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孙肖/ABO设定】OB

× 一切尽在标题中。

× 不太看ABO文、也对ABO设定没有特别兴趣的我,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写ABO文……好吧,或许不能称作ABO文了,这样的设定好像太靠杯Orzzz虽然我个人觉得很有趣充满了各种反差萌不是吗?(是你妹#)

× 跟朋友聊天被他的关键词打到,一时心痒手痒于是写写看。

× WORD简转繁功能使用,错字可能有,不好意思。

× 这是个非常不符合ABO设定常理的设定,请注意。

× 这是个孙翔O、肖时钦B的故事,清水向,请注意。

× 虽然是清水什么也没有……但我是秉持着写OB的心情在写的,所以CP是孙肖。

× 没头没尾注意、私设BUG注意、OOC注意,总之各种慎入,感谢配合!     



【孙肖/ABO设定】OB

 

啪嗒。

东西落地的巨大声响在空气中回荡,感觉到眼前视线一暗时,肖时钦整个人已经被撞倒往后跌了,背部硬生生撞上桌子边角有些吃痛,他单手揉着撞击到的部位,缓缓抬起头,就见造成整起意外发生的罪魁祸首压在他身上。

面对面四目相交,彼此距离贴得很近,对方呼息时喷洒而出的气体温温热热的,肖时钦本能反应向后仰了些许,拉开这怎么说都有点微妙的亲密感。

到底都什么情况了这是……

肖时钦腾出手揉揉额角,觉得头好痛。

「呃,孙队……你还好吗?」推推那个还压在他身上的重量,肖时钦勉强捡拾了只字词组问了一句,他刚刚什么都来不及反应,就被走路脚步踉跄的孙翔给撞倒了,对方的神色褪去了平时的嚣张跋扈,难得看起来有些慌张,急匆匆的也不晓得赶着去哪。

「该死,我发情期到了!」在肖时钦的声音中回过神,孙翔勉强支起身子往后退了一些,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他简直受够了这个麻烦的身体。

「啊?啊……」肖时钦怔了怔,好不容易短路的脑子重新接上线,意识过来孙翔在讲什么后他表情也变得尴尬。

孙队你发情期到了也别压到我身上啊。

「这真是糟糕,我身上也没带抑制剂。」本能感受到这状况不妙,已经懒得追查对方为什么会到了才在烦恼这回事,八成是忘记算时间了吧,肖时钦想了一下,虽然这问题牵涉到个人隐私,但实在没办法了还是只能开口,「嗯……找你的Omega?」

「啥?」孙翔想也没想冲着他开口就是一句质问,满脸写满了不解,这下子换肖时钦困扰了,他的话没有那么难理解吧……不是很直白了吗?

肖时钦还没想好下一句要问什么,就被孙翔的话给轰得无法思考,他一直以为是Alpha……不对,估计全联盟都以为是Alpha的孙翔告诉他什么?

「找Omega干嘛?我就是Omega啊!」

「你说你是……Omega?」震惊过后勉强捡回一丝理智,嘴巴张张阖阖,肖时钦终究是停顿了几秒才将句子问出口,孙翔自爆的这个信息量略庞大,他有点难以消化进脑子。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一个Omega的气息怎么会跟Alpha那么类似,是误诊了吗?他想着,目光隔着澄澈镜片望向直接盘腿坐在地板上的孙翔,从对方脸上的神情判断倒也不像在跟自己开玩笑。

「就是Omega。」尽管一向对他人情绪不够敏感,但见鬼的是人都看得出来肖时钦正在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孙翔低啐一声,烦躁地抬手抓了抓头发,点点头肯定对方的疑问。

说起来,小事情是什么?Alpha?Beta?Omega?

