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乔王】《记忆流转》


× 收录于乔王合志一寸星尘的文,诗晴姑娘说可以放出来了来放放。

× 直接用WORD繁转简不晓得有没有错字Orzz

×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回头看看这篇感觉有很多不完善、很多瑕疵,但总归是自己写过里面还满喜欢的一篇,再来一次恐怕写不出同样的节奏感了……嘛,希望未来能有更多人喜欢上乔王>  <

× 闲聊个,最近忙里偷闲就想重刷全职,目前连100章都没攻落,前期的路人小萌货好多好多,有点舍不得往后推了TAT



CP:乔一帆×王杰希

 

 

徐徐微风吹拂而过捎落凉意,垂落额前的发丝轻轻飘荡,乔一帆直视着站在前方的男人,对方背部倚上身后的墙面,就是一脸淡漠地眺望着穹空。

“我们试试看吧。”

王杰希说话的嗓音淡淡的,平静而沉稳,只是就那样简短的几个字,侵入耳里却直坠心灵深处撼动了他,耳边依稀还残留着余音似的。

他答应了……前辈的意思是答应跟自己交往。

乔一帆这么想着,忽然觉得心脏跳得有点快,翻腾涌上的雀跃情绪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感到丢人,却抑制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

“一帆?”许是他发怔的时间太久,久到让对方都觉得奇怪,王杰希收回远眺夜景的视线,侧过头来看向了他,依然是那道平平淡淡的音质,就是微挑的眉透露出几分困惑。

艰难地吞咽了口唾液,乔一帆抿抿唇没有说话,头一回身体动得比大脑运转的速度还快,在他意识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伸长手臂搭上王杰希的手腕,往前跨出一个身位挨近对方,薄唇贴着薄唇吻了上去。

带了点不安的胆怯,带了点茫然的紧张,以及盈满整个胸腔的感动与喜悦。

软嫩的触感温温湿湿的,那样薄弱的热度宛如错觉,乔一帆悄悄睁开眼,点点星光零散缀亮了黯淡的夜色,他什么都见不着了,近距离瞧着对方的脸部轮廓,只有王杰希的身影占据满全部的视角。

一瞬间相关的回忆一幕幕浮上脑海,过往的点点滴滴就像清澈的水流漫延开来,不深刻,却以细水长流的方式一点一点积聚,直指人心。

 

《记忆流转》

 

少年仰起头,绚丽撩乱的光效倒映在瞳眸表层闪烁不定,他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来,屏气凝神注视着屏幕上的画面。

骑着扫帚的魔道学者时而飞上时而飞下,飞行翱翔的角度一次比一次刁钻,出现的时机点千变万化难以捉摸。

对了……彷佛在变魔术一样!

年少的乔一帆眨了眨眼睛,大感不可思议地想着。

目光下意识追随那道身影移动视线,魔道学者抛掷出去的熔岩烧瓶碎裂,火红岩浆烧延铺盖一地,紧接着星星射线绽放的光芒耀亮了大半屏幕,他情不自禁咽了咽唾液,下一秒从光影间俯冲出来的魔道学者侵入眼底。

那一瞬间,哪怕是漫天星辰都要为之失色,他的世界被彻底净空了,就只有王不留行的身影烙印于视网膜之上那般鲜明。

乔一帆情不自禁抬手捂上了左胸口,鼓噪不已的心悸尚未平息,从这刻开始,王不留行便成为他难以忘怀的憧憬。

从此以后,他开始关注荣耀圈的消息,追各路战队的比赛视频,每当看到微草的比赛时眼里总带着光采,他特别特别地崇拜王不留行,崇拜王杰希。

而真正接触荣耀是一段时日后的事情,他学习新事物的能力不差,上手的速度自然不慢,那个时候的他想的很少很简单,一心一意就想打好而已,像他憧憬的对象一样,打好荣耀。

再之后,顺利被选进微草俱乐部,乔一帆开心到不行,第一天进去时,隔得远远的看见王杰希本人,男人微抿着唇,流露在那张脸上的笑意很轻很淡,简直瞧不分明。

他记得那天王杰希以队长的身分说了一些话,大概是欢迎他们加入微草之类的,很普通、很一般,却带有活络气氛的作用。

乔一帆免不了要去想,真是太好了,站在离憧憬那么近的距离,像是在作梦一样。

 

