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王乔/乔王】似猫情人15题

× 大前天突然就发了高烧……发烧简直人干事啊,退烧后直觉得活着真好。

× 最近看到朋友贴了似猫情人15题与似狗情人15题,一时心动就写着试试看了……呃,可能OOC注意。

× 题目参考:似猫情人15题

× OOC恐严重、OOC恐严重、OOC恐严重,慎入慎入慎入。

× 尝试了一直很想尝试的短片段写法,效果似乎不大好于是画风更奇怪了(虐哭)

× 注定一辈子与短句结奏绝缘的我……说来给大家笑笑,我原本想着一题两三句OVER的T.T

× 拿这当作LOFTER上的最后一更,暂时脱离全职坑,接下来的日子该去面对人生读读书、赶赶稿,大概会封了通讯工具人间蒸发到考完,有事找我留私信可能比较快> <

× 很感谢也很开心这段期间留评论、按喜欢、按推荐、戳关注的所有人!

× 以为能一口气写完的我真是太天真了……就先停在这吧,有撸后续的话回头再补上,放弃去睡,一直咳嗽感觉都快要给咳出血来了Orz

× 最后,直到要发了的那瞬间才顿悟我怎么就没写喻文州和黄少天……(哭了)


× 暗搓搓来补放一下后面10题,然后潜水忙活去……

× OOC注意,其它诸多问题诸多BUG……求轻拍QwQ

× 王乔/乔王自由心证,我写时没想顺序问题。




01.蜷缩成团的睡姿

「前辈时间到了……」乔一帆推开门走进了房间,脱口而出的话语未说完却忽然噤声,他看了一眼躺在床铺上的男人,眨了眨眼睛,就是觉得有些新奇。

一向睡姿端正的王杰希此时蜷起了身子,曲起的手臂缠着被单,看上去整个人缩成一团似的,莫名添染上一丝稚嫩气息。

意外地看到了好画面呢。乔一帆抬手挠了挠脸颊,心情挺好地这么想着,然后轻轻带上了房门,折回客厅拿起手机拨通英杰的号码,将本来约好见面的时间点延后了一个小时。

还是让前辈多睡一会吧。

 

02.优雅舔去手背沾上的酱汁

 「一帆,你的手沾到了。」

「嗯?哪里?」拿了筷子准备夹起火锅里面的肉片,乔一帆闻言顿住动作,下意识疑惑地应了一声,张望的视线还没找着一个目标点,他握筷子的那手已经被拉了过去。

男人的力道不重,所以他也没感觉到不适,就是圈着他手腕的手温有点热,让他很难不去在意。

王杰希坐在隔壁而已,两个人的身体本来就挨得很近,乔一帆侧转过头,对方正好倾身过来,保持拉着他手的姿势低下头。

发丝垂掩而下遮落了部分面容,乔一帆不明就里地直盯着男人瞧,只见对方轻吐出舌尖,细细舔去了不晓得什么时候沾上自己手背的酱汁。

「啊、谢谢。」湿漉的触感一瞬即逝,乔一帆怔了半拍才反应过来,而王杰希早已松开了他的手,直起身子重新靠回了椅背,一脸平静得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般。

 

03.被踩到尾巴(痛处)时的暴怒

那一天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许是有心人士恶意制造出来的骚动,各种难听的言论与不实的谣言处处针对微草,大部分是子虚乌有的事,而少数几桩实际发生过的事件被曲解得严重。

王杰希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上去瞧了,飞快扫了几眼了解状况后便关掉,他表现得很沉着冷静,轻描淡写地告诉队员们别放在心上,该训练的就去做训练,其它事情会有人处理,这事不会影响到职业选手。

大家都以为王杰希毫不在意,只有乔一帆知道这事确实有影响到对方。

他那天刚好打了飞机票去B市,行程是两个人很早就对过的,等他抵达时王杰希已经在屋子里面了,简单打过了招呼,乔一帆回房放好行李,然后才走回客厅坐到对方身旁。

王杰希抿着唇没说话,打开笔电连上了网络,一条一条翻看所有的相关消息,淡漠的神色就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乔一帆紧了紧眉心,还是从对方攒紧的拳头感觉出来怒气。

尽管理智明白是没有意义的事情,还是本能涌起一股无从宣泄的怒火。

乔一帆张了张嘴,最后到底是什么也没有说,就只是轻轻握住王杰希的左手,安静地坐在他旁边陪了一整夜。

 

04.嗅着你指尖的味道

一个在微草,一个在兴欣,两个人能见面的次数向来不算频繁,更遑论其中有几次还是由于比赛的缘故。

溜出了自己的房间跑到外头,乔一帆打手机给王杰希问了饭店地址和房号就过去蹭床位了。

到了饭店房间,他一进去还没说话就先被赶进浴室冲澡,知道时间也不早了,他没抗拒应了声就乖乖顺着男人的意思行动。

出来时乔一帆拿了条干毛巾擦拭发丝,走近双人床后坐到了柔软的床垫上,靠在床头的王杰希抬眸看了他一眼,随即阖上手上的书放到一边,然后挪了挪身子移动到他旁边。

「前辈?」

「……」王杰希没有理会乔一帆困惑的眼神,就是拉过他的手替他做起手操,像是突然在意起什么似的,他将对方的手拉近自己,轻轻抽了抽鼻子。

「怎么了?有奇怪的味道吗?」指尖彷佛触到了对方的鼻头,乔一帆有些心猿意马地别开视线,没几秒又忍不住移回王杰希身上,看着原本专注替他做手操的男人低下头,似乎在嗅着他指尖,他不由有些紧张慌乱地问着。

