接到的委托是用气功给老爷子按摩穴道,不提佣兵也罢了,气功师怎么都不会是按摩师吧?”

“哈哈,关键先生,改天也给我按摩按摩吧。”黄少天笑了出来,想想好像哪里不好又摆摆手,”不对不对,这好福利该积极争取强制保留优先让给队长,你回头找机会帮队长按按啊,我们好阵子没搞象样的大型运动身体肯定硬的……”

“得了,那你要砍柴给我们升火野营吗黄少?”

“我还扔扔手榴弹放烟火助兴?”

“什么什么?我错过了什么?我们要野营玩烟火了吗?”坐在前座车舱的卢瀚文透过对讲机捕捉到几个敏感词汇,立刻放下手中正在捣弄的游戏模型,半跪到座椅上,转过身用手拍了拍横在前后座车舱中间的一小格玻璃窗。

“小卢你坐好啊,挡着视线了!”徐景熙抓紧了方向盘,急急喊了声。

卢瀚文哎哟一声这才重新坐回去,然后一把揣起对讲机,跟待在露天式后车舱的黄少天等人保持联系,好似生怕一个恍神会错失什么好玩的乐子没跟上。

没有及时参与进队友们之间的闲聊,喻文州挨着黄少天的后背坐了下来,低垂着头,墨黑发丝顺着气流徐徐飘晃,他拿出一台看着并不起眼的小机器,熟练地操作机子连上中介所查看清单,中介所是各方任务信息流通的汇集处。

这是一台很寻常的通讯机,小机器的功能没有不多,充其量是查询任务方便而已,一般冒险队队长也都会随身携带,只是他手上拿着的这台还要特别一点,是俱乐部特制发派下来给佣兵团队长的,多了可以连上私人机构与官方机构查看任务的功用。

中介所刊登的任务清单数量异常庞大,脸上表情没什么特殊变化,喻文州就是一脸平静地盯着屏幕,将搜索范围一圈圈缩小,找到攸关目前所在区域的悬赏单,修长手指轻触着方向按钮上下滑动,黑眸迅速浏览过任务概要,没过多久他不停滑动的手指顿了顿,最后点开其中一条讯息看了起来。

他们几个佣兵团的主要成员近来闲置了太久,根据少天的反应猜想,今天大伙接到的委托多半也不伦不类,现在想来是需要稍微活动一下身体放松心情。

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喻文州轻咳了一声中断目前的对话,成功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这附近有一个C级任务。”将手上的小机器转向他们,屏幕停留的画面显示出关于这个C级任务的信息,喻文州慢悠悠问上一句,”要去吗?”

“C级?”郑轩意外了一下,”这级别有挑战性吗?还是报酬特殊?”

“没有,就是很普通的C级任务。”不奇怪会被问到这个,喻文州摇了摇头直接否定,”材料可能有点用处,但不大值钱。”

毕竟在A-D级的基本任务中,C跟D两个级别通常都是跑跑腿就能完成的任务,没什么危险性可言,是最简单轻松出卖体力便能换取工资的活,有些实力水平普普的冒险队特别偏好接这两种级别。他注意到的这个任务给的报酬算是满不错的了,刊登在榜上的时间却已经很久,也许是地理位置过于奇特,至今还没有被兑领走。

“C级任务?什么C级任务,是要做什么的啊?很近吗?在附近了我们当然下去玩玩,顺便把任务给做了啊。”喻文州靠着自己的背,黄少天自然是不能乱动的了,他微微侧过头,发现自己连那台小机器的身影都看不着,更别提显示在上面的任务内容了。

当然这些通通不妨碍他被挑起来的兴致,若要说平时,黄少天对C级任务还真有点不屑一顾,肯定是提不起精神去做的,实在是苦于近期没有能够大展身手的场合,有机会出任务了偏让他砍柴、雕刻木头,憋屈了一整天,此时此刻听到能动动身子他简直求之不得,”天天窝在团里数蚂蚁没个外勤都快闷出病了,绕过去走走啊,这天气就适合散步,任务完成了还有奖励可拿,一石二鸟啊队长你说是不是?”

