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白墨白】续日常

※ 许墨&白起,前后无差。

※ CWT48出的推广小册完售了来释出!上一篇其实也有小小修过,但基本上没啥变动。

※ 纯粹日常向,很日常的那种,交往设定。

※ 短短的,把想写的日常互动写完就强制结束了。

※ 久未写文,手生,人物拿捏恐OOC或自带私设,慎。

※ WORD自动繁转简,有误请见谅。

※ 顺便晒个亲友米楔画给我的萌Q封面!

 





 

哪怕是单调普通的生活,有我陪着你,两个人共度的时光平静而美好。

 

《续日常》

 

白起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浑身仍围绕着一股氤氲热气。

刚冲完热水澡的关系身子还很暖,他仅穿了条深色棉裤,上半身赤裸,带进去替换的那件T恤被随意挂在肩上,他一边朝客厅的方向移动脚步,一边用抓在手里的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

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许墨听到脚步声后便下意识抬起头,视线落在刚出浴的男人身上,白起微微侧着头擦拭发丝,随着手上的动作,凝聚在发尾末梢的水珠依序坠落,沿着肌理分明的线条慢慢下滑,最后渗入裤子的棉质布料。

瞳眸无意识地轻瞇而起,长期训练有素的警官身材保养有加,看着格外赏心悦目,许墨的目光不由自主顺着其中一滴水珠移动,从颈椎缓缓滑过肩胛骨一路蜿蜒向下,白皙肌肤上深浅不一的吻痕和指痕清晰可见,脑海禁不住跃过一些情事片段,熄灯后的黑暗看不见色彩,单纯的黑白画面反倒更忠实呈现出男人性感的模样。

无声吞咽了口唾液,许墨突然觉得喉咙有点干渴起来,不受控的生理现象让他隐隐感到焦虑。

「发什么呆?」人都走过他面前了,许墨还是捧着书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想得这么出神,白起挑起眉,平平淡淡的口吻听不出情绪。

「没什么。」修长手指缓而慢地自书缘划过,许墨抿了抿薄唇,浅浅笑了一下,「你太好看,一时间有些分神了。」

不假思索的情话,却总是难以辨别其中的真情假意分别占据几分,所幸白起从来不屑细想这些,许墨这样说,他就这么听,没往心里去多做不必要的揣测。

「你明天有讲座?」周身的热蒸气散得差不多了,白起拿掉肩上的T恤直接往身上套,没有理会男人的恭维,也无视了对方露骨的目光,他看了许墨一眼,自然而然把话题转开。

「嗯?」薄唇逸出一声单音,许墨看着白起,瞳孔稍微瞠大了一点点,表情似乎是有些意外,「明天在恋语大学确实有个讲座没错,你知道?」

白起向来没在意过他的行程,也不会探究这些,怎么突然对讲座感兴趣起来呢,是有特殊的任务需求吗?

「韩野跟我说的。」许墨独自一个人时不太笑,脸部其实没什么表情,淡漠而疏离,以至于像这样感到惊讶很明显就能看出来了,白起知道许墨在想什么,也没打算隐瞒直接说出真相。

他跟许墨两个人都没有向对方报告行踪的好习惯,顶多讲一下会不会回家而已,偶尔忙起来可能还会忘记,所以若不是韩野发短信过来,像讲座这种事情他还真不知情。

说起来自从韩野把许墨当成他男票开始后,三不五时就会发些情报过来,有时候是许墨的动向,有时候是节日提醒,甚至还有一些情人相关的活动信息,他起先觉得很烦,后来倒是渐渐感受到挺实用的。

『白哥!你男票明天在恋语大学有场讲座喔!』

『我帮白哥调查过了,许教授很抢手的,白哥你再这么不解风情下去男票会跑的!』

『白哥,要不要我传授一些约会技巧给你呀?』

想起韩野今天接二连三发过来的短信,白起不由皱起眉,那小子真的是管太多。

「原来是这样,真遗憾,还以为是你主动关心起我了。」许墨独特的嗓音搭着语气,一句玩笑话讲起来也总像真的,见白起沉默不语,他想了想接下去问,带着些许的捉弄心态,「你要来听我的讲座吗?记得白警官明天休假呢。」

