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王乔/乔王】《最想听见的称赞,从你口中──》

× 无药可救地开了脑洞,无药可救地摸了随笔,因为是随笔凌乱注意。

× 再来要闭关到明年七月,虽然中途会短暂放个风,虽然万一不小心开了脑洞忍不住还是会浮出来……

× 少许捏有,建议看完1726章再看啰,不好意思> <

× 写完了才看见最新章……可能有点大出入,呃、情绪气氛上(?)

× 照惯例,脑洞妄想、私设、BUG、OOC、结尾草率,诸多问题注意。

× 啊、对了,不好意思是直接用WORD繁转简的,有错字请见谅。

× 前后区分有障碍,自己本身是无差别的类型,只好两个TAG都标了,大家自由心证呗。

× 以上皆OK的话再往下看啰,感谢合作!



【王乔/乔王】《最想听见的称赞,从你口中──》

 

双手攒着杯子,修长手指前端轻轻交迭在一块,澄澈的液体沿着杯身小幅度滑动,在表面兴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映入瞳眸隐约泛上浅浅的明亮波光。

四周到处弥漫着欢声雷动的气氛,传入耳里的嘈杂声浪充满笑意,乔一帆抬眸望向视线所及的景象,大伙儿分立成许多小团体,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

在兴头上的魏琛前辈喝了点酒后搭着方锐前辈的肩,两个人交头接耳偷偷摸摸的,好像又在策划些什么;苏沐澄前辈走向了缩在角落特别沉默的莫凡,后者抬头看了她一眼,默默地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个位置,对方面带微笑地坐下来,拆开拿在手上的一包瓜子两个人分食。

不晓得那包瓜子怎么弄来的呢?

目光不由顿了几秒,乔一帆有点纳闷地想着。

陈果亲昵地拉着自己的好姊妹唐柔聊天,给对方说起相遇至今的种种,时而咧嘴大笑、时而感伤眼角泛泪,却又在叶修冷不防插进来的嘲讽话语中破涕为笑,又恼怒又好笑地追过去打人;叶修前辈则被月中眠等人及兴欣公会的几个核心人员团团围住,他记得那些人是前辈最早在十区认识的朋友。

伍晨和关榕飞的话题绕在荣耀上,安文逸死盯着抓在手里的小手冰凉账号卡,双手不受控制地隐隐有些颤抖,似乎还没完全缓过劲来,沉浸在团体赛中感受到的氛围,至于罗辑自然是被包荣兴拐着到处吃吃喝喝,一个明显欢脱得不得了,另一个被拖着走的就有点无奈,却又在有些时候想到了什么似的忍不住傻傻笑了起来。

冠军。

冠军,原来不是空想、原来不是口号,他们真的做到了,大神带领他们一路走来,现在兴欣是冠军了!

乔一帆弯起嘴角情不自禁绽出一抹微笑,而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般,他微微怔了一瞬。

说起来,自己还没有联系那个人,尽管对方已经早知道了这个消息,但他还是想要亲口告诉他一声。

小心翼翼地摸索出收好的戒指,目光就这么停格在那枚冠军戒指上,灯光照熠下折射入眼底的银辉璀璨而辉煌。

拿到冠军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这是他们一起赢得的荣耀,他的荣耀。

严谨慎重地收好了那枚冠军戒指,乔一帆低头抿了一口饮料,随手将杯子搁到桌上,他们一行人在赛后就先找了间餐馆大吃一顿庆祝,然后又浩浩荡荡晃到下一个场所续摊,他往后仰枕靠着沙发椅背,伸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瞥了一眼屏幕上面显示的时间。

是有一些晚了,但这个时间他应该还没睡吧。

他想着,手指熟练地输入讯息,没几秒就将打好的短信给发了出去。

乔一帆并没有马上放下手机,于是当握在掌心里的机体震动起来时,他第一时间就察觉了,反射性垂眸扫看,是对方回传过来的讯息,许是手机就放在一旁而已,所以回复的速度特别快。

『前辈,你睡了吗?』

『没有。』

确定了王杰希没有在睡觉不会吵到他,乔一帆稍稍舒心下来,他抬头看了看闹得欢腾的一群人,开始有人在抢麦唱歌了,而他一个人坐在稍嫌偏远的地带,抓着手机和远在一方的交往对象传短信。