「没有。」怔了一下,大概是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举动不大好,王杰希放开了对方的手,云淡风轻地解释了句,「这饭店的沐浴乳味道挺好闻的。」

 

05.仰头打哈欠而露出的脆弱颈脖

乔一帆从外套口袋摸出了钥匙,动作熟练地开了门锁,伸出手轻轻推开大门走进屋里,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昏暗的廊道。

他眨了眨眼睛,抬手往墙面的电灯开关拍去,下一秒走廊在灯光的照映下一片明亮。

记忆里前辈的作息一向都满规律的,就算是休假日,也很少这个时间点还没起床,乔一帆一边思考着,一边朝对方的房间走去,打算先去探个究竟。

「一帆,你来了?」

还没有走到目的地,忽然响起的声音让乔一帆吓了一跳,他抬起头,就看见王杰希推开门板从房间走了出来,似乎刚醒来没有多久,睁着惺忪睡眼朝他看了过来,有几根头发翘起来显得些许凌乱。

「早。」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情人刚醒来的模样了,但不论见多少次,乔一帆还是觉得新鲜,他顺着应了一声『嗯』,然后勾起唇笑笑地打起招呼。

往前走了几步,乔一帆在王杰希身前停住了步伐,距离拉近后留意到对方的神色看起来特别疲倦,他下意识紧紧皱了皱眉头,有些忧心地关心了一句,「前辈,你昨晚没睡好吗?」

「嗯……一直睡不着,大概失眠吧。」王杰希的语气平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起伏,就是恍惚的眼神透露出几分疲态,一夜无眠的他整个感觉很累。

王杰希只手掩着嘴打起了哈欠,因为这动作微微仰头的关系露出了颈子,乔一帆看着毫无防备的情人一眼,蹭过去轻轻亲吻了一下他的喉结,后者也没有反抗的意思,就是反射性抬起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前辈,我陪你再睡会吧?」在男人感到不舒服之前退了开来,乔一帆征询意见般地温声开口问道。

 

06.伸懒腰延展出的背部曲线

光线透过窗帘流渗进来,熨在眼皮上热热烫烫的,乔一帆缓缓睁开眼睛来,甫坐起身,刚清醒的眸子还落了些茫然,他转着发沉的脑袋瓜张望视线,就看见背对自己的男人伸了个懒腰。

王杰希光裸着上半身,随着他的动作延展而出的背部曲线很好看,乔一帆往前挪了挪身子,男人站在床边而已,他张开双臂往前伸轻轻松松便簼着了对方的腰部。

乔一帆没使什么劲,就是轻轻搂着,王杰希随时都能挣开直接走掉的力度,而对方倒没这么做,仅是回头瞧了他一眼,「没睡醒?」

「醒了……就是有点想倒回去睡。」闷着声音低低哼了声,见前辈没要挣脱的意思,乔一帆索性大着胆子搂紧了几分,交往的日子一天天久了起来,他发现王杰希好像挺不在意肢体上的亲昵触碰,怎么说……就是特别纵容他,搞得他越来越习惯时不时和对方来点小拥抱、小亲吻。

「清醒跟睡回去倒是选一个啊。」王杰希抿动薄唇浅浅笑了一下,腾出手拉开乔一帆的手臂,转过身看着一副根本还在赖床的情人,语气淡淡地吭了声。

 

7.只给你碰的毛绒头顶

「前辈,怎么不吹头发啊?」注销游戏退了账号卡,乔一帆起身离开房间走向客厅,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人顶着一头湿发,不禁微微拧起眉,脸上流露一丝困扰神色,他语带无奈地低声咕哝一句。

「忘记了。」掺杂了一小部分指责意味的低语传进耳里,王杰希缓了缓翻页的动作,抬头看向朝这走来的情人一眼就,举起单手摸摸自己的发丝,湿滑感捎抵至指腹,让他后知后觉地想到这回事,刚刚洗澡出来顺手拿起桌上的数据翻看起来,没想到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万一感风寒就不好了……」乔一帆轻声碎碎念了一句,走过来站到了沙发后面,弯身拿过对方披在旁边扶手上的干毛巾,动作灵巧地替男人擦拭起头发。

「谢谢。」王杰希怔了怔,旋即弯动嘴角淡淡笑了一下,低头继续翻阅起看到一半的资料,任由站在身后的情人手指在发间游移,有一下没一下地撩拨,一点一点擦干垂涎着水珠的头发。

 

