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偶尔堆堆文,只会写日常,CP均前后无差。

恋与制作人BL
本命CP:白墨白、李周李、李许李。
雷:女主相关。

全职
本命CP:喻黄喻、钟楼钟、王乔王、莫凡&苏沐橙、孙肖孙、叶韩叶。
 
 

【方锐&喻文州】情人节之失手的小闹剧 Ⅱ

× 方锐&喻文州不是CP意思,只是互动……只是互动。

× 实际CP为喻黄/黄喻,同时可能略涉及林方/方林。

× 脑洞开很大、恐OOC、各种凌乱与充满bug注意。

× 很重要多说几次,恐OOC、恐OOC、恐OOC,怕雷者建议回避!

× 上星期小伙伴 @拖延症是病、得治눈_눈 跑来找我说他开了神秘的脑洞……方锐&喻文州,短短几秒消耗了庞大信息量后,悲哀地换我脑洞了。

× 我薄弱的CP节操观还是无法容许自己爬墙,小伙伴对不起了,我顶多只能写写这种程度的互动QQ

× 闲话家常,起初觉得噜否的@功能跟归档功能很有趣,还有想碰碰运气看有没有机会勾搭上同萌冷CP的小伙伴才创个玩玩的,虽然觉得应该没啥影响,但……睡前备份完还是删干净以后回老窝宅着好了Orz

× 明明是翻出手机里断断续续打的草写片段出来小修,怎么几小时过去却是见日落的节奏。

× 滚去做点正事看看书……王乔/乔王/锺楼/楼锺明明好萌的呀。


 

 

 

 

 

坐在床沿身子往后仰平躺上床面,天花板散落的光源映入瞳眸表层白白亮亮的,黄少天轻轻瞇起了眼睛,视线随意流转打量着四周。

男人的房间收拾得挺干净,除了少数几本杂志及书册被堆在床头柜上,看起来像是睡前拿来当作消遣翻阅的,一、两套衣服随意披在椅子上,其它东西都是整整齐齐摆放着。

稍早在食堂用餐完要离开时,喻文州不小心给人泼到了饮料,只好先回房间一趟冲洗身子,再顺便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于是闲闲没事可做的他自然跟来了。

气体因子间依稀飘荡着一股淡淡的清新香气,维持平躺不动的姿势,黄少天仅仅是侧过头,视线望向紧阖的浴室间门扉,淅沥沥的水流声在上一秒趋缓转停,其实对方进浴室不过是几分钟前的事情,也没有让他等上多久。

漫不经心想着对方估计是冲好澡了,正打算也从床上起身,一道短促的提示音突然响起,他不由怔了一下,伸手往自己口袋掏了掏摸出手机来,按亮后发现屏幕上头并没有任何变化。

「怎么回事不是我的啊……队长的?」黄少天随口咕哝了一声,直接就原本躺着的位置翻滚到旁边改成趴卧的姿势,伸长手臂抓过搁在棉被上的手机,然后放大了些音量朝待在里面的人喊道:「队长队长,你的手机有短信喔!要不要拿过去给你啊需不需要?」

「嗯?」听见少天说话声音的同时,喻文州正好推开了浴室门走了出来,闻言他抬眸看过去,对方侧转过头来,彼此视线就这么撞在一起,瞧见赖在他床上的男人手里确实抓着属于自己的手机,他没想什么仅是低应了一声,「你帮我看看吧。」

「咦,是方锐发来的,队长你们有在联系喔?」

「方锐?」喻文州脸上浮现一丝疑惑,此时的他赤裸着上半身,曝露在空气中的肌理线条不是特别惊艳,普通却很耐看。

尽管只是稍稍冲了冲身子,没有洗头,但多少还是被水溅湿了发丝,凝在发尾末梢的水珠滴落,沿着脊椎骨缓缓滑流而下,喻文州并不怎么在意一瞬间溜过的湿滑感,他走向椅子随手抓起最上面一件衣服套到身上,然后就听见少天发出的骂声传入耳里。

「卧槽