……这下子没理由拒绝了。

「有空就去吧。」用公事推掉的后路被高明地拦截,其实没理由不去,可又不想顺着许墨心意答应得太爽快,白起只好故作冷淡地应了一声。

「好,我很期待。」许墨温声说着,唇角轻扬,眉眼微弯,笑意一点一点攀上眼角。

「对了,头发要快点吹干,不然会感冒的。」

「要去了。」

 

×

 

翌日。

白起醒来时,枕边的同居人已经不在了,徒留空缺的床位带着冰凉冷意,许教授不晓得什么时候就已经出门了——大概很早吧,他知道许墨不重视睡眠,甚至到了一种糟蹋的程度。

从床上坐起身,他抬手抓了抓头发,本就有几根发丝翘起来了,经过这番蹂躏后瞬间变得更加凌乱,白起睁着睡眼惺忪的眸子一脸放空地看着前方,休假少了工作的事情可以思考,没有平日的提神方法,大脑开机运作的时间好像都跟着延长。

呆坐几分钟过后,整个人也算清醒得差不多了,白起伸手拿过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查看才发现许墨稍早有给他发了条短信,内容挺简短,只有关于讲座的时间跟地点,带着浓烈的提醒兼暗示意图,迫使他不得不想起昨晚答应的事。

『好,我很期待。』

白起没由来想起许墨说这句话的神情,温润的声音透着一丝笑意,像是清澈水流里缱绻着浓情蜜意,期盼的目光看向自己,难得有点孩子气的模样。

啊啊,真麻烦。

他这么想着,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些许弧度,连带的整个表情都变得柔和,白起最后随手编辑了条『知道了』的短信回传,这才终于舍得下床梳洗。

 

许墨的讲座是午后开始,于是白起也不急着出门,在家里打发掉一个上午的时间,掐着点才慢悠悠使用超能力操控风场起飞朝目的地出发。

恋语大学他来过很多次了,称不上特别熟悉,但对校内的地图总归是不陌生,毫不费劲就找到了举行讲座的地点。

他到的时候已经接近讲座开始的时间,偌大的阶梯教室内密密麻麻挤满了人,白起皱了皱眉,一瞬间产生干脆走人的念头,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不晓得是不是猜中了他的这点小心思,许墨出现的时机非常巧合,自后方传来的声音染上了轻快笑意。

「白警官,你应该不会临阵脱逃吧?」

「没有。」白起转过身,隔着镜片对上许墨那双满是戏谑的眼神,他干咳一声,语速不快也不慢地低声说着,「答应你了,我会听到最后的。」

「谢谢白警官抽空捧场,希望我的演讲能让你满意,另外,其实……」许墨从他身边走过时,最后那句话刻意倾身附到他耳边低喃,随着薄唇张张阖阖,温暖的气息直接喷洒上耳朵,有点热、有点痒,「你愿意来听,我很高兴。」

「……」白起没机会说点什么回复,许墨的出现已经掀起一阵狂热,要不是他的听力不错,学生们难掩亢奋的欢呼声浪几乎要湮灭掉那一句低语,跟在对方身后慢慢走进教室,他左右张望,勉强在墙角寻觅到一个视野不怎么好的空位入座。

许墨很快就走上了讲台,在他站上去的同时,底下的学生们不约而同全噤了声,原本充斥在阶梯教室内的嘈杂人声顿时一扫而空,绝对的安静,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在等待着主讲人讲话打破沉默。

「同学们,这次我们要讲的是……」

许墨站在那里,嘴角轻扬,眼角眉梢似是含着无尽笑意,他开口说话,简单打了声招呼便切入正题,丝毫不拖泥带水浪费在无谓的话题,从视觉到声音,他的举手投足都是一种致命诱惑,诱使人们不自觉去注视、去聆听——这是许墨的主场,整个讲台都是他表演的舞台。