有混比较熟的偶尔会过来聊上几句,乔一帆泰然自若地笑着应对,目送对方的身影跑开后去揽其它人聊天,他才拿起手机继续编写被打断来不及输入好的内容。

寻常到不行的对话,乔一帆分享了这边有趣的景象过去,两个人一来一往互传了几封,只是这回他还没回复,分分钟的时间里手机又跳出了一则讯息。

想着可能是对方上一封漏打了什么补传过来的,乔一帆没多在意地点开来,跃入眼底的文字让他眨了眨眼睛,发自内心扬起一抹愉悦的笑容。

『对了,恭喜。』

省略了很多关键词语,平静而简短的祝贺,就跟对方在比赛前夕说的那声『加油,好好打。』一样,干净利落却是直指心脏的强心剂。

单手紧紧揣着手机,他一遍又一遍反复看着同一行字,漾在嘴角的笑意不自觉又加深了几许,乔一帆扭头朝身旁的莫凡说了一声,也不等人反应过来,抓了手机就往外头走了出去。

带上门扉阻隔了里面的喧闹声响,他按了一组号码拨通出去,手机一端的男人没多久就接听起来,他用混着兴奋和紧张的嗓音压抑地轻唤一声前辈。

『不是在庆祝吗,怎么打过来了?』听辨不出来掺染了什么鲜明的情绪,王杰希只是很稀松平常地问道。

「嗯,大家还在庆祝,我走到外面讲电话的。」乔一帆下意识解释,背部靠上身后的墙壁,心里明明充斥着很多想说的话在打转,激动的情感在沸腾翻动,最后脱口而出的却是简单不过的两个字。

「谢谢。」他说。

谢谢你的加油,谢谢你的祝贺,我很开心。

『你表现得很出色。』唐突的道谢没有让男人愣上太久,王杰希接着说,自然而然的语气和态度,乔一帆不知怎么地,忽然就有那么一点热泪盈眶的感觉。

他抬起手指揩了揩眼角,微微湿润的水气沾染上指尖,稍纵即逝就像错觉。

那曾经是他最想要听见的称赞,来自队长的称赞,尽管他离开了微草两年,现在的身分是兴欣的选手,对方已经不再是他的队长了,突然收到王杰希这样一句话,他还是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丢人。

最后一场团体赛,在吴启前辈操控残忍静默完成那一记刺杀,他莫名其妙地想起来一些被淡忘、被放逐在时间洪荒里的记忆。

『刺客是暗杀者,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暗杀者才是最可怕的,容易让人无意间就放松戒备。不受关注的普通,这是很难得的暗杀天赋。』

那个时候,王杰希将刺客账号交到自己手上,以队长身分告诉自己的一席话。

他对所有队员都是持着相同的态度,期许对方做到最好的、成为更好的职业选手,只是当时的自己始终没有悟出当一个暗杀者的精髓,一直以来确实是他自己表现得不够出色,所以大家眼里看中的总是他的好友,总是能操纵木恩绽放光采的高英杰。

在赛场上的时候他没有因此动摇,下场后的他更不可能被羁绊在过去,不是遗憾、不是后悔,他只有满满的庆幸与满足。

满足于现状的一切,庆幸自己遇见了大神,庆幸自己当时做出了那样的选择,庆幸自己能够得心应手地驾驭阵鬼,操纵一寸灰赢得了喝彩,庆幸……庆幸这样的自己终于不会再让王杰希失望。

『一帆?』

「啊……我在。」大概是他停顿了太久没有出声,王杰希有些迟疑地叫唤一声,乔一帆连忙端正心神,调整思绪重新跟对方说话。

「前辈,我能去找你吗?」两个人又聊了几句,乔一帆在结束通话前压低嗓音问了一句,尽管正式交往了一段时间,他还是习惯这么叫王杰希,对方似乎对此也不介意。

手机一方的男人沉默了半晌,最后到底是报出了饭店的名字跟地址。

 

×

 

没有折回去包厢里面向众人打招呼,从王杰希那边要到饭店位置,乔一帆就直接离开到外面打了车,全身的家当就是钱包、手机还有今天赢得的冠军戒指。

虽然溜出来时有向莫凡提过一声,乔一帆还是不太放心,搭上车后又发了条短信给陈果老板娘报备,他说他出来透透气顺道去找个朋友,会赶在明天的班机前回去。

在车上想了这些年来的种种,乔一帆其实不晓得等等见到王杰希要说什么好,只是觉得这样的一个日子,他想见见男朋友,他想见见他的前辈,他想见见他憧憬几年的对象,也不是非得要腻在一起,就是很单纯想要见上一面而已。