把所有心思都投入在荣耀上了,忽然惊觉自己竟然从没留意过小事情散发的气味,孙翔挑起眉,根本懒得开口问的他倾身靠向前,埋头凑近对方脖颈抽了抽鼻子。

「孙队?」刚刚撞上桌子的后背还在隐隐作痛,肖时钦来不及爬起身,就见一道阴影笼罩而下,发现孙翔又逼过来的他僵了僵身体,他纳闷地低喃一声,下意识尽量往后靠了一些,而对方仅是在他颈边停住。

孙翔几乎要把整张脸埋进他脖颈了,呼吸散出的热意让他难以释怀,垂落的发丝时不时触碰着肌肤有点痒,肖时钦缩了缩脖子,总算反应过来对方在搞什么,他略感好笑地摇摇头,腾出单手推开那颗挨太近的头颅,也不回避干脆就自己招了身分,「你别闻了,我是Beta。」

「喔。」对于被推开没什么太大感觉,反正想要的答案出来了就好,孙翔满不在乎地应了一声,而后转了转眸子,也不晓得是想到啥而不满地发出抱怨,「小事情,你的气味也太淡了吧!」

「……」是你的气味太浓烈好吗。

肖时钦无语地腹诽着,见孙翔又靠回去坐好了没人压在身上,他也就趁机撑着地板站起身来,拍了拍沾染到身上的灰尘,正打算提出几个方案解决对方的问题,薄唇轻轻动了动,还没吭上半个音就猛地止住。

隐约闻到不同于孙翔平时气味的香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眉心紧紧蹙拢在一块,肖时钦脸色跟着大变,连忙抬起手掩在鼻前试图遮挡气味,他知道那是什么味道,孙翔的发情期开始了,Omega的发情气味影响到自己了。

「啊……」压根没注意到肖时钦的不对劲,孙翔坐在地上呆了一会,准备站起身时却感觉左脚一个没力险些跪倒,索性旁边伸出一只手来扶住他,他听见小事情低低说了一声『小心点』。

微沉的嗓音听起来真性感,孙翔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一边咒骂这肯定是发情期的干扰。

「孙队,你还好吗?」男人一直低垂着头,肖时钦根本看不见对方的脸部表情,单手抓着孙翔手臂让他得以站好,迟迟等不到回复让他有些担心,「孙翔?」

身体本能涌上一股强烈渴求性爱的冲动,孙翔有些难受地瞇了瞇眼睛,只能专心一意在跟天生欲求对抗,完全无暇顾及身边传来的声音,他光是要忍着不去扑倒那个Beta就费尽心力,好不容易强行压抑住那波冲动后才抬头瞪向对方,他伸出手反拽住肖时钦的手腕,「小事情你快想想办法啊?」

「什──」什么办法?我能想什么办法?

肖时钦很是头痛地看向一脸焦虑瞪着自己的孙翔,听得出来对方的语气也很烦恼,他只好噤声将反问的句子咽回喉咙,挠挠脸,有些为难地看着对方,「呃,你忍着点,回我房间拿抑制剂压压看?」

「有用吗?」孙翔几乎是反射性质问道,肖时钦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确定。

皱起眉头想了一下,大概是走投无路了,一时间也想不出有什么更可靠的办法,决定接受这建议的孙翔抓着肖时钦的手腕直接拉着他走,「算了,试试再说!」

「欸?」被拖着走的肖时钦一脸无奈,微微垂下视线,孙翔的手温满高的,被圈住的手腕感觉温温热热的,从训练室快步走回他宿舍房间的一路上对方始终没有松手,他只好深深庆幸着好险没有遇到任何人。

回房后他问过孙翔,孙翔说他用了抑制剂也不会产生任何不适,可能是天生体质具备了抗药性吧,肖时钦不太清楚这方面的事情,但既然不会影响身体,他也就放心地从抽屉拿出自己存着备用的抑制剂给对方使用。

因为联盟打比赛的关系,为了不让发情周期干扰到赛程,其实大部分的职业选手都挺小心翼翼在预防,会自备抑制剂因应不时之需,通常也能提前察觉到自身的状况,他不知道孙翔怎么会搞到发情期来了才在烦恼……明天再问问状况好了。

靠着抑制剂勉强压下第一天发情期产生的副作用,孙翔后来直接占据他房间的床睡过去了,把玩着手上已经注射过的抑制剂空壳,坐在计算机前的肖时钦扭过头,看向那个睡得很熟的大男孩,微微摇了摇头。

想到天明之后要面对的事情,他忽然觉得心有点累。

 

END。

22 Jul 2014
 
评论(4)
 
热度(13)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