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JOJO&西薩】隨筆

×在噗浪河道上找東西時意外翻到了去年五月份寫的隨筆……真懷念,暫時發上來留個備份一下。

×點文者:寒祈/TAG:JOJO西薩還很歡樂的訓練期間。

×短段子,第一次寫他們,OOC嚴重可能請當心。




低低吁喘著氣緩和些微紊亂起來的呼吸,來回游了難以計算的次數後湧起一股疲憊,以仰躺的姿勢漂浮在水面上,流動的水滑過指縫捎來冰涼觸感,西薩心不在焉地望著蒼穹發愣。

 幾朵白雲懸掛在天空上慢悠悠地飄動,光線映入眼底帶來些許的刺痛感,他微微瞇起眼睛,突然一道水柱噴淋到臉上,濺開來的水花打濕了整張臉,有一些甚至直接流入嘴裡害他嗆到。

 「咳、咳咳……」吞嚥下一口海水進去,鹹澀的味道浸染整個口腔,乾咳了幾聲抬起手臂抹著嘴巴,西薩掙扎著半爬起身,怒瞪向那個不知道又在發什麼神經的傢伙,「JOJO――!你幹嘛啊?」

 「一直在特訓累死了,總要放鬆一下嘛。」喬瑟夫動了動肩骨,眨眨眼睛一臉無辜地瞅著對方,他將波紋集中在手指指尖輕輕劃過將水面切隔出一條裂縫,抬起手凝視著不沾半滴水珠的手指,他狀似誇張地如此說著,「你知道的,我這個人最討厭努力跟認真了。」

 「拜託,你有點自覺好不好?」沒好氣地白了喬瑟夫一眼,雖然這段時日他們的確是埋首於波紋法的訓練,多少猜得出來對方是想趁著休息的空檔改善一下緊繃氣氛,西薩仍然無法苟同這男人的悠然自得。

 明明性命受到了致命威脅的是他,卻老是表現得如此無關緊要。

 抬手擋下喬瑟夫潑過來的水,西薩漫不經心地抬眸看了他一眼,就當對方覺得自討沒趣游開後,他勾起唇角淡淡笑了一下,一道水柱沖了上來直接命中對方的臉。

 「啊啊啊――西薩啊!」伸手捂著被水流沖到而吃痛的臉,喬瑟夫.喬斯達仰頭咆哮了一聲,恨恨地看向那個笑得一臉得意的西薩。

 沒有理會喬瑟夫的鬼吼鬼叫,西薩將身體埋入水裡滑動手臂游向了對方,直到彼此的距離拉近後才停下。

一時間不清楚他要幹嘛的喬瑟夫有所警備地往後退了一點,沒有漏瞧他的反應,西薩微微勾動嘴角覺得有些好笑,他盯著面前男人的那張臉,大部分面容都被呼吸器給擋住了僅露出那雙眼睛,炯炯有神的眼神裡閃掠過一絲困惑。

 西薩瞇起眼睛,無預警地伸長手探向了男人的脖頸,腦中回想起那一天遇到石柱人的事情,那也是他打從心底真正認可起喬瑟夫這男人的契機。

對方最後靠著耍嘴皮子的功力換到了一個月的期間,瓦姆烏和艾斯迪斯將含有毒劑的戒指插入他咽喉和心臟部分,思及至此不禁深皺而起眉頭,西薩艱難地吞嚥了口唾液,動了動薄唇低聲問著,「喂,說說有什麼感覺?會痛嗎?」

 「嗯?」喬瑟夫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睛,沾染了水珠的手指指腹緩緩滑過喉前捎留下冰涼觸感,被西薩摸來摸去的其實有些癢,卻不討厭這樣的碰觸。

吞了口口水帶動喉結上下滾動,眼底閃過狡黠的波光,他抬起手抓握住對方的手腕,將西薩的手帶向自己胸前,「原來你這麼在乎我啊,西薩。」

 「你……」低啞的嗓音在耳邊環繞不散,西薩微微瞪大眼有些錯愕,伸出去的手突然落入對方掌控,比自己溫熱的體溫藉由觸碰到的肌膚導了過來,沒有料到喬瑟夫這時候了還這麼亂不正經。

 「我猜,你接下來會這麼說。」喬瑟夫握住對方手腕的手不由加重了幾分力道,沒有讓西薩有掙開的餘地,他笑著繼續說了下去,「別開這種低俗的玩笑?」

 「別開這種低俗的玩笑!」同個時間兩人的聲線重疊在一起,驚覺自己的反應又被對方猜個正著,眉頭不由皺得更緊,西薩惡狠狠地瞪了喬瑟夫一眼,用力將手抽了回來。

 這次倒是沒有做出刻意阻擾西薩的小動作,喬瑟夫配合地鬆開了手,心裡明白對方是真心擔心自己,他斂起了過多的笑意,背轉過身,緩緩開口這麼說著,「沒事的……我們絕對會贏的。」

 「那還用你說嗎?」話題氣氛轉換得過於迅速,喬瑟夫的背影映入瞳眸深處,西薩怔了怔,旋即露出瞭然的神情,他伸手搭上對方的肩膀輕輕捏了一下,唇角輕揚勾起一抹澀然的微笑。

他信守著,那句話是喬瑟夫給他的承諾。

 

END。

21 Apr 2014
 
评论
 
热度(9)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