王杰希初次见到乔一帆时,是在微草俱乐部新进的一批训练生中,少年混在一群人当中其实并不起眼,就是身上温和干净的气质让他多留意了一眼。

视线交错的那一剎那,他在少年眼底瞧见满满的仰慕与崇敬,以及对未来、对梦想无限美好的向往,就跟大部分人一样,所以他没什么在意,单纯觉得对方温和安静的性子挺不错的,也就只是这样而已。

每年进进出出俱乐部的新面孔太多,像这种无关紧要的小插曲,王杰希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更遑论去关注这么一个对象。

直到乔一帆被提拔到一线队时,盯着对方,他才隐隐约约想起来那点薄弱的印象,少年身上依然带着清新淡雅的气息,就可惜了打荣耀的技术称不上亮眼,打得不错,却还远远不够。

将手上的刺客账号分给乔一帆时,看着少年特别紧张的反应,他腾出手来拍了拍对方肩膀,平心静气地说了一段话。

王杰希不确定对方听不听得懂隐藏在字句里的真正意涵,只是单纯期许着面前的少年可以做到,成为一名出色的刺客,为微草、为自己赢得荣耀。

后来的后来,恐怕连他自己都遗忘有过这一段曾经。

他将全副心神倾注在栽培高英杰上,因为微草未来的担子势必会落在这孩子身上,天生具备的才能正在绽放光辉,碾压过那些过于平凡的存在。

而后他又看中了叶秋身旁那姑娘的潜能,以至于回头瞧着乔一帆的操作,那样小心翼翼、谨慎过度的打法,比起其它队员丝毫没有进步的感觉,没由来就觉得有些失望了。

也或许,是当初那个时候有过期待……所以才会感到不满吧。

太勉强他了吗?他想着,没有说出口。

 

被提拔到了一线队,从队长手中接过分给他的刺客账号,一切恍如昨日还历历在目,现实却是昨是今非。

乔一帆很快就认清楚自己和其它队友的差距了,求胜心一点一点被磨得淡了,习惯后便安于现状,也能适应自己在预备队员间的地位,他开始小心翼翼死守着目前能抓牢的那一丁点东西。

当年入队时怀揣的梦想流失在琐碎日子里,就连那份最初的憧憬也渐渐被遗忘。

他由衷钦佩英杰的技术,真心替好朋友的耀眼感到喜悦,一方面却忍不住羡慕起活在光圈下的好友,羡慕起能单独接受队长悉心指导的好友,他明白自己的确技不如人,所以被众人忽视的感觉称不上难受,就是偶尔夜深人静时会觉得不甘,不甘就这样结束了,明明连个开端都没有就要迎向结局。

也许,他还有些失落,失落于王杰希的身影总是离他很远。

他记得有一次王杰希看着他录下的视频,就是他们几个预备队员听从队长的吩咐,在网游里偷袭君莫笑的那段视频,看完后对方什么也没说,就是起身时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乔一帆不晓得队长是什么意思,或许是透过影片察觉到了他的技术有多差劲,又或许是察觉到其它的什么,可能是很失望,可能是无声的慰问,也可能其实什么都没有。

他垂下头,只觉得按在肩头的力道很沉,尽管男人明明早就已经抽手离去了,那重量彷佛仍留存在上面,压得他的心情一阵阴郁,即使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般难受。

自己的存在是不是让队长困扰了?乔一帆不禁这么猜想,然后没由来得感到有些想哭。

合同到期后从微草离开,乔一帆的心情不如预想中难过,可能有一点不舍,但更多的还是对未来日子怀有的期待,大神让他看见了属于自己的可能性,只要拿出点勇气来,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关于他的离去,王杰希最后一次以微草队长身分送给他的祝福,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不是什么特别的话语,一如他提出想报名新秀挑战赛时,对方表态的语调听起来总是平静无比,陈述事实的口吻平实却也温柔。