“黄少说的有道理,是很闷。”只捕捉到关键那句重点,宋晓点头附和。

“我没意见。”看着一个两个很渴望天天有事忙的队友,郑轩觉得自己真容易知足,他就认为这阵子日子安逸挺好的啊。

“嗯,我把坐标发给景熙让他开过去,我们下去看看。”喻文州作出了结论。

 

×

 

二十来分钟经过,改装过的军用车在荒漠一地熄火,卢瀚文拉开车门率先跳了下去,精神颇好地东跳跳西跳跳四处张望,年纪轻轻的他怀抱着满腔理想与热情,显然还保有对未知探险的新鲜感。

黄少天等人晚卢瀚文一步,纷纷凑上去揽着他们的小后辈炫耀过往事迹去了,喻文州落在所有人后头,不急不徐地跳下了车,倒是没有跟着凑热闹。

徐景熙停车的地点离任务所在坐标很近,他循着方位转了转身子,纵然遍地黄土有些混淆了视野,倒也不难瞧见那个地底洞穴的入口,周围的土质颜色稍显暗沉形成纯天然的路标。

“要留人顾车吗?”倚着车身,郑轩曲起手指敲了敲防弹车窗,问道。

“需要吗?这鸟不生蛋的地方难不成还会凭空冒出偷车贼不成啊我说?”瞇了瞇眼睛,黄少天目光环视了荒漠一圈,放眼望去尽是无边无尽的土色世界,真难想象会有什么贼想不开特地路过偷车,那可得多无聊才这么闹腾。

“下去上来一趟应该用不着多久。”宋晓打量起洞穴入口,回顾了一下稍早听闻的任务情报导览,根据经验两者结合做出推论。

“找到宝藏就是分分钟的事!”卢瀚文顺势抢接了一句。

“你小子是懒得下去吧?”徐景熙拍了拍郑轩肩头,眼神满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哪是,我是担心车被劫我们没法回去好吗。”完全没有意图被戳破的心虚感,郑轩答得利索,众人都习惯了他那懒散不积极的个性,也没人说他什么,翻翻白眼就带了过去。

不提这里看着就不像会有人路过,要偷窃改装过的军用车也不是那么容易,防盗系统很先进的,在没持有钥匙的情况下,就连他们自己人要想强行启动,没花个半小时、一小时再加上工具辅佐也是办不到的。

这趟进去洞穴取个东西罢了,真不至于有什么危险性,更别提会耗费多少时间,就是这一地段太过偏僻荒凉,没什么冒险队愿意为了一点小钱特地找来。

“全员进去,我们速战速决。”听着他们一来一往的谈话内容,喻文州觉得有些好笑,稍加思索一下,没跟着一起闲聊下去,他只是简单下达指令。

几个人瞬间立正站好,有模有样回了个行军礼,弄得喻文州哭笑不得,好在他们见好就收玩笑没开太久,转眼已经一窝蜂上前在捣鼓怎么下去了。

“没带到,你呢?”宋晓低头翻了翻系在腰间的小背包,没找着东西,用手肘拐了下郑轩。

“好像有吧,我看看……”郑轩抓了抓头,也想不起来自己有没有补给消耗性道具,今天出去那是私人委托性质的普通日常任务,通常不会动用到设备,他们没怎么放在心上,随身物品拽了就出门,完全不晓得里面装有多少正规物品。

“啊,有了有了。”指尖触到细细长长的光棒,郑轩一把掏了出来,递给旁边一脸跃跃欲试的卢瀚文拿去玩。

“嘿嘿,我扔出去啰!”尽管实际操作次数不多,卢瀚文还是挺熟练地扳开那条光棒,甩动手臂边说边往那个地底洞穴的入口投掷进去。

光棒来回碰撞在崖壁断断续续传回了窸窣声响,几秒钟后是落地的沉沉闷声,表面涂满荧光剂的光棒发挥了作用,乌漆麻黑的洞穴顿时亮起一道微弱光源。

“行啊小卢,扔的准头要比郑轩好多了。”黄少天笑着调侃了下队友,被调侃的对象耸耸肩浑然不在乎,觉得没趣的他拍开身前的卢瀚文,”我先下去探探,等我信号。”

语毕,黄少天一个箭步上前,右手一抬攀上入口处一块凸出的石块,脚尖一蹬、身子一矮,身手利落无比地起跳跃进洞穴。

“黄少,下面怎么样啊?”

“听得到吗?黄少?”

