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王乔/乔王】无题

× ……对不起我自首我是忘记想篇名了。

× 依然是摆脱不了的日常风走向。

× 惯例可能各种凌乱、不完整甚至充满bug注意。

× 其实曾经想写写看自己心中的他两是怎么在一起的(?)

 结果一搁就搁了半年还是没有动,现在没空重看原作,也没心力把故事想完整,更没时间写了……只好继续任性地直切交往后设定,偶尔写写日常自我满足QQ

× 脑洞妄想开很大、私设、OOC、画风奇特,都是问题。

× 恐OOC得严重、恐OOC得严重、恐OOC得严重……易雷者建议回避。

× 不小心又摸太久了得赶紧洗洗睡,其余的明个再回……请确定以上几点都OK、明白了、可接受,再往下看啰,谢谢QQQQ

 


 

 

乔一帆跟王杰希在一起的这件事情,高英杰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才知晓。

那个时候王杰希早也已经退役了,他禁不住会去猜想,这或许是他们两个人终于不再藏着、拽着、全面防着封锁消息的原因。

初次听闻认识多年的好朋友当着自己的面发出出柜宣言,而且他的对象还是自家队长……嗯……前队长时,他真的吓了很大一跳,呆了老半天还回不过神,满脑子转来转去都是『不可思议』、『怎么可能』等等的想法。

一个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一个则是他最尊敬的前辈。

尽管呆住的时间有点长,但并非觉得排斥或者反感恶心一类的,就单单只是感到吃惊罢了,等他消化掉这个忽然炸开来的庞大信息量,他最后是带着微笑祝福他们。

祝福乔一帆。

而在一段时日以后的现在,高英杰倒是越来越习惯了,总算不会再被那两人无意间表现出来的亲昵之举给吓到。

 

他今天受邀到王杰希家里作客,乔一帆则是搭前一晚的班机提早过来过夜了,难得三个人刚好都是休假状态,所以约了一起吃顿饭、叙叙旧。

对比起多少仍感觉有点拘谨的自己,高英杰看了看自己的好朋友,一帆显得没什么心灵包袱,在外面餐馆用完餐回来后,自动自发领着他走进门,还没等屋主锁好门进来,便拉着他大剌剌地直接坐到了客厅沙发上,就好像是出入自己家似的。

起初高英杰还有一点不适应,只是后来想想很快便释怀了,毕竟对方这些年进出这里的次数肯定不算少,他们两人是那种关系了嘛。

「一帆……可以问你个问题吗?」高英杰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偷偷抬眸瞅了一眼王杰希的背影,然后往旁边挪了挪身子,凑近坐在旁边的乔一帆,小小声问了一句。

「嗯?」跟多年好友聊天心情自然放松许多,窝在沙发上的乔一帆神情自若,右手拿着遥控器转开电视随意切着频道,听到询问轻轻应了一声。

电视屏幕闪烁过不陌生的影像,乔一帆连忙停下手部动作,不再漫无目的地切转频道,让画面停在王杰希平时有在收看的节目,他伸长手臂将遥控器放回桌面,这才扭过头去,迎上高英杰的视线后,没什么迟疑随口答得爽快,「好啊,英杰,你问。」

「你是怎么跟队长走到一起的啊?」飞快回头确认王杰希是真的走开了,高英杰抬手挠了挠脸颊,像是挺不好意思地压低声音问。

「啊。」似乎没有想到会被昔日好友追问这个,乔一帆怔了下,瞧见对方轻轻眨动眸子,眼底尽是好奇的波光,旋即像是明白了个中缘由。

他跟王杰希交往一事,最早便谈好不公开了,对着所有人都要保密的,只有少数几个圈内人士因为一点小意外知情而已,所以他连最要好的朋友也是瞒着,不曾提及只字词组,直到最近才向英杰坦承这回事,也难怪对方特别想要知道。

那个时候除了身分敏感以外,两个人的心思几乎都倾注在荣耀上了。

王杰希有微草整支队伍要带领,忙碌一定是不在话下的,而他也需要不停不停地训练,加紧脚步跟上前辈们的实力,钻研自己操纵阵鬼的技术与熟练度,也需要跟兴欣的大家磨合、培养默契。

他们都在为各自的梦想努力,一步一步朝向冠军之路迈去,于是在这之外,谈恋爱仅仅是那么一部分的小事情,自然没有必要四处张扬。

不管有没有在一起,他代表的是兴欣战队的新人乔一帆,对方代表的是微草战队的队长王杰希,在荣耀赛场上他们终归只是对手,不希望因为两人关系的改变而节外生枝,造成任何不必要的影响,这是他们没有明说,却彼此都能理解的事情。

