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白墨白】日常

※ 许墨&白起,前后无差。

※ 纯粹日常向,很日常的那种,交往设定。

※ 试写随笔,短短的,把想写的日常互动写完就强制结束了。

※ 久未写文,手生,人物拿捏恐OOC或自带私设,慎。

※ WORD自动繁转简,有误请见谅。

 

 


在这极其平凡的日子里,有你陪着我,于是一切变得那么独特而难忘。

 

《日常》

 

独自站在教学楼的最高楼层,许墨伸手轻攀在身前的栏杆上,漫不经心瞧着在下方走动的学生人潮。

从高处眺望出去的视野格外清晰,光线明朗、视线开阔,美中不足的恐怕是夏末艳阳间接带来的烧灼热意,许墨忍不住想。

他的兴趣是观察人类。

年龄、国籍、身分、性别不拘,形形色色的人穿梭于社会街头,或许都可能成为他研究的对象,同样一件事情,不同性格的人遇到后会显露的反应不同,进而引发的后续效应也截然不同,这是为什么呢?探索起来很有意思不是吗。

观察者亦会沦为被观察的对象,长年下来,许墨已经很习惯各种流连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总能清楚揣测出对方大概怀抱着什么样的心思来拜访他,多半都带有一些利益输送关系的目的,会用着怎样的眼神在注视他,擅自怀抱多余的期待与想象,又擅自黯然心碎幻灭失望……等等,自他有意识而为之的研究开始至今,唯独那个人投射过来的视线让他无从解读,许是他的眼神太过清澈,白得像一道明亮的光,以至于他无从推敲出更多的信息——只知道对方与自己不同,那个类型的人向来表里如一的坦荡。

彷佛是要回应许墨这神游走的思绪,晴空万里的却突然起风了,一阵细细微风飘过扫去闷热,许墨下意识抬眸往高空看去,就见男人的身影停滞在可以俯瞰整个校园的空中,白起正不紧不慢地环视四周搜寻着什么,直到眼角余光不经意瞥见他时才猛然停顿住视线。

两个人的目光终于相互对上,许墨唇角轻扬勾起浅浅笑意,他朝白起招了招手,后者似乎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是,许墨其实不太肯定,毕竟距离隔得实在太远,他的视线看不清楚那么细微末节的变化,但他的直觉是这么认为的。

白起缓缓朝许墨的方向飞去,许墨全程含笑盯着对方,显然不把自己的注视当一回事,白起在他面前降落后仅是挑了挑眉,口吻带了几分疑惑,「找我?」

「没事,只是打个招呼。」许墨淡淡回答着白起,同时也反丢一个问题过去,「你呢,怎么会来?」

有点明知故问的意味,白起会出现在这里自然不可能是找他,十之八九都是为了公事。

「嗯,有点事要查。」懒得计较许墨明明没事却还打断他执行公务的行径,白起原本看着底下来来往往走动的学生,脑中甚至不合时宜闪过自己也曾经青春的校园生活,直到听到询问才随口应了一声,然后将视线重新投回许墨身上,盯着对方温文儒雅的气质笑脸,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只有我跟你在,没必要伪装吧?」

好像被嫌弃了啊?

许墨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头一次觉得有些无辜。

他对自己的长相满有自信的,偏偏在白起面前这张脸一点也不受用,甚至可以说反而有点累赘。

直视着说话者,态度诚恳,浅而适度的微笑,眼神放柔和几分,嘴角的笑意再稍微调升些许,早些年透过书籍学习人际方面的应对,探讨数据统计出的结论,他推敲模拟出一套最容易让普遍大众乐意接受的神情,大多数的人都会为此心生好感,练习久了不知不觉就戴起这张面具,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就是多了一项方便的利器罢了。

只是从最初的相识开始,白起好像就对他这笑脸非常不以为然,没有好感却也不是反感,仅是单纯的完全没有感觉一样,即便他们已经过了针锋相对的时期,现在暂时处于和平共处的阶段,白起还是不改初衷就是看不惯他的笑脸。

「看不到不代表绝对没有其它存在,这道理你也很清楚不是吗?」许墨不愠不火,笑笑地把话题带了开来,他眨了眨眼睛,流转在瞳眸里的笑意尽是暧昧,「更何况……我本来就是喜欢看着你笑。」

不论白起那句话隐含的意思是什么都不重要,许墨知道自己这句话不是逢场作戏,他刚刚在白起面前是真心想笑,所以不自觉就这么笑出来了,只是没想到被误会成职业性笑容。

「啧。」熏风轻拂过颊边,吹动着许墨的头发微微飘晃,光线映亮那张脸,加深了五官神情流露出的韵味,再搭着隐含笑意的好听声线,白起不得不承认原来杀伤力还是有那么一点的,不是很懂男人怎么能如此自带撩气场,简直像是会行走的人间凶器,他低啐一声把脸别了开来,决定提早结束这段毫无重点可言的交谈,「不多说了,我还要忙。」