花费了些时间车子总算抵达饭店,在廊道上东张西望一会儿,找到王杰希住的房号,乔一帆曲起手指轻轻敲响了门板。

来应门的男人手上捧着一套换洗衣物,似乎是正准备要去洗澡,刚好他这时候敲门了,临时绕过来先帮他开门。

打开门瞧见是自己的小男朋友,王杰希脸上倒是没什么神情变化,本来电话里就说好了,对于乔一帆的拜访实在没必要吃惊。

「进来吧。」王杰希稍稍侧过身子往后退了一点,让站在门外的乔一帆得以进来,带上门后,转身便瞧见对方盯着自己,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不由就有些想笑。

他抬手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淡淡说了一句,晃了下手上的衣物示意他原本要做的事情,「我去洗澡,你先休息一下。」

「哦,好。」乔一帆点点头应允一声,看了朝浴室间走去的男人背影一眼后,他收回视线打量起这间房间的格局。

环境很宽敞舒适,冷气空调、电视、计算机等等的设备也挺齐全,他走到摆置着计算机的那张桌子前面,先是掏出手机和钱包放到桌上,接着又摸出了那枚冠军戒指轻轻放了上去。

「房间的东西你都可以用。」乔一帆还没想好接下来要做什么,进到浴室间的王杰希探出头来,也许是担心他太过客气拘谨,于是开口简单交代上一声。 

「知道了。」他低应一声,看着浴室间的门扉再度自眼前阖上,然后便绕到沙发椅上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拿起一旁矮柜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

王杰希洗澡的这段时间里,乔一帆便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回荡在空间的水流声听得他有些走神,视线频频瞄向了浴室所在的方位,却又在察觉自己的失态后连忙转回头,专心致意盯着屏幕上的新闻报导。

等到哗啦啦的水流声渐渐转小,最后完全不复听见了,浴室间的门板终于被从里面轻轻推开,留意到闷响的乔一帆下意识抬眸看了过去。

浴室门被打开的那个瞬间,原先萦绕在里头的氤氲热气逸散开来有几分迷蒙,走出来的王杰希身上穿得特别轻便,颈间披了一条白色毛巾,湿漉漉的发尾末梢还垂着水珠,他慵懒地抬手按上毛巾擦拭起发丝。

感受到从旁传来的注视感,意识到待在饭店房间里的乔一帆在看自己,王杰希疑惑地侧过头,两个人的视线这么直接撞上有了交会。

「……」王杰希漫不经心的动作难得透露出一股懒散,垂落在额前的浏海凝聚着水气,让对方微微瞇起眼睛,大小眼的特征一时间没那么分明,松宽的上衣领口露出白皙肌肤,乔一帆不由自主吞咽了口唾液,而后慌慌张张别开视线,强迫自己重新盯着电视。

挑了挑眉,王杰希怔了半拍也算意会过来什么情况,乔一帆刚刚停格在身上的目光很专注,专注过头了,依稀捎来一股难以言喻的热切烧灼感。

他看着忽然慌乱避开视线的乔一帆,彼此同样身为男人,当然明白了对方在想些什么,更何况对方确实正值容易冲动起反应的那个年纪,而且他们又已经是那种关系了,也不觉得有多意外。

「你想做?」手上擦拭发丝的动作依然慢条斯理,王杰希想了想,随口扔了一个问题过去,淡然语气透着几分温吞低哑的笑声。

「呃……嗯。」王杰希问得那么坦荡直白反而让他有些困窘,乔一帆抬手挠了挠脸颊,含糊不清地吭了声。

他原本来这里并没有怀揣着这种心思,只是没想到会刚好撞见对方出浴的情景,更没想到自己会因此起了本能反应。

「先去冲澡。」似乎没有要拒绝的意思,态度上明显表现得很平淡,王杰希只是这么提醒,对方毕竟在外奔波了一整天,更何况刚刚的饭局与之后的续摊,身上肯定沾染了食物香味和酒气。

乔一帆眨了眨眼睛,愣了一下理解过来那句话背后代表的意思,连忙低应了一声嗯。

交往的日子里也不是清水得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如今他们还真不太会感到难为情,站起身走向浴室间,彼此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突然伸手拽了王杰希手臂一下,后者配合地顿了顿步伐,乔一帆却只是猛地凑近对方,在对方唇角轻轻吻了一下。

回头望了一眼跑进浴室冲澡的乔一帆,王杰希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方才被轻啄一下的地方彷佛残留着温湿热意,他浅浅地笑了笑。

真是不能小看年轻人啊……


28 Apr 2014
 
评论(12)
 
热度(63)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