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室友組】《小情小愛的交流》


× 因與聿/案簿錄同人,CP為黎子泓&嚴司,前後無差。

× 練筆之一。



《小情小愛的交流》


天邊的昏黃光采混著些許紅澤,晚霞灑落在男人淡漠的面容上時明時暗,他低了低頭,睫毛垂掩而下依稀籠罩一層薄薄陰影,那雙墨黑瞳眸凝視著印在傳單上的圖樣。

「大檢察官走了喔,綠燈啦。」

黎子泓聽見催促聲的同時,一股溫熱暖意已然覆蓋上手腕,還來不及細想,身體本能便順著被扯動的拉力邁出步伐,將視線暫時從傳單別開,他匆匆抬眸掃了一眼對向的交通號誌,小綠人閃爍著的翠綠光流映入眼底。

「我可以自己走。」迅速調整了有些紊亂的步調,腳下踩出的間距配合起嚴司的步伐,黎子泓掙了掙左手,壓輕嗓音低低反應了一聲,偏過目光,先是瞄了眼被抓著的腕部,不屬於自己的寬厚手掌交疊在上方總有那麼點礙眼,而後才停留在對方的側臉,噙在唇角的笑意過於曖昧,讓他放棄了繼續無謂的掙扎。

「我知道啊,不過嘛,低頭族過馬路風險可是很高的,有我好心幫你探路你就放寬心吧。」嚴司假意咳了兩聲,感受到對方的反抗漸漸和緩下來,嘴角上揚的弧度不由又高了幾分。

「……」微微張了張嘴,原本想要反駁的黎子泓最後什麼也沒說,他僅是抿了抿薄唇,收回來的目光筆直望著前方,不打算將時間拿來和嚴司爭論,根據經驗多半只會聽來更多奇奇怪怪、亂七八糟的話語。

行人交通號誌燈的秒數按循規律緩速遞減,兩個人此時走路的步率並不快,斑馬線上來來往往的行人自身旁擦肩而過,擁擠的人潮形成掩護,倒是沒什麼人會去留意到對方的手拉著自己……就算注意到了,多半也當作嬉戲玩鬧而已。

嚴司動手時縱然隨意卻抓得很牢,圈握住他手的手指骨感清晰,唯有略略彎曲的指腹壓上來軟軟的,對方的手溫比自己還高,熱意一點一點過渡而來,混雜在殘存於黏膩空氣裡的炎炎暑氣,彷彿連帶熨燙了腕部那塊肌膚。

拎在右手上的傳單隨風飄揚,窸窣聲響提前拉回了黎子泓的思緒,在穿過馬路踏上街道後,他再度看向害他莫名淪為嚴司口中低頭族的罪魁禍首。

那是一張新開幕點心屋的廣告傳單,剛剛對方說著說著就塞了過來,他下意識接過手,然後才會在等紅綠燈停住腳步時看上幾眼。

好像是嚴司今天跑去警局玩時玖深拿給他的,聽說風評還不錯,玖深幾天前去吃過一次也挺喜歡的,至於讓嚴司反覆提起的質疑是『陪同玖深小弟的是老大欸老大,太不科學了啊!』云云,黎子泓實在不曉得要說什麼,真實的情況是虞警官跑命案現場時回程途中發現險些路倒的學弟,索性便強行拉他進去餵食,讓原本坐在店裡準備大快朵頤的玖深震驚到不行……後續的發展則不了了之,看他學弟黑著臉充分表達不爽,他也就識相地沒問下去了。

「在這附近了?」瞧見點心屋店址的黎子泓忽然頓了一下,抬頭張望街道提出疑問。

「對啊。」嚴司快速瞥了黎子泓一眼似是有些訝異,他還以為對方早就發現了,沒想到只是漫無目的地陪著自己走。

視線跟著在兩邊的街道掃視,早些時候和玖深小弟確認過位置了,他倒是在幾秒後就順利找到那間點心屋,用相牽在一塊的手撞了撞對方,嚴司抬起左手比向斜前方,笑笑地這麼說著,「喏,就在那裡而已。」

「嗯。」腰側傳來薄弱的碰觸感讓黎子泓拉回目光,順著嚴司指的方向看過去,不算顯眼的招牌映入黑眸,他點點頭低應一聲。

單方面被拽著的姿勢不知不覺間已經變了,嚴司耍的小動作他不是沒有感覺,過了馬路後,對方原先搭在腕部的手緩緩往下滑,修長手指一點一點勾上了他的,先是碰了碰指尖,而後撓了撓掌心,放得極慢的速度像是惡意挑逗,磨蹭上一會時間才真正扣上來牽住他的手。

那個瞬間黎子泓微微蹙起了眉心,卻始終沒有抽離自己的右手,肩倚著肩混跡在熙熙攘攘的人潮裡,這樣的動作不會顯得過分醒目,他猶豫了下還是慢慢收緊掌心,十指緊扣感受到兩人的手似乎都在逐漸升溫。

牽著手走在人群之中,明明只是尋常不過的一件事情,對他們兩人來說卻有一些新鮮,還帶了點不明所以的緊張和興奮,又彷彿是再自然而然的一個舉動,黎子泓和嚴司沒有誰刻意低頭察看,視線就是望向前方,任由普通而瑣碎的交談繼續進行著。

「人好像很多,不曉得有沒有位置……」

「先過去再說吧。」



Maybe……tbc?

21 Sep 2014
 
评论(2)
 
热度(11)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