黄少天一下去后,徐景熙、卢瀚文、宋晓以及郑轩全挤到了入口处,频频探头朝洞穴内张望,看起来真有点深不见底的感觉,也不晓得下去探路的黄少怎么样了。

喻文州走上前站到他们身后,视线没跟着守在洞口,眼角余光瞥向了旁边的一处黄土,用鞋底往那块地方辗了辗,底下露出灰灰白白的细微尘屑,微风一吹拂而过就飘散无踪,他挑挑眉,联想到了早些时候听到的传闻,心思有些被触动,却没把那个仅止于猜测的疑虑说出来。

以黄少天的身手跟习惯,这种等级的地底洞穴想来是没看在眼里的,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喻文州稍稍放大音量问了声,”少天,还好吗?”

“还好还好,我好得不得了啊,你们快快快下来,赶紧的!”几乎快要到了同步的程度,地底适时响起回声,下来后迅速探了探通道,没察觉任何潜在的危险生物存在,黄少天捡起那根被小卢扔下去的荧光棒朝头顶晃了晃。

听到声音喻文州下意识垂眸一瞅,微弱光线映亮了黄少天的脸,不同于在车上发牢骚时蔫溜溜的模样,此时活灵活现的看来是恢复了正常,活动筋骨显然有助于他提起兴致。

喻文州让了让位置,挥手示意几个人先下去,自己则殿在队伍最后,在委身钻进洞穴之前,他回身看了眼军用改装车停的位置,想了想,举起手在指尖凝聚了一道黑雾,随手甩了过去任由若隐若现的迷蒙黑雾笼罩住车体,布置个简单障眼法后就入穴了。

等喻文州下来后,六个人聚集在一起,徐景熙打开了提灯设备,明亮灯光顿时充斥整个地底洞穴。

他们左右张望了下,地底洞穴规模确实很大,与黄少天一分钟前叨叨絮絮的回报内容一致,这里完全不存在危险的气味,就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洞穴,看样子真的是纯粹地段太偏僻又太隐密,任务才会挂在中介所悬赏单上迟迟未被清掉。

“感觉什么都没有啊?”

卢瀚文冲出去一大段路又跑回来,表情看似觉得无聊没劲了,黄少天伸手一把揽上对方,拐到旁边机会教育去了,喻文州看了他们一眼,隐隐约约有听见少天提出什么寻乐子的馊主意,却没往心里去,由着那一大一小胡闹。

一个无关紧要的消遣任务,这趟下来主要目的本来便是放松心情的,也就没必要拘束太多,只是……看来下回正式任务要好好看着他们别添乱了。

“队长、队长,单上有说要找的东西长怎样吗?”

“没有,只听说在尽头。”思绪被宋晓的问题拉回现实,其它人听见了关键词眼齐齐把视线转过来,喻文州笑了下,也不卖关子直接坦白他看到的消息,上面提供的信息少得可怜,真不知道这个任务是怎么来的。

“一路闯到底吧?”

“只能这样了。”

三言两语间定下了行动方案,几个大男人在说不上是宽敞还狭窄的通道移动,黄少天和卢瀚文在最前线冲锋陷阵,偶尔冒出几只小蜘蛛、小蝎子都给他们用剑玩死了,其它人不必动手倒也乐得清闲,边走边闲话家常,已经讨论起回城后要做什么了。

“卧槽,岔路啊!”走在最前面的黄少天突然顿住脚步,瞪着前方三条看起来一模一样的道路,”还三条简直找麻烦了,我们走哪走哪?我觉得正路中间稳妥!”

“我猜左边左边!”没跟黄少天站同一阵线,卢瀚文跳到了左边那条通道前直嚷嚷。

稍微落在后方一点的喻文州等人跟着停下脚步,左顾右盼,视线来回在左中右三条通道游移,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发话,也不晓得是谁忽然提了掷金币决定路线的意见,一下子就得到了压倒性的支持。

“不如抛金币?”

“这个有趣!”

“好好好,我猜人头!”

“肯定是字好吗。”

“真要用金币决定啊?”

“行啊,我看看……小卢和宋晓一路、郑轩和景熙一路,至于少天嘛,就和我吧?”喻文州微笑着同意了这个主意,他想了想,目光从面前几人身上游移而过,随意分派了组别间接说明等会分头行动。

这个地底洞穴没有危险性,分开走也不会有风险,再者真遇到什么意外,两个人一起总能彼此互相照应。

“只有钞票。”见五人点点头,很快就两个两个站到了一块,喻文州没说什么,伸手进自己的上衣口袋摸了一把,温文儒雅的脸上不由浮现些许愕然,他摊摊手,扭头看向身边的黄少天,眼神在半空交会,后者迅速反应过来。

“谁有金币速度掏一枚出来贡献组织!”