乔一帆顺着转动视线往男人所在的位置看去,起身离开客厅的王杰希走向了厨房,背对着他的身影慵懒地站在冰箱前面,伸长手臂拉开了冰箱门,而后微弯下身平视内部,似乎是在挑选要拿什么饮料出来。

缓缓收回了不自觉飘移开的目光,他在高英杰疑惑的注视下,微微笑了一下,动着唇瓣这么告诉对方,眼神依稀流露出几分怀念的光彩,「这个啊……一开始是我主动跟队长告白的。」

他早就不是微草那个被使唤帮忙跑腿倒茶水的不起眼少年了,也不再是对自己未来懵懂无知感到彷徨的小孩子,他已经成年很久了,渐渐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所追求的梦想、所怀抱的理想他都清楚想过了,于是回首聊起这档事时,当初那股腼腆害羞已不复见。

他甚至能够平静地谈论,带了那么一点点的缅怀、幸福与感激。

最早相遇的时候只是出于憧憬罢了,就好像小男生崇拜英雄、追随强者的那种心态,第一次在网上看见王不留行比赛的视频开始,他就成为了王杰希的粉了。

隔着屏幕看着魔道学者、看着那个王不留行,绚丽的打法映在视网膜上闪耀光辉,他看了一年、两年、三年……然后他也开始尝试接触荣耀,再然后他幸运地进去了微草。

第一次现实面对面接触到他一直憧憬的对象,难以言明的感动在心中蔓延开来,尽管他很快就明白了一些事实,对方眼中看见的从来不是自己,却也没有太过在意。

那一丁点的失落,被占据心口的感动冲散,消失得无影无踪彷佛不曾出现。

而后又过了很久很久,久到连他自己都险些快要忘记初衷了,闭上眼,映入眼底的终不再是魔道学者飞舞掠出璀璨光辉的身影,而是一张漠然冷淡的男人面容,他才蓦然醒悟他对王杰希揣着的那份憧憬,竟在时光潜移默化的催化下渐渐升华成另一种情愫。

失衡的情感一路直坠,狠狠坠向了爱恋。

那场告白其实真是个意外,他原本完全没有想过要说出来,只是当王杰希站在他的身前,本能驱使下,他不假思索就说出了实话,而一向沉着冷静的男人难得露出些许震惊的表情。

没有一丝怒意、不带半点质疑,平复下心情的王杰希最后只留下短短的四个字,他说,我想想吧。

我想想吧。迂回却又直白的答复,间接道出了自己在对方心里,恐怕没有存在任何分量的事实,那个时候他纵然情绪低落,却也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舒坦与平静。

彷佛带着一寸灰账号卡离开微草来到兴欣那时候的心情,挥别了所有软弱、缺乏自信的过去,以全然崭新的乔一帆,面对现实挑战未知的未来。

他做出抉择往前走了,至少他也说出口了,将一直以来积聚于胸口,快要翻腾满溢而出的情感传达出去了。

脑海中不由闪过关于过去的种种,画面不停以高速切换轮播,开心的、难过的、惆怅的、失落的、兴奋的,打从心底涌起一切复杂而难以形容的真实情感,乔一帆顿了顿,在高英杰饱含好奇的目光催促下,又接着往下说了下去。

「然后啊,我断断续续又追求了半年……还是一年多?」乔一帆抓了抓头发,放缓的语气掺和了些许迟疑,他有些不太记得确切的时间轴了,倒是对方给予答复时,那一瞬间露出的神情他记得特别牢。

忆起了王杰希当时的表情,乔一帆不自觉勾起嘴角,漾起浅浅弧度的微笑,「总之,后来队长答应了和我试试看。」

他一席话带过了过程说得简单,却只有当事者才能够体会,那些等待日子里到底经历了多少辛酸与纠结,当然也不全然尽是些苦涩回忆,期间多多少少混杂着令人愉悦的心动时分。

比如等到了王杰希的一点回应,又比如两人之间微不足道的简短对话,这些全是让他精神为之一振的泉源,因为这样一点点小收获,就能开心上很久很久。

「欸?就这样?」高英杰眨了眨眼睛,鼓足劲才问出口的八卦,居然只换来好友言简意赅的几句话带过,他有些不满意地追问了一声。

「嗯,就这样。」向上仰起的视线瞧见折返回来的男友身影,乔一帆耸耸肩,点头肯定了高英杰的疑问。

当然不可能是两三句话道得尽的故事,但他觉得说这样就够了,其它的那些经过,只要他自己跟王杰希知道就好了,那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小秘密,没必要说出来分享给别人听。

从冰箱拿出了饮料分装进杯子,王杰希端着两只马克杯走回客厅,高英杰跟乔一帆虽然压小了音量在对话,但距离其实隔得没多远,他还是字字句句听个真切,知道他们全程都在聊些什么内容。