8.若即若离的追逐战

扣在手臂上的力道不重却稳,指腹的温度彷佛渗过布料传导而来,温温热热的,有点烫。

当男人缓缓倾身凑过来时,乔一帆配合地微微张开了嘴,对方探进来的舌尖滑过牙齿,然后和他的舌头触着,没缠上旋即便抽离开来。

王杰希主动给的吻若即若离,残留在薄唇的温润湿意宛若错觉,乔一帆舔了舔唇角,抬眸看了一眼退开后神情淡漠的情人,在他眼底瞧见一闪而逝的狡黠波光。

魔术师小小的恶作剧心态,实在叫人捉摸不清啊。

他好笑地想着,索性换他再度靠上前去,向王杰希讨了一个深吻。

 

9.即使仰视也高傲依旧

「我已经决定退役了,明天的记者会上宣布。」坐在床缘的王杰希仰头看向他,一字一句缓慢而坚定的低声说着。

乔一帆明白,前辈这一席话里用的是肯定语句,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这从来就不是场商量,他只是告诉自己他决定好的事实。

「……我知道了。」太多太多的情绪涌了上来全搅和在一块,纵然心情复杂到不行,乔一帆最后也只是点了点头,佯装平静地接受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

他尽量放柔了脸部表情,伸手按覆上王杰希垂放在胸前的双手,仅是献上自己最诚心的祝福,「明天我会去看比赛的,前辈,加油!」

 

10.小心翼翼伸出手掌碰你

那一天早晨,乔一帆醒来的时间比同床共枕的情人稍稍迟上那么一会,他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一道温热触感捎落脸颊。

躺在枕边的王杰希把手伸了过来,他所熟悉的手指触感正小心翼翼描绘着脸部五官,男人的动作很轻、很慢,指尖抚过肌肤有点麻麻痒痒的。

乔一帆忍不住悄悄睁开眼睛,透过瞇了条缝的视线看出去,他瞧见王杰希撑起身子侧向自己这边,望着他的眼神里淌满了温情。

 

11.耸拉着耳朵的疲惫模样

事前打过招呼得到了许可,进到久违的微草俱乐部时并未被阻扰,打量着这对他来说陌生中又带有几分熟悉的环境,乔一帆心下总有些伤感缅怀。

熟门熟路走到目的地,抬手推开了微草训练室的门,偌大空间里只有一个人独自守着,静谧氛围笼罩而下,乔一帆看向那个坐在计算机前的男人,神情不自觉变得更加温柔。

王杰希手上捧着一迭数据,屏幕上还在播放的视频闪烁出亮光,映在那张脸上成了深深浅浅的阴影,他垂耸着头似乎不小心睡了过去。

「怎么会累成这样啊……」轻手轻脚地走近了那个位置,乔一帆小心翼翼取下了王杰希戴着的耳机,取走他手上那迭数据放到桌子,然后脱下自己穿在身上的外套披到对方身上。

就近拉来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没有随意碰触训练室里头的东西,乔一帆就是盯着王杰希的睡颜发愣。

 

12.不经意卖个萌,买了

乔一帆特别喜欢男人有时候无意间露出的表情,比如说像现在,王杰希挑起单边眉,微微瞠大了眸子,于是原本看起来一大一小的眼睛倒是显得一样大。

明明是不经意做出的神情变化,他却觉得可爱到不行,尽管这个词汇其实并不怎么适合用来形容男人,而且是像前辈这么认真理性的男人。

「一帆,你笑什么?」

「没有啊前辈。」

 

13.硬牙咬住你的软肋

「一帆。」

压低的嗓音听来染上几分嘶哑,王杰希从背后靠了上来,热烫的体温紧紧贴覆着脊背,男人张嘴轻轻含上他的耳骨。

柔软唇瓣在耳朵一带留下湿滑触感,温热软舌舔过耳后,乔一帆本能地瑟缩了下身子,许是察觉到他闪躲的反应,王杰希这时用牙齿小小力咬了下他的耳骨。

乔一帆腾出手捂上了依稀还留着余温的耳朵,听见身后传来男人轻而浅的闷笑声,也只是无奈地低叹口气。

攻击敏感带真是太恶意了啊,前辈。

 

14.偶尔为之的施舍

王杰希偶尔为之的施舍什么的,那都是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小情趣,乔一帆抿了抿薄唇轻声笑了笑。

只有自己看见过男人的这一面,感觉真好。

 

15.蹭着讨食

两个大男人生活在一起,大多时候还是靠外食解决,彼此会的料理并不多道,能登上台面的更是少之又少,简单来说厨艺就是普普而已。

尽管如此,王杰希偶尔半夜肚子饿了,懒得出门去又不想泡方便面,就会推了推挨在他身旁的情人,慵懒地随口问上一句,「你会饿吗?」

「嗯?不饿呀。」乔一帆反射性回答了一声,然后想了想,停下手边正在做的事,扭过头盯着面无表情的王杰希瞧了一会,像是忽然了然过来反问回去,「前辈,你会饿吗?我去煮点什么当宵夜一起吃吧?」

「嗯,好啊。」

 

 

Fin.

18 May 2014
 
评论(6)
 
热度(79)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