背部向后靠着椅背,双手环着胸,白起抬眸看向讲台,这不是许墨的第一次个人演讲,然而却是他第一次来听对方的讲座,他的视线胶着在讲台上的那个人身上,完全移不开目光。

讲座探讨的主题非常学术,又不是白起主学的领域,在这之前他压根半点兴趣都没有,但许墨却有办法把那些艰涩难懂的理论讲得浅显易懂,枯燥乏味的东西让他讲起来都变得幽默风趣,他不知不觉间也认真听了下去。

白起看着在前方侃侃而谈的男人,阳光自窗口流泻进来打亮许墨的侧脸,神情专注,时而勾唇微笑,时而蹙眉纠结,他不由就想起对方做研究的模样,还有窝在家里看书的身影。

现实的景象和回忆的画面相互迭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少了算计,没有外务干扰亦不必伪装,不是温文儒雅的完美形象,也不是完全的冷漠疏离,像这样单纯自然而然流露出情感的样子,也许才是许墨最真实的面貌。

 

「今天的讲座到这里结束,很高兴我们共渡了一场愉快的约会。」

为时两小时左右的讲座很快就结束了,许墨在最后的收尾低声说着,左手微抬,他拿在手里记录着科研纪录的那张纸就这么凑近脸庞,有意无意地挡住了嘴巴。

许墨的目光悄悄落到了角落,正巧和白起抬起的视线对上,以至于这一席话明明是对着整场的学生说的,却彷佛是变相说给他一个人听的情话似的。

白起白了讲台上的男人一眼,抬手摸着脖颈移开目光,坐在最内侧的他并不急着离开,索性拿出手机刷起微博来,许墨瞧见了倒也不气,只是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几分,流露出来的神情也连带变得无比温柔。

许墨在恋语大学里似乎颇有名气,讲座结束后,一票学生围上前向许教授请教问题,然而究竟是搭讪成分居多,还是真的求知欲旺盛就不得而知了,听见交谈声的白起在这段期间曾抬头看了一次,见被围住的男人一脸温和,微笑着一一解答女孩子们提出来的问题,绅士风度十足,看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落幕,他便放弃能够早早离开的念头,低头继续摆弄手机。

直到下个钟声响起,许墨才好言好语将最后一批女学生哄回去上课,目送几个女孩魂不守舍地移动脚步离开,逐渐远去的身影终于完全消失在视野之内,他瞬间收起噙在嘴边的笑意,然后转身朝还留在阶梯教室里的那个人走去。

「你好了?」听力方面向来敏锐,单凭脚步声变化便判定出粗略位置,白起等到许墨走近自己时缓缓抬起头来。

「嗯。」许墨颔首应了声单音,垂眸盯着白起拿在手里的手机,他想了想突然问,「你留下来没有走是为了等我,是吗?」

「是又怎样?」白起挑眉。

「如果是的话,我会觉得心情很好。」许墨顿了顿,唇角勾起若有若无的暧昧微笑,又接着说,「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在等我约你走了。」

「……」原本想要改口的白起噎了一下,这时候再讲什么都显得有些欲盖弥彰,他干脆保持沉默不语。

没有继续言语方面的撩拨,许墨仅以眼神询问白起走不走,白起也没啰嗦,把手机收进口袋后就站起身来,两个人一起离开了阶梯教室。

「白警官,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并肩走在廊道上,许墨忽然随口问了句。

「嗯。」

「你认为刚才的讲座怎么样?」

「哪方面的心得?」

「嗯?」许墨先是小小疑惑了一下,旋即意会过来白起指的是什么意思,便浅浅笑了笑,「我的学生们比较活泼热情一点。」

白起微挑起眉看向许墨,对于这种睁眼说瞎话粉饰太平的行为感到不予置评,其实压根不计较这种事,他问完就自讨没趣地略过这话题,直接兜回正题,「讲座挺好的,很受用。」

「谢谢,你没不喜欢就好。」

被许墨用一种似笑非笑的戏谑表情盯着,白起拧了拧眉,终究是没有发难。

两个大男人在校园里走动的光景其实随处可见,但当走在身旁的人是许墨教授,一切又不太一样了,在走回许墨办公室的路上,白起明显可以感受到被注视的感觉,有些好奇,有些猜疑,甚至还有些带了点……怨怼,充满各种不同情绪的目光。