「等等。」眼见白起当真说完就打算直接飞走,许墨只好赶紧开口挽留。

「嗯?」闻声白起的动作顿了顿,维持浮在半空的姿势旋过身看向说话的人。

「你今天也在局里过夜吗?」

「不用,等等解决掉任务后回局里一趟就可以走了。」白起本能回答完毕,才露出有些不解的表情,「怎么了吗?」

「下班打给我,我过去接你。」薄唇张张阖阖,许墨的语速始终不快也不慢,他的声音像是裹着一层糖浆带有蛊惑作用般,「一起吃顿晚餐?」

「……」白起微瞇起瞳眸,思量了几秒到底还是允诺了对方的晚餐邀约,「行。」

 

×

 

白起真正忙完工作走出警局时已经傍晚时分,夕阳最后的一点余晖也隐没天际,幽黑夜色正悄然无声地晕染开来,在天空帷幕泼上层层迭迭的浅淡墨迹。

他打电话给那个扬言要来接他下班的男人时,对方并没有接通,而是过了几分钟才回拨,他听见许墨用略带歉意的声音说他研究所的事情刚忙完,现在开车过来要再等一会,白起听着不由就有点想笑,工作至上,这有什么好抱歉的?

但他没多说什么,仅仅应了声单音,有些潜台词真说出口未免显得矫情,两个人在这之后又简短讲了几句,约好碰面地点就挂断通话毫不拖泥带水。

『等我。』

放下手机时,许墨那渲染笑意的嗓音依稀还在耳边缭绕,缱绻温柔的毒性透过声音一点一点侵入骨里,白起抬手揉了揉耳朵,移动脚步走到附近不算起眼的位置,随便挑了面墙便靠着滑起手机。

用手机在网上爬了几篇新闻打发时间,又打开通讯软件选择性回了几则讯息,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不直接骑车过去了,实在闲得发慌,白起最后索性往朋友圈发了条动态,心想许墨在开车估计也不会那么快看到。

他发的动态没附任何照片,就一句『等某人出现,最好不要太慢。』,简洁利落,却充满无限的想象空间。

韩野是第一个蹦出来响应的,简直像是守着手机不停刷新在等新动态的感觉,在他发出去没几秒后就在底下留言回复『谁!谁敢让我白哥等!』,白起哼笑了一声,压根没回韩野的念头,转手便把手机扔进口袋。

 

幸好那个某人开车技术不错,确实没有让他等太久。

眼熟的车型出现在视野范围内,许墨放慢车速将车停靠在路边,白起朝那辆车走了过去,自发性地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上车,才刚想要拉安全带,驾驶座上的许墨倒是更快出手,俯身过来帮他系好安全带。

「谢……」白起张了张嘴,道谢才刚发出个音,就被身子还没完全退开的许墨凑过来蹭了一个吻,挡掉余下未尽的话语。

「不客气,谢礼我就收下了。」许墨慢条斯理地退回去驾驶座,舔舔嘴角笑了笑,神情一贯的和颜悦色,好像这样的发展很稀松平常。

柔软的触感稍纵即逝,薄唇贴合的时间很短暂,以至于没什么真实感,更没有任何余温残留,白起用手挡住了嘴,凶恶地瞪了许墨一眼,「快开车。」

「好的,白警官。」

两个人在车上没有过多交流,沉默好似成了他们之间绝佳的沟通语言,期间许墨放了歌来听,抒情柔和的音乐声自音响流泻而出,打散原本弥漫在车内的寂静,白起侧头看着窗外,街道景致随着逐渐加快的车速慢慢倒退。

他没有过问许墨要开往哪里,关于吃的方面,他向来没有那么多坚持,既然是男人提起的邀约,餐厅自然而然就是对方该烦恼的问题。

冷气风徐徐吹来捎落凉意,舒适宜人的温度催化了困意,可能是这阵子通宵加班比较频繁,几乎没啥机会好好睡上一觉的关系,短短的车程里,白起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了。

白起坐车时本来就不爱说话,许墨直到将车子停妥后,发现副驾驶座上的男人依然毫无动静,转头看才发觉对方原来已经睡着了。

许墨含笑盯着白起的侧面睡颜,几缕发丝滑落遮挡住部分脸庞,睫毛微微颤动,呼吸声规律而平稳,耳上的一点星芒在夜色里闪烁格外璀璨。

嗯……这时候应该用可爱来形容吗?

