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王乔/乔王】《醉酒》

× 因为不想做事放自己一天假(让你再耍废#)

× 无事可做只好滑水摸鱼玩耍摸了段子……短段子。

× 醉酒片段,但我忘记问问留言的姑娘是想要看谁醉了……只好写了我自己觉得(自以为)比较合理的发展Orz

× 有朝一日真希望自己能转换个文风,把文字驾驭得更好,写出洗炼点、节奏快速分明的文章QQ

× 惯例的日常风,脑洞妄想、私设、BUG、OOC,诸多问题注意。

× 啊、对了,不好意思是直接用WORD繁转简的,有错字请见谅。

× 前后区分有障碍,自己本身是无差别的类型,只好两个TAG都标了,大家自由心证呗。

× 以上皆OK的话再往下看啰,感谢合作!

 

 



《醉酒》、CP:王杰希&乔一帆

 

王杰希是不太喝酒的人。

一开始是因为身为职业选手的关系有所顾忌,所以几乎滴酒不沾,后来虽然已经退役了,但除却一些必要的交际场面,他也不常去碰。

乔一帆陪着王杰希出席了一场婚宴,结婚的新郎倌是前辈小时候的朋友,他并不认识,只有在出发前听对方提起,随口几句简简单单便带过。

他身上穿着一套款式偏休闲风的西装,那是在收到喜帖后,当王杰希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确定时间不会跟比赛冲突到,两个人一起出门挑的,毕竟婚宴算是正式场合,自己平常穿惯的那些服饰实在不太合适。

穿着很少有机会穿到的西装,乔一帆显得有几分拘谨,他稍稍调了调领带,脖颈总有被东西束着的感觉有点难受。

抬起眸子,望着镜面中映照出来的自己身影,乔一帆不由低吁口气,再度抬起手整平西装上泛起的皱褶,尽管出门前王杰希跟他说过好看,他还是莫名感到些许的紧张。

……唉,应该没给他丢脸吧?

甩开了忽然涌上心头的烦恼,没有继续在这问题点上纠结,乔一帆离开洗手间重新折回了宴会场所,才刚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还没来得及跟身旁的王杰希说上话,离席跑出来打招呼的新人却刚好走到他旁边,先端了一杯酒向他敬酒。

乔一帆愣了愣,念在这种场合不好推迟也就接过手,想着只是小酌一口应该没关系吧。

玻璃杯缘轻轻相碰发出清脆声响,嘴上一边礼貌性地同那对新人说着祝贺词,一边将酒杯拿近自己,正准备仰头饮尽,却有一只手从旁伸了过来拦截,提前按下他的手腕。

「咦?」他略感意外地扭过头,对上王杰希一脸平静的表情。

「杰希,怎么啦?」那位新郎倌的动作也跟着停摆下来,他把视线放到自己的儿时玩伴身上,语带疑惑地问道。

「不好意思,他不大能喝酒,还是我代喝吧。」王杰希动作自然地拿过了乔一帆手上的杯子,淡淡解释一声后,轻轻摇晃了下酒杯,将杯缘贴上薄唇倾斜杯身率先干了那杯酒。

「喔喔,抱歉、抱歉,让你朋友为难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在关注电竞消息,新郎倌其实对乔一帆也不清楚,只知道是王杰希带来的朋友而已,连忙带点歉意笑笑地应对,跟着饮尽手上的那杯酒。

「恭喜你。」没有在同个话题打转,王杰希放下了空杯,改而端起自己桌前那只也斟了酒的酒杯,主动敬了因为结婚而笑容满面的朋友一杯,抿动薄唇浅浅笑了一下。

「谢啦!」

简短几句对话交流完毕,目送新郎挽着新娘离开的身影,等那对新人已经走到隔壁桌敬酒后,王杰希倾过身子凑近乔一帆耳边,放低嗓音这么跟他说,「不要喝酒,你还要打比赛的。」

乔一帆眨了眨眼,瞬间恍然过来对方唐突制止自己的原因。

「好。」本身对酒精类的饮品便不感兴趣,刚刚也是顺着情势发展接过手的,倒不是真的很想要喝酒,听见对方的提醒他很干脆便应允了下来,想了想后又小小声补上一句,「谢谢。」

 

在那之后,陆陆续续有些人过来这桌敬酒。

找他们攀谈的大部分是王杰希和新郎小时候共同的朋友,还有少数一部分是有在玩荣耀,认出他们后过来要签名的,前者很久没见面所以难免表现热络,两个人能推就推,推不掉的倒是由王杰希一个人挡下了,整个婚宴下来他也喝了不少杯。

散场后,他们留到了最后才离席,乔一帆看出来王杰希状况不是太好,许是平时没有沾酒的习惯,今天一口气喝多了所以醉了,离开婚宴会场便在附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休息。

乔一帆垂眸看了一眼现在靠着椅背的王杰希,对方在离开会场时,就伸手松开了领带和最上面的衬衫钮扣,喝醉的他倒是没出现什么发酒疯的举动,只是原本就不多话了,现在变得更沉默一些而已。

「我去买瓶水给你喝好了,在这等我。」

「嗯。」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乔一帆一眼,王杰希吭了声。

秋末初冬的时节气温有些偏低,走没几步的乔一帆顿住步伐,想了想又折返回王杰希面前,正在醉酒的人没有留意到他又回来了,就是放空思绪坐在那里。

一阵一阵的冷风吹拂而过,男人的头发在风中随意飘扬,乔一帆脱掉穿在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放轻动作小心翼翼虚掩上对方的身体,在后者困惑抬头看过来的时候,只是温温笑了一下便跑离现场,「等我喔。」

跑到附近的店家买了瓶矿泉水,乔一帆回来的时候,王杰希仍然动也不动坐在那里。

男人低垂着头颅,滑掩而下的发丝遮挡住面容,瞧不分切那张脸上流露出什么神情,盖在他身上的那件西装外套掩得更紧了,许是期间里对方有伸手拉过。

「你还好吗?」放缓脚步走了过去,乔一帆径自在王杰希身边的空位坐了下来,从塑料袋里拿出瓶装水,一边扭开瓶盖,一边关心了句,藏匿在话语里头的满是担忧。

「……有点晕。」察觉到归来的乔一帆坐在身侧,王杰希没有看向他,只是接过对方递来的水仰头灌了几口,口腔里的酒气稍稍被冲淡了,多少让他感觉好受一点。

可能是真的不怎么舒服,王杰希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乔一帆伸手接回对方递过来的矿泉水,自然而然地就着瓶口喝了一口,依稀也感觉尝到了一丝微弱的酒味。

「嗯,那休息一会再回家好了。」他扭紧瓶盖将矿泉水放到了一边,直视着前方低声说着,反正两个人接下来没什么行程要赶,等对方舒服些再回去就行。

没有出声搭腔,王杰希仅是点了下头,知道对方是不想说话,乔一帆自然也就不打扰他,让他可以安静休息。

不排斥弥漫在彼此间的静谧气氛,他漫不经心地想着有什么醒酒的好方法,突然一道有点沉的重量落到了肩膀,乔一帆怔了一下,下意识轻轻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杰希?」

迟迟等不到王杰希响应,乔一帆带了点不安地侧过目光,瞧见挨着自己的男人此时阖上了眼皮,似乎是不小心睡着的模样,微微瞠大眸子有点讶异,却又瞬间感到舒心了不少,唇角不自觉轻弯上扬淡淡笑了起来。

 

 

END。

20 Apr 2014
 
评论(13)
 
热度(69)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