「讨厌被看吗?」许是留意到他的分神,许墨关心了一句。

「还好,习惯了。」耸耸肩膀,身为学生时期被议论纷纷的对象,周遭投射来的异样眼光从没少过,白起本身倒是不怎么介意这些。

「可我倒是有些不习惯了,真想让她们收回视线……」许墨侧过头,眼神直勾勾盯着白起的脸,「你是我的,只有我能看着你。」

「看不出来许教授的独占欲这么强。」白起有些意外地挑起眉,觉得许墨实在是多虑了,这群女孩的目光多半是冲着他来的,根本不是在看自己。

「也不见得,要看对象,而我在你身上看见了恨不得一个人独占的价值。」

「你可真会说话。」

许墨分分钟都能把对话扭转成为情话,白起懒得跟他继续贫嘴,冷淡的话语强制终结掉气氛里的暧昧,然而悄悄扬起细微弧度的嘴角,却还是出卖了他此时此刻的好心情。

 

回到办公室后,两个人独处时许墨脱掉了白外套,就穿着单一件黑衬衫,少了白袍遮掩看起来更显精瘦,白起百无聊赖地从桌上拿起一本书,便听见边上传来对方的声音。

「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拿回家看。」许墨抬手扯松了领带,瞥见白起抓在手上翻看的小说,不由随口说了一句。

白起颔首表示知道了,目光匆匆扫过书籍封面一眼,淡然的眸色不见半点兴奋之情,显然是对于静态的阅读活动没有多大兴致,「改天再说吧。」

喉头颤动轻哼了声单音,许墨没有为难白起去读不感兴趣的书,他一边取下脸上的眼镜收进眼镜盒,一边提出了临时起意的邀约,「晚上还有空看电影吗?」

「你在约我?」白起把视线投往许墨的方向,对方此时没系领带,最上面那颗钮扣也解了开来,敞开的领口隐隐露出底下的锁骨,他盯着看了一会,忍不住想幸好前些天留下的印子早已淡得看不清了。

「是啊,想和你一起……体验更多的事情呢。」嘴唇微微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许墨眸光含笑盯着白起,温和的嗓音回荡在空气中,缓而慢一字一字清晰地诉说着温柔请求。

夕阳余晖自玻璃窗流泻进来,晕染开一片火红的色调,男人那双眼眸笼罩在光里,明亮盖过了原本的色泽,彷佛添增了一丝魔性的味道。

「……」白起直勾勾地回望着许墨,他看见对方的眼里映出了自己的倒影。

「白警官?」

尾音微扬,软绵绵的一声低吟,许墨似笑非笑的声音飘进耳里,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挠过一样有点痒,白起吞咽了口唾液,口干舌燥的感觉不知从何而起,环绕在周身的风似乎也蠢蠢欲动起来。

想吻许墨的欲望在叫嚣,而他也真的倾身向前吻住许墨,薄唇相抵磨蹭,垂眸近距离盯着许墨笑瞇瞇的神情,舌头自微微张开的唇缝挤了进去。

一吻方尽,白起松开了抓住许墨肩膀的手,他稍稍往后退开,禁不住对方那充满调笑意味的眼神攻击,他不自觉抬手按着脖颈,把脸转向旁边移开了目光,「嗯,看电影挺好的。」

他把自己接下来的时光都赔给了对方,他们要一起做许多事情,一起游玩不曾游玩过的景点,一起体会不曾体会过的感受,一起谱写彼此未来的乐章,一起记录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日常生活。

 

 

 

——END。

05 Mar 2018
 
评论(1)
 
热度(55)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