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白快白】无题

白马探&黑羽快斗,前后无差。

短随笔,前阵子写给朋友的生日贺文。

第一次写柯南同人抓不到感觉……大概非常OOC又不知所云,大,我试着努力过了,您喜欢的CP宝宝驾驭不来(哭)

 

 

 

 

 

白鸽群起飞舞,在低垂的夜幕画出一道道鲜明色彩。

白马探抬起头,就看见站在对面高楼的怪盗基德一跃而下,身子坠落几秒后,装在背后的滑翔翼平展开来,猛然拔高飞行的高度,然后朝他所在的方向缓缓前行。

皎洁月光映亮了怪盗基德的脸,即使隔了一段距离,那张面容依然清晰可见,眼波流转着笑意,嘴角微微勾起,笑容张扬而猖狂,带着他一贯的自信与得意。

……?

皱了皱眉头,白马探不解怪盗基德的意图为何,或许更正确一点的说法——他不懂黑羽快斗的意图,小偷明目张胆地朝侦探飞来的行为,除了挑衅他实在想不到第二种合理的解释了。

「你是特地飞过来让我逮捕的吗。」看着降落在自己前方不远处的怪盗基德,白马探张了张嘴,不动声色地盯着一身白的对方。

这高傲的态度真是一如往常的讨厌啊。

怪盗基德忍不住想,却不甚在意白马探的不解风情,他从容不迫地笑了笑,「侦探先生,预告函上不是这么说的吧?」

「不然?」

「我依约来窃取……」伸出双手在半空打了个响指,变戏法一样凭空冒出了一朵又一朵的玫瑰,混杂着不晓得什么时候射出的扑克牌在空中飘荡,怪盗基德往前走了几步,最后停在白马探身前,玫瑰花瓣和扑克牌在周身缓缓飘落,他倾身向前,对方目光执拗地盯着他不闪也不躲。

怪盗基德后半段的话语被亲吻消了音,他抬起手,夹在指间的那张扑克牌正好挡在他和白马探的唇瓣之间。

瞳眸瞠大些许,白马探纵然感到惊讶却没有回避,抑或是太突然了根本来不及反应,隔着扑克牌的关系,这个吻一点理想的心动感觉都没有,贴在薄唇上的触感冰凉而生硬。

怪盗基德松开了手,阻隔在他们之间的那张扑克牌缓慢滑落,终究是啪地一声落到了地面,两个人的唇靠得很近,几乎快贴合在一起,然而终究只是几乎,白马探没有动,仅仅只是挑起眉,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困惑,「这也是魔术的一环?」

「嗯?」怪盗基德微微瞪大眸子,语气里难掩惊讶,那种『哎呀、你怎么会拿这低阶问题问我呢』的态度表露无遗,「找寻事件蛛丝马迹的线索,靠着推理证实真相不是侦探的强项吗?」

 

白马探没有说话,也没有机会说话了,冷不防传来下坠的失重感让他有些难受,眼前的画面开始变得模糊,最后怪盗基德的身影一点一点支离破碎。

他猛地睁开眼来,一抹纯洁无瑕的白侵入瞳孔,彷佛方才那场梦境的延续。

只是白马探很清楚这次是真的现实了。

「……?」拉起的窗帘挡掉大部分阳光,仅剩微弱的光源映射进来,在房间制造出温暖的昏黄色调,刚惊醒的白马探少了平时的精明形象,他有点错愕地看着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怪盗基德。

「你起床了啊,侦探先生!」盘腿坐在床尾,饶富兴致地观察着眼前男人一脸茫然的呆样,怪盗基德挥了挥手,咧开嘴角笑得无比灿烂,「警觉性这么低可不太行唷?」

「你怎么进来的?」拧起眉,白马探盯着怪盗基德不放。

「有点职业道德好吗?」怪盗基德竖起食指在面前缓缓摇了摇,「魔术师是不会主动泄漏魔术戏法的。」

「你是小偷……算了,等等再说,我先洗个脸。」昨晚在天台上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印象深刻到连作梦都梦到一模一样的场景,白马探抬手按了按脸,浓烈的疲惫感并未散去,他贸然打断了和怪盗基德的对话,没理会对方的反应,径自下床走进浴室间。

白马探梳洗完毕出来时,那名不速之客依然待在他的房间没走,甚至不客气地擅自翻动他的物品,丝毫没有要隐藏的意思,正大光明把玩着他手边的东西。

「怪盗基德,你到底要做什么?」眉心紧紧蹙拧,白马探伸手抢过被对方拿在手上转的帽子,冷着脸问了一句。

「我来索取昨晚未能听见的答复。」瞥了眼被抢回去的福尔摩斯帽,怪盗基德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你看起来胸有成竹。」瞬间明白过来怪盗基德的目的,白马探挑起眉,对方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让他感到焦虑。

「那是当然的,我怪盗基德想要得手的东西势必万无一失。」怪盗基德一边说,一边随手变着一些小魔术,趁机观察白马探的表情,那张脸带着非常明显的疲倦和困意,他在学校看过几次,每当白马探险些迟到掐着时间点上学的时候都是这副状态,估计是又熬夜调查案件资料了吧。

其实我紧张得要死了好吗?

怪盗基德——或者说是黑羽快斗,此时正努力靠着转移注意力来减缓紧张感,他在内心默默嘟哝吐槽一句,表面还是维持那张扑克脸,那是他父亲教他的诀窍,不管手上的牌怎么样,都不能透漏出任何情绪让对方察觉。

「根据我的推理……」怪盗基德发预告函给他的行为代表什么,白马探想来想去,感觉起来除了挑衅还是挑衅,经过整夜的反复推敲和分析,加上网络搜寻相关经验,他总算得出了挑衅以外的可能性,虽然那个答案荒谬到不行。

听见白马探一贯冷淡沉稳的声音在房里响起,怪盗基德悄悄吞咽了口唾液,手里抓着刚刚无聊变出来的小玩具,他再次抬起视线,这才注意到男人停在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白马探后面的推理内容他没能听清楚,就先被对方弯身凑近的脸给吓懵了。

靠这么近干嘛啊这是?

然后……然后他就被吻住了。

白马探近距离直视怪盗基德,他心里其实没个底,这样的情感之于他早已超脱了理智能判断的范围了。

这一次的亲吻没有扑克牌阻挡,贴上薄唇的触感柔软而真实,他想,如果这也是魔术的一环,那么这个魔术可能挺成功的。

 

 

END。


02 Mar 2018
 
评论
 
热度(33)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