“黄少,你不是很多金币吗?还带搜集的。”

“靠靠靠,什么话什么话?没带啊这不是。”黄少天拉拉空无一物的口袋以示清白。

“我有。”

无谓的吵闹持续到徐景熙掏出一枚金币才结束,他把金币抛给了同组的郑轩,对方嘟嚷着给我干啥好有压力啊,却也识相地走去和黄少天、卢瀚文代表玩金币游戏去了。

三人猜了两把定下顺序,最赢的郑轩选了左边,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理由,就是他刚好站在左边而已,第二顺位挑选的黄少天坚持他的中路,卢瀚文只能含恨拉着宋晓滚去右线了。

“我们出发啦!宝藏宝藏!”卢瀚文突然又亢奋了起来。

“小卢,别冲太快。”宋晓摇摇头,随意朝几人挥了挥手就跟上去。

“我走前面喔?”挨着岩壁而站的郑轩抬眸看向走来的徐景熙,举起手比比自己,眨了眨眼睛表情带了几分怀疑。

徐景熙摊了摊手,一脸同情地拍拍对方肩膀推着他动,”振作点啊,我可是要靠你保护的。”

“是、是,不过这根本没魔兽吧?”懒懒散散应了声,郑轩嘴上这么说着,手倒是熟练地抄起随身携带的武器以防万一,迈步而走守在前方。

转眼间两组人马都出发了,留在原地的黄少天和喻文州互看一眼,有些无奈地相视而笑。

“郑轩那小子真是太没出息。”

“呵呵。”三个人是同一时期进入佣兵团的,彼此的个性、习性那是都摸得透了,知道少天就是嘀咕一声讲讲罢了,喻文州也仅是轻声笑了一下,自然而然便换了其它话题,”少天,我们也走了?”

“走吧走吧,这就走,队长你可躲好了啊。”

“不会有危险的。”

“危机意识必须有!”

喻文州笑笑,没继续搭话,一路上黄少天话痨犯了,一个人自说自话也不觉得无聊,他偶尔会抓准了话语与话语间的空隙响应上几句,更多时候就是单方面听着对方讲。

黄少天现在说的那些事,喻文州也是记得的,烙印在脑海的印象甚至还要更深一点,随着男人绘声绘影的形容,过往画面彷佛重现眼前般一幕幕掠过,清晰而深刻。

那是关于他们两个人最初的相遇。

在报名参加蓝雨俱乐部佣兵团的正式考核之前,他们在前往城里的半路结识,当时先出声搭话的人是喻文州,他看着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少年攀在沙子构成的枝桠上,窜上窜下跳了老半天,不由就好奇上对方在做什么。

问了后才知道原来少年是在找路标,他踏上旅途前兴奋过度,居然给忘了要事先查询路线,只是茫茫沙海望去,哪个角度看起来都是一般般,别说路标了,要辨识出四个方位都是障碍。

两个人交谈了几句,喻文州发现彼此目的地是同样的,虽然没办法在这一大片沙海中来去自如,但他事前研究过地图,要找到大概的方向前进不是问题,于是便提议干脆结伴一起行动,路上互相照应也是好的。

一开始旅途很顺遂,喻文州凭借记在脑子里的地图找到正确方向,黄少天身手比较敏捷利落,刀握着唰唰唰杀了满路的小魔兽,他们原本以为能这样顺利抵达目的地,偏生在快接近城镇前终于遭遇变故──他们遇上了岔路。

喻文州阅览过的那张地图并未标示出这个岔路来,所以他并不晓得选择哪条才是正确的。

当他仍在踌躇犹豫时,身旁的黄少天反而不见那些烦恼,他就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币,不由分说往上掷,下坠后飞快地腾出另一手把金币按上左手手背,让喻文州猜,说是别愁了猜对走左边、猜错走右边,脸上咧着大大的笑容,爽朗灿烂的明亮笑容带着一丝小得意。

对了,说起来自己那个时候回了什么?