当时乔一帆没有接话,仅是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中规中矩地道谢,谢谢队长与战队这一年来的照顾。

只是一直到真正离开了以后,朝夕生活里再也见不着微草队长的身影,他才恍然大悟一件事情,原来憧憬早已不是憧憬,看着王杰希的这些日子里,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哪个时间点开始的,他已经喜欢上对方了。

他喜欢王杰希,不是崇拜仰慕那种情感,而是恋爱感觉的那种喜欢。

意识到这项事实后,他没由来感到一阵悲哀,更胜于彷徨、茫然、恐惧那些情绪,如果要说待在微草的这段日子有什么感觉,他想多少是有点遗憾吧,两个人的生活圈分明是那样的近,却半点交集也没有,对方的目光恐怕从来就没落到自己身上过。

咫尺却若天涯。

 

在电子竞技周报上看见乔一帆跑去兴欣的消息,王杰希就想着对他来说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倒也不是特别在意。

直到后来登上网游和兴欣那帮人组团打副本,隔着屏幕一端,时不时透过旋转的视角瞥见乔一帆对一寸灰的操作,他才突然兴起了那么些许的感慨。

兴欣可能真是最适合那孩子的环境吧。

王杰希不免这么认同着,他观察出来了乔一帆的进步,技术上的……兴许还有部分是态度上的,对阵鬼的适应和掌控度看起来也磨合得不错。

肯定会越打越好的。他一边操控王不留行拼输出,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

又有一回上线抢夺BOSS,乔一帆玩起阵鬼更加得心应手了,看着一寸灰的行动他开口称赞了一句,许是出现得太唐突吓到了对方,就瞧见一寸灰的操作因此慢了几拍,再来紧张地扬声喊了句“当心”。

当然有留意到来自背后的袭击,控制着魔道学者轻轻松松避开攻击,王杰希在计算机屏幕前忍不住轻声笑了笑,对于乔一帆下意识做出的提醒,对于包子入侵之后骂的那一声叛徒。

满有趣的反应呢。他心情不错地这样想着。

再然后兴欣顺利挺过了挑战赛,在常规赛第八轮时和微草对上。

那一天,乔一帆在场上的精采表现让他们全队感到震慑,王杰希对此并没有意外的感觉,先前在网游里的短暂互动他多少嗅出了端倪,只是没想到对方会成长得这样迅速,他打了一场很好的战斗。

一个接着一个施展而出的鬼阵,鬼神盛宴……鬼连环……那个虚影,一点一点展现出清晰的意图,纵然离巅峰仍有一大段差距,却不得不承认他已经足够出色。

乔一帆投入的努力与毅力不容质疑,在他身上还拥有属于年轻人无限的可能性。

不论外界如何传来质疑的声浪,王杰希从来没有后悔与动摇当初的判断,乔一帆不适合微草,或者说,微草也不适合他,不管是自己还是微草,绝对无法允给乔一帆像这样耀眼璀璨的光辉。

如果真要说有点什么情绪的话,那大概就是他对自己的失望,是他不够本事才让微草错过了乔一帆的潜能,他们都在高英杰身上投注了过多的心神,无形之间忽视掉太多太多的东西。

王杰希想,他可能欠当年被视为小透明的乔一帆一句道歉,预备队员间的气氛他有留意到,却对此不以为然,如果他当时多关心一些,也许一切就会有所改变。

只是现实生活中没有如果,所以他也不会回头去看,他就是很感谢叶修代替了自己,给那少年一个更值得追逐的未来。

 

那是有一回王杰希有事来H市,顺道过来兴欣拜访时发生的插曲。

在其它人陆续离开后,吵吵闹闹的嘈杂声一下子就抽离干净,偌大的空间只剩下他跟王杰希独处,瞬间静默下来的气氛弥漫在彼此之间,游离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尴尬。