乔一帆讲述的口吻挺云淡风轻的,但王杰希清楚他当时并不是那么轻松自在,在对方向他告白后,到他给出答复之间的那段空白期,究竟有多难熬不是三言两语就能一带而过的。

他并不是一开始就在意乔一帆,至少对方待在微草的那些日子里,他没有特别在乎、看重过那个少年,而是后来才一点一点地将心思放到对方身上,所以,在无预警被乔一帆告白的那个当下,他真的感到非常震惊。

关于乔一帆的告白,他想了很多,也纠结了很久。

像是横跨在彼此间的年龄差距,像是他喜欢乔一帆吗,像是他对乔一帆会有那方面的需求吗,又像是乔一帆对自己的情感真的是那么一回事吗?像是两个男人在一起可行吗,像是双方家庭的背景考虑、父母亲的接纳程度,像是外界的异样眼光和声浪……等等,这些事情他全都考虑过不只一次,而最常想到的还是会不会影响到乔一帆的前程。

在他单方面陷在自己思考的死胡同时,他和乔一帆的接触就仅止于赛场,以及偶尔QQ上来自对方的寒暄,对话量很少,少得近乎可怜的程度,几乎是一些点到为止的问候与关心。

王杰希起初并不怎么在意,而等他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挺习惯了,不知不觉间除了荣耀以外的心思全系在对方身上。

乔一帆的存在就好比清澈纯净的水,一天接着一天以无形的姿态侵入他的生活,一如个性呈现的温吞柔和乖巧,适时地展现那份温柔,执拗坚持不懈地默默向他示好,就像是一道慢性毒瘾,当他察觉到不对劲时已经为时已晚,深陷其中后就有点难以抽离了。

「你们怎么还在喊我队长?」将思绪自过往回忆拉到现实,王杰希望向沙发上的两个人,忍不住微微瞇起了瞳眸,开口纠正的语气染上了几分无奈。

高英杰跟乔一帆现在的身分都是队长,分别扛起了微草战队、兴欣战队的未来,还老称呼着已经退役多时的自己队长,实在是不太恰当。

「呃,抱歉……喊习惯了。」高英杰惊了一下,微垂下头还是有点怯怯地应着。

谦逊、内向这些特质简直是根深蒂固的性子了,就算平时在队里保有队长的气势,在赛场上能够张扬天才魔术师的丰采,私底下相处时他还是恢复这个套路。

王杰希先是看了高英杰一眼,而后又看了看坐在旁边仅是笑着不语的乔一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当初看他们还只是少年,现在倒也双双长大为成熟的男人了。

伸手将其中一杯饮料放到高英杰面前,王杰希从沙发后面绕到了另外一侧,然后在乔一帆身旁的空位坐下。

「喏。」见对方扭头过来看向自己,他便顺手将手里的马克杯递了出去。

「谢谢。」乔一帆接过杯子拿近唇前低头啜饮一口,留意到男人刚刚只端了两杯过来,并没有自己那一份,他想了想,问出声的同时不由把杯子也推到对方面前,「你不喝吗?」

王杰希看了一眼,伸出手接回来喝了一口,接着便随手把马克杯放回桌上。

高英杰正好也拿起了杯子喝饮料解渴,客厅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刚才聊到的话题自然而然打住,接下来的时间也没有人再次提起,就是改聊起荣耀圈的事情,两个年轻队长说说现在的战队状况,或者聊一些听来的八卦给王杰希听,而对方也讲了一些前几个赛季发生的趣事。

后来傍晚时分送走了高英杰,偌大的屋子里就剩他和乔一帆独处。

将使用过的杯子端到厨房洗干净归放回原位,折回客厅的王杰希刚坐到沙发上,乔一帆便自动换了个姿势,整个人缩上沙发,侧过身背部挨着他而坐。

抵靠在手臂上的重量压着自己,王杰希垂眸扫视过去,对方满脸洋洒着笑意,甚至连眼角都微微弯起了似的,看起来心情特别好,他腾出手拨弄了一下乔一帆落在额前的发丝,「英杰来,你这么开心?」

「嗯嗯,很久没跟英杰聊天了。」乔一帆点点头,也不介意男人把玩着他发丝的举动,就是往后挪了挪身子,他弯弯嘴角,任由一抹笑颜在脸上绽扬开来,「而且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刚交往的时候,所以特别开心。」

「……后悔过吗?」同样勾起了一些令人怀念的陈年往事,王杰希哑着声音低笑了下,而后淡淡问道。

「没有。」乔一帆答得坚决,右手按在沙发椅上撑起身子来,他回头冲着王杰希笑了笑,倾身靠了过去,用行动表示余下那些来不及说出口的话语。

很庆幸那个时候说出来了,更庆幸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响应了他。

 

 

END。

17 Apr 2014
 
评论(8)
 
热度(57)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