许墨想,伸出手打算叫醒白起,浅眠的男人警觉性很高,在他指尖即将触碰到脸颊时,提前一步抬手捉住他的手,降到冰点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

「别紧张,」许墨淡淡开口,轻而易举冲淡了一触即发的场面,「是我。」

「抱歉……本能反应。」白起僵了僵,很快反应过来什么情形,他有点不自在地启唇道歉。

方才身体下意识就进行防卫,握住对方的手劲自然不会太轻,白起连忙松开许墨的手,皱眉揉着自己隐隐生疼的头,「我睡着了?」

「没事。」许墨抽回了自己的手,看也没看一眼留在腕处的那圈深红指印,他只是冲着刚睡醒的白起笑了一下,「虽然舍不得吵醒你,但餐厅到了,我们还是先吃饱再回家补眠,好吗?」

白起无言地点了点头,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跟在许墨身后缓步走进餐厅。

 

许墨似乎是这里的常客,和上前接待的服务生交谈起来有说有笑,白起没有细听他们聊了什么,只是心不在焉放任视线在餐厅逡巡一圈,然后在服务生带领下走到偏僻的桌位入座。

「觉得这里怎么样?」

「挺好的啊。」服务生掉头走没多久,白起就听见许墨这样问,刚刚睡着过的关系,他还是有些睡眼惺忪,精神也没平时那么集中,就是随口应了声。

「嗯,你喜欢就好。」许墨露出微笑,绅士感十足。

白起看了许墨一眼,无心欣赏,对于对方擅自将自己的不排斥与喜欢画上等号,他也只是蹙了蹙眉,没有开口纠正的意思。

接下来许墨似乎是接到了什么公事联系,讲完电话后突然一脸认真地盯着手机,看样子是在回复讯息,白起识相地没出声打扰对方做正事,默默端起水杯啜了一口水解渴,然后就放空思绪看着玻璃窗外。

他发了一小会的呆,等到睡意退尽大脑比较清醒后,这才收回视线,而此时许墨仍然在捣鼓手机,看也没看他一眼。

还在忙?

白起挑了挑眉,有些疑惑却没怎么放在心上,也低头滑起自己的手机。

他慢悠悠点开了朋友圈,最新跳出来的动态是许墨发的,发文时间在几秒钟之前而已,内容就是简单的句子,还附了张照片。

『生活怎么过不重要,重要的是和什么人一起过。』

简短的文字倒映在瞳眸,然后他往下移动视线看清楚那张照片,上面是自己的侧脸,夜色环绕下色调偏昏暗,唯独耳环的黑芒闪着浅浅微光特别明亮……看样子是刚刚在车上不小心睡着时被许墨偷拍的。

白起拧起眉,脸上神情简直露骨地表达出『你有事吗』的嫌恶,他人就坐在对面而已,还发什么朋友圈啊。

他是这么想,却还是管不住手在底下回了『……』,然后对面的男人手速挺快,又接着回复他的留言。

『我所想象的未来里,有你陪我。』

总觉得被抓握在手里的手机熨烫了掌心,白起猛地抬起头,就撞见许墨似笑非笑地瞅着他,像是在询问并等待他的回答,他顿了顿,很偷懒地挑捡了接在他们后面的那则留言回复,「李泽言说你无聊,我感同身受。」

明显的答非所问,许墨耸耸肩膀,似乎也不太在乎白起是怎么回答的,他伸出手,漂亮而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搁在桌面已久的菜单,笑笑地询问对方,「先点餐如何,你想吃什么?」

白起这时才想起要把注意力放到菜单,他粗略翻了翻,没怎么纠结就决定好了,倒是对面的男人好像还在犹豫,眼眸低垂,神情专注地一一看着菜单上的料理名称。

盯着许墨敛起笑容后偏向冷淡的脸,白起别开视线,忍不住低声嘀咕,语气带了些许的困扰与疑惑,「现在不就是这样了吗?」

现在的日子里,有你、有我。

「白警官,」许墨愣了愣,翻阅菜单的动作随之打住,他抬眸看向白起,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照映的错觉,那张冷峻的脸此时好像有点微红,于是他心情颇好地勾起了唇,「我可以把这当作是你的告白吗?」

「随便你。」白起丢下了这句话充当答复,语气稍嫌冷硬,而后却好似被对面男人的情绪所感染,他也不自觉地弯动嘴角,不分明的浅笑出现在那张冷淡面容上,透露出一丝沉稳的温柔。

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在我们身处的现实里,有我陪你。白起心想,不仅仅只是情话,这个诺言他会谨记在心守一辈子。

 

 

 

——END。

28 Jan 2018
 
评论(4)
 
热度(90)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