乔一帆其实没有想过要发生更进一步的关系,这样就好,能够默默喜欢着王杰希就好。

他原本是真的这么想而已,只是当对方走到了他的面前,微垂下眸盯着自己,有些疑惑地低唤一声他的名字,清淡的嗓音掠过耳际,心脏却彷佛为之揪起般纠结到不行。

“王杰希前辈……”乔一帆抬头迎上男人的视线,垂在身前端着水杯的手隐隐颤抖,他动了动薄唇,夺口而出的话语却是无比坚定,“我喜欢你。”

到底哪里来的勇气向昔日队长告白,连他自己都有点意外,而且还是那么没头没尾、那么无预警的,就像情窦初开的年轻人一时脑热脱口而出的情话。

“我想想吧。”可能是告白来得太意外了,一向冷静理智的男人也出现短暂空档,那双大小眼微微瞠大了些许,只是很快又恢复最初的平静,王杰希停顿半晌后说。

我想想吧。

许是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王杰希没有将话完全说死,就是简简单单、平平静静地告诉他会想想,没有怀疑,也没有反感,男人认真听进了他的告白,温柔到让人觉得有些残忍的程度,对自己。

乔一帆抿动唇角苦笑了下,没有什么过于失格的反应,仅是规规矩矩道了声谢谢。

或许要庆幸两人的交集本来就少,那次的告白好像什么也没留下,王杰希引领着微草打过一场场比赛,而他跟着叶修大神、跟着兴欣为了常规赛努力,那个插曲就这样被遗忘脑后。

可能也没有忘怀,只是很有默契地双方没人再提起。

过了一段时间再度有所联系,是一次英杰打电话来跟他聊天,王杰希查房时听到声音进来提醒英杰早点睡。

大概是听到他在跟自己聊天,于是王杰希又默默补了一句,“一帆也早点睡。”

手机一端传来的声音有些模糊,却依然能听出来男人淡漠低哑的嗓音,乔一帆挂断通话后,双手揣着手机良久,最终鼓起勇气打了封短信发给王杰希。

就是简单一句前辈早点休息,对方回复的速度很快,他惴惴不安地点了开来,看着男人回传过来的“晚安”两个字,眼眶没由来地一阵热痛。

这是一个契机、一个开端而已,从那天以后,他偶尔会给对方发发短信、弹QQ窗口留言,内容清一色的贫乏无趣,就是些三言两语的关心和问候,倒不会刻意找对方攀话聊天。

有时候王杰希会回,有时候则不会,这样的互动断断续续持续了几个月,横跨在他们之间的话题倒是一点一点长了起来,躺在床上紧紧揣着手上的手机,乔一帆总是期待能收到回讯。

 

那是有一次乔一帆敲他私聊时,随口提到了关于假期的安排,他说他想找时间看一部片子,正在问英杰要不要陪他。

他当时没什么想法,对着片名看了一会只觉得陌生,点开连结才发现原来是部纪录片,看了看简介自己满有兴趣的,几乎没想太多便顺势接着话说干脆就一起去吧,他等会先把票给定了。

直到当晚下线前,王杰希记起来这事才觉得哪里不对,可毕竟是约好了,所以他后来也只能照着履行,在讲好的日子出门一趟,陪着高英杰和从H市过来的乔一帆看片。

具体细节发生了什么他其实记不清楚,不过是一起看部纪录片而已,跟平时战队赛后看视频复盘的感觉差不多,倒是没有太多值得歌颂的。

如果要说有哪里特别不一样的,约莫便是离开前夕等车时意外发生的插曲。

前一晚忙着整理战队资料歇得晚了,等车时不小心打盹了,感觉到外力靠近再次睁开眼时,对方倾过身子挨在他的前方,那双清澈瞳眸望着自己,兴许是被自己突然清醒给吓到,乔一帆露出有些惊慌的表情。

王杰希原本没有留意太多,直到垂眸瞥见披在身上的外套,过往似曾相识的记忆涌了上来,瞇了瞇眼睛,他哑着嗓音不自觉脱口道出了猜测,“有一次……在训练室替我盖外套的是你吗?”

