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吉良吉影】隨筆


× 翻到了去年的隨筆……順手扔上來備份。

× 太懷念了,那個時候的我肯定超喜歡吉良吉影。

× 短短的,OOC可能,小心慎入。


× JOJO四部、單人:吉良吉影

  

男人漸漸放緩了步調,踩著間距分毫不差的步伐走入換衣間,他臉上沒什麼表情,就只是一臉漠然地爬上小閣樓。

吉良吉影低頭瞥了一眼擱置在黑暗之中的盆栽,縮成一團的Stray cat就像一株乾枯的植物,他收回了不帶任何情感的眼神,伸長手臂打開窗戶,外頭的月光流滲進來在空間裡散落淡淡的白暈亮光。

光線映亮了面部,吉良吉影本能地微微瞇起眼睛,身後傳來一道悉窣聲在空氣間鳴噪,他轉過身,原本靜伏在那裡的Stray cat動了起來,露出一雙眼睛盯著他看,扭動著葉子與頭部做出了近似磨蹭的動作。

……真是跟貓沒有兩樣。

冰冷的目光落在Stray cat詭異的形體稍作停留,他這麼想著,逕自走到一旁櫃架上取出了一袋貓食,又重新折回Stray cat旁邊。

身子枕靠著放立盆栽的矮桌席地而坐,吉良吉影正要著手打開那袋貓飼料的外包裝,察覺到旁邊的注視感而扭過頭去,Stray cat瞧向他的眼睛骨碌碌地轉著,然後主動將大半身體靠了過來,微微抽動著頭部似乎在嗅著氣味。

吉良吉影看著它的動作愣了愣,下意識抬起自己的手舉至面前,輕吸著鼻子嗅了嗅,旋即聞到一股淡淡的清新香味,大概是剛沖過澡的關係,所以香味尚繚繞於周身沒有散去,髮絲也還殘留著幾分濕氣。

抱持著幾分無聊的好奇心態,他試著把手臂往前伸了一些,Stray cat立即湊上來貼抵在他的手指附近,吉良吉影看著他的動作,冷冷嗤笑了一聲後抽回手來,只是隨手往桌面倒上一些貓飼料就不再搭理它了。

他的替身如影隨形地待在身邊,耳旁傳來Straycat進食貓飼料的窸窣聲響,吉良吉影完全無視了那些,逕自低頭凝視著自己的雙手,他的目光就這麼專注在手指指甲上。

指甲幾公分了?二十幾……?好像有三十了?

究竟……接近他的最佳狀況沒有?

腦中思考著這些問題,男人高大的身體不禁開始微微發顫,他吞嚥了口唾液,極力壓抑著渴望回房間拿工具測量指甲長度的衝動,僅以目測得來的公分數讓他感到焦躁不安。

女人纖細脖頸的觸感,手腕整整齊齊的斷切面,被鮮紅血流浸濕的濕潤感,他遵循身體本能一生追求的那股心安泉源,全身奔流的血液彷彿再度沸騰起來,吉良吉影抬起手用牙齒啃咬著指甲,嚥著唾液緩解喉嚨間的乾渴燒灼感。

眉頭深皺而起,他已經快要忍受不住打從心底湧起的慾望,卻沒由來想起同住一陣時日的那個女人,川尻浩作的老婆,一絲奇妙的情感波動在眼底閃爍而過,下一秒又被他強烈地否決殆盡。

他怎麼可能對那女人有所感情,對……他才不是在意那女人,他在意的是現在不能夠製造任何騷動去驚動到空条承太郎,他在心底反覆說服著自己,像是要強行抹滅剛剛一剎那產生的混亂思緒。

在他徹底適應並融入川尻浩作的生活前,必須過著規規矩矩的低調日子,他──吉良吉影──是不會失敗的。

「喵嗚……」細碎的貓咪叫聲迴盪在窄小閣樓裡,激昂的情緒在時間流逝下漸漸冷靜下來,吉良吉影緩慢地別過頭去,灑在矮桌上的貓飼料不知不覺間已全數消失無蹤。

Stray cat磨蹭著葉子,就像一隻貓輕吐舌尖舔拭著前腳一般。

吉良吉影沉默地盯著它的舉動,想了想伸長手隨意揉蹭了一下它的頭部,唇角輕輕勾起轉瞬又抿平,恢復面無表情的淡漠,他起身關上窗戶便走下了小閣樓重新回到房間。

 

END。

09 May 2014
 
评论
 
热度(5)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