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荒福荒】相拥入眠

× 久违的更噜否是飙速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 荒福/福荒,真的好萌喔……为什么喜欢他们的朋友会这么少(虐哭)

× 怎么也想不到考完试,手感文感携手离家出走,简直忘记怎么写文了我Orz

× JUST很短很短的随笔。

× 惯例日常风格,不解释。

× 试写努力抓感觉中,OOC小心、OOC注意、OOC恐严重QwQ

× 啊,直接使用WORD繁转简功能,有错字的话请见谅OwO






风扇维持平稳的速率转动,吹送出来的风轻拂而过,削得简短利落的发丝微微飘晃,熟睡中的福富寿一闭阖着双眼,一如往常的淡然神情依稀比清醒时还要柔和几分。

「唔……」唇瓣微张一声薄弱闷哼夺口而出,眉心紧紧深锁,感觉一道重量突然压覆在胸膛之上,紧接着有股热源挨近自己身侧,福富挣扎了一会,半晌后到底还是睁开双眼来。

第一秒侵入视野的是全然的黑暗,福富略显茫然地盯着天花板,花上一点时间熟悉黯淡视线后逐渐看得见物体轮廓,他没有动,与入睡前一模一样的姿势平躺着。

眼眸向下低垂,瞥见一只手臂横过胸前,福富先是怔了几秒钟,随后才想起来荒北过来这里借宿的事情。

 

×

 

傍晚时分,福富骑自行车回来进门没多久,便听见门铃响的声音只好再度往外,然后就见那家伙趴靠在自行车上,顶着一脸说不清是不爽还是慵懒的表情抱怨。

「福酱!你骑太快了吧!追得很累啊累死我了!」

「荒北?」有荒北在的地方真是闹腾,福富忍不住心想,对于那堆毫无意义的抱怨感到不以为然,他比较不能理解的是对方怎么会跟着回来。

细眉微微上挑,荒北缓慢地平直起身子,像是漫不经心仰头看了眼夕阳西下后渐渐晕染灰蓝色泽的天空,收回远眺的目光注视着他,动了动薄唇吐出低哑的话语,「收留我一晚吧,福酱。」

瞳眸稍稍瞪大些许,福富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的荒北,他们之间的对话向来多半仅止于自行车、练习,忽然说起了日常实在很奇怪,却又好像有那么点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感觉。

「行不行?福酱,你倒是说话啊?」发现福富站定在原地迟迟没反应,荒北等得有些不耐烦,郁闷地抬手抓了抓头发,恶狠狠冲着对方追问下去。

「啊啊……」急迫中带着不满的催促口吻在耳边回绕,福富被拉回了思绪,不具意义的发语词在空气间低荡,他抬眸迎上了那道凶狠的视线,看了一眼荒北和荒北骑来的自行车,没有再多问上一句,就是侧过身云淡风轻地随口说着,「进来吧,荒北。」

 

×

 

早些时候的记忆尽数回拢,在那之后他让荒北待着自由行动,自己回房拿了套干净的换洗衣物就先去冲澡,出来时发现家里的人回来了,围着荒北也不晓得在聊什么,气氛看起来挺融洽的……如果不计较荒北脸上难得掠过那一丝不知所措的尴尬神情的话。

瞧见他的荒北似乎松了口气,福富搞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情绪转折,但也没有放在心上,颔首简单向家人打过招呼,就领着荒北回房,而后者压制不住好奇心一路频频东张西望着。

把赖在他床上动也不动的荒北赶去洗澡,后来还依序做了什么事情印象有些模糊,福富只记得到失去意识睡着前,还能听见荒北嚷嚷着『无聊、太无聊了啊』的声音。

「荒北。」横在胸膛上的手臂重量压得他有点难受,福富清了清嗓音低喊一声,刚转醒的关系嗓音显得嘶哑,睡在身旁的荒北似乎睡死了纹风不动。

「……」福富想了一下,干脆腾出手来想要直接拉开荒北的手臂,手圈握住手腕感受到一阵温热,大概是对方的体温比较高吧,他一边想着一边试图移开,还来不及有所行动,原先安分睡觉的那个家伙忽然动了,一只脚跟着跨到身上。

福富怔了怔,看着根本是整个人拥着自己睡觉的荒北,眉头不由再次蹙紧,被单方面当抱枕揽着而动弹不得,他低叹口气,索性把手垂放回身侧放弃挣扎。

……好热。福富心想。


END。







某友要我把之前病的随笔备份贴line上给他,这里也顺手扔一下好了。

 

× 提醒!