有一年,他在训练室看视频不知不觉睡过去了,醒来时身上盖着自己的外套,他当时有些困惑,却也不晓得是谁进过这里,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期乔一帆确实还待在微草。

“啊。”可能是提问来得毫无预警,乔一帆低低轻应一声,大概是同样被勾起了回忆,他见对方恍神了几秒,而后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曲起手指挠了挠脸颊,“嗯,那个时候看队长很累不敢吵醒你,所以……抱歉。”

道歉什么呢?王杰希心想,总觉得有些纳闷,却也没有提出来,还兀自陷在感慨里的他,终归只是若有所思地喃喃低语一声,“原来是这样啊……谢谢你。”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去买饮料的高英杰刚好这时候回来,中断了他们两不上不下的对话,再来有高英杰陪着乔一帆聊天,他就是沉默地在一旁当听众。

直到许久许久以后,有一回王杰希下意识打开了手机,看着一封一封躺在短信匣里的讯息,回首想着过往才惊觉他们之间有些变调了。

前辈,晚安。

前辈,谢谢你。

前辈,睡了吗?

前辈,早点休息。

前辈,不要太累了喔。

前辈……

乔一帆的态度一直不那么强硬,就是温温和和的,时不时捎来的关心和问候都点到为止,所以他没什么往心里去,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习惯起对方的存在,甚至会不自觉等候起对方的短信。

对方给人的感觉比拟起来像水一样,清澈透明的水流淌而过,起初只觉得沁凉舒服,只是时间一拉长,细水长流也会一点一点涮蚀出情感来。

那一天的告白就像疙瘩,纵使两个人事后绝口不提,却始终梗在王杰希心里成为一个结,他一直没有忘记这件事,想了很久,也考虑了很多,却不明白那个时候的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回答。

垂眸望着一则则的短信,耳边依稀响起乔一帆的声音,温吞柔和的声线随着年龄成长逐渐带了些低沉,队长……前辈、王杰希前辈,一句句、一次次,然后他好像也习惯了他的声音。

或许该认真给出答复了,关于那个告白。

王杰希放下了手机,这么想着。

 

收到王杰希发来的短信约他出来,乔一帆捉摸不出来对方找自己干嘛,一言不发的沉默气氛流转于彼此间,他有点尴尬地挠了挠头发,盘算着是不是该开口说点什么时,却听见王杰希主动提起关于那一天的告白。

他说,我还欠你一个答复。

乔一帆一颗心七上八下地悬着,他安静听着王杰希的独白,最后好像什么都听不清楚了。

搭握在腕上的指温很热,有点烫手,乔一帆的吻显得有点笨拙,王杰希漫不经心地想着,说不上来现在是什么心境,可能多少是想笑的,他发现这方面经验值低的对方挺有意思的。

实际上并没有推拒对方的亲吻,也没有试图抢夺主导权,他半配合地微微启唇,男人的本能在这种时机往往发挥得特别出色,乔一帆倒是挺快就反应过来,柔软的舌尖轻轻舔了下唇瓣,蜻蜓点水般的触感捎落湿意,随后探了进来滑过舌齿索求更深入的吻。

一吻方尽,乔一帆稍稍退开身子,抬眸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王杰希一眼,后者脸上的神情显得平静许多,却多少也有一丝不太自在,抬起手掩着嘴,微微侧开了头。

一直以来总是看着男人理智淡漠的一面,现在的反应反差有点大,乔一帆不由失笑,星光熠熠折射洒落的白晕光辉映亮侧脸,视野彷佛和多年前相迭合,只是这一次不再隔着屏幕,王不留行的身影渐渐淡去,流转的记忆渐渐归拢在一块,映在眼底的倒影再清晰不过,他就只看得见王杰希。

单方面抓着对方手腕的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牵手,十指轻轻交握在一起,他们的日子才刚要开始,未来还有很多要一起共度的年华。

 

 

Fin.



28 Sep 2014
 
评论
 
热度(59)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