“队长,快到了啊,你别动,我过去找找很快回来。”

喻文州有些走神,记挂着无关痛痒的小事情,还是少天的提醒声突然响起才将他拉回现实。

地底洞穴中间这条路很快就到了尽头,整路上确实没有埋伏或者陷阱,途中遇到几只冒出来无伤大雅的小魔兽不是绕过去,就是被少天一时手痒舞剑弄死了。

“小心点。”动了动薄唇提点一声,喻文州话音刚落,黄少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俯冲了出去,鞋尖轻踏在沙地没发出半点声响,卷起的风压刮过颊边倒是凉飕飕的。

喻文州看着一眨眼已经移动出有段距离的男人,洞穴尽头有个不知道是人为还是天然造成的凹槽,黄少天蹲伏下身子,伸长手臂探过去摸索,空荡荡没有实物的触感让他蹙了下眉,回过头垮着一张脸,”坏了坏了,东西被抢先拿走了。”

“果然吗……”微微愣了一下,喻文州不自觉低声细喃一句。

“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队长你早知道东西被摸走啦?”黄少天的听力本来就很好,此时这里又静悄悄的没半点声音,耳尖的他注意力全被引了过去,抬眸瞧见队长脸上丝毫不意外的表情,他皱了皱眉问道。

“不是知道,只是猜测。”不介意被少天看出来,喻文州说话还是和和气气的模样,他把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我没想错的话,估计东西是叶秋拿走的。”

“卧槽,怎么提到叶秋去了?”黄少天一时激动暗骂了声,尽头摸不到东西他索性折返回队长身边,听到此番推论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不是已经从佣兵团引退了吗?这低阶的小任务也来跑龙套,堕落了吧!”

喻文州唇角微勾露出苦笑,敢情少天这是忘记他们自己也跑来跑龙套了?

这么想着纵然觉得有些好笑,他还是挺知趣地没提这事,简单把他刚刚在入口外看见烟灰以及前几天从苏妹子那边听来的消息讲了遍,”他最后一个任务地点好像在这附近,恐怕跟我们一样,路过就顺便下来走走了。”

其实,像这种地底洞穴有人闯过的话,要从一些蛛丝马迹里肯定是判断得出来,但他们下来后完全没有人察觉,能做到这种地步的,综合看来也只可能是佣兵界的传奇斗神叶秋了,只有他有那个身手、意识跟经验做到不留下任何痕迹。

“是有这可能。”黄少天点了点头,像是认同了喻文州提出来的观点,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对而白了对方一眼,”不对啊队长,你太不够意思了,猜到也不说一声,让我们白白下来一趟有意思吗!”

“有猜测错误的可能性。”不以为忤地耸了耸肩膀,喻文州扭头迎上黄少天半是不甘半是怪罪的神情,温声笑问回去,”少天,不是你想走走的吗?”

“唔。”后知后觉回想起在车上的事情,黄少天一时间被堵得说不出话,好在他的尴尬没持续多久,他跟喻文州只是多聊了几句耽搁不过几分钟,另外两组队友们已经折返找了过来,纷纷摊手示意没有收获。

“晚了一步,东西被拿走了。”喻文州作为代表回报了这边的状况。

郑轩等人发个几句牢骚,倒是没有谁特别往心里去,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任务罢了,最后完成与否真没人会去介意,相较之下,黄少天接下来的提问反而更能挑起众人关注。

“队长队长,晚上请客吗?今天怎么也算一个任务回归吧是不是?”

“说得也是,好久没出任务了。”

“好饿啊队长。”

“最近手头很紧,压力山大!”

“报告队长,刘小别前辈介绍了好多餐厅给我呀,我们去吃吃看!”

“可以啊。”手臂勾揽着他的脖颈,半个身体赖在他身上的黄少天重量压覆上来,隔着布料依稀感受到一股温热体温散了过来,喻文州漫不经心随口响应一声,答应得爽快,扭头看向对方温和一笑,”少天想吃哪里?”

“太突然了我没想呢!那家新开幕的餐厅怎么样?我还没去吃过呢,说不定能赶上看王杰希表演啊,听说他接了委托会在那表演飞天也不晓得真的还假的……”

一行人说说笑笑沿着原路折返,没有大型任务的日子里,蓝雨佣兵团的气氛一如往常,平和而欢乐。


10 Oct 2014
 
评论(4)
 
热度(16)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