× 试写抓感觉阶段,OOC恐严重、角色崩坏或不合理可能有。

× 算是些微偏……恶搞向(?)

 

福富觉得最近的荒北有点奇怪,他向来不注意这些的,但荒北真的太奇怪了……看着在他自行车前来回踱步的荒北,他皱了皱眉头,面无表情的脸难得掠过一丝困惑。

「荒北。」福富走近荒北身后,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者僵了一下身子,回过头来表情还是一如往常的慵懒中带点不爽。

太好了,果然还是荒北没错。福富有些漫不经心地想着,以至于他错过了最佳的反应时机。

「啊啊,福酱……」面对突然现身的福富,荒北有些诧异,却很快就平静下来,他吞咽了口唾液,像是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似的,抬手按住福富的手腕,冷不防凑上前吻了他一下……呃、脸颊。

「……?」脸颊传来微微湿润的柔软触感,福富的反应既像是被雷劈中般的冲击,亦像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的茫然,总之他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地盯着荒北,「做什么?」

「唔唔……新开说这是幸运之吻!」荒北心虚地转开视线乱瞄四周,没等他想好下一步策应的方式,简直单纯到不能再更单纯的福富仿效着在他脸颊也亲了一下。

福……福酱——!!!!!

荒北这次是真的感到小鹿乱撞了,干,哪个白痴出的馊主意让输的人吻主将的啦!

 

 

× 提醒!

× 试写抓感觉阶段,OOC恐严重、角色崩坏或不合理可能有。

× 非正规的童话PARO、故事原型参考白雪公主、发展走向不会按照童话故事内容走。

× 未完待续(?)

 

 

曦光透射过蓊郁树林洒落而下,青年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仅是抬眸凝视了一眼,错落的光影深深浅浅映在脸上,他彷佛浑然未觉地又低垂下头。

福富寿一是箱根王国的皇子,他的父皇和皇兄善于马术,总是在大大小小的竞速比赛稳居冠军,从小受到熏染福富自然也精湛于马术。

身旁那匹马儿发出的叫声拉回福富的思绪,他轻侧过头,腾出手顺着毛皮纹路来回摸抚,他的马抬起前脚踏了踏地扬起一阵沙尘。

福富抬手按着马鞍,一个利落地翻身跃上马,他目光直视着森林深处,动作熟练而自然驾驭马儿驰骋出去。

我,很强。

福富内心这么想着。

 

×

 

荒北是一名猎人,这并非他的本业,而是后来……他皱了皱眉头,低啐一声不再多想。

过去的辉煌葬送历史,他已经再也无法随心所欲拿弓射箭了。

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吵得扰人,慵懒倚靠着树干打算睡个午觉的荒北睁开眼,带着睡眠被干扰的不快抬头查看,远方一名骑马的青年疾驶而来,在附近的小溪边停了下来,马儿低头饮着干净的溪水,青年也在一旁单膝跪下,弯身掬起清水凑近唇前喝着。

经过的是谁都无所谓,荒北满是怨怼地想着,他只是不爽,不爽的情绪盈满胸腔,他只是想要找个人宣泄一下。

荒北拎起立在一旁的猎枪佩带到身上,伸手乔了乔背带的位置,然后缓步走向那个在溪边喝水的青年,那一身显眼的皇族衣袍看了就来气。

在青年牵着马匹晃到一棵大树旁休憩,荒北尾随而至,抓准对方转身过来的一瞬间出手,用力将对方推到树干上使劲抵着,如愿以偿地接受到青年瞪大眼睛略微吃惊的表情,他挑起眉,混杂着愉快兴奋与些许紧张不安的心情出声恫吓,「啊啊、谁准你靠近这里!」

 

……TBC.

18 Jul 2014
 
评论(2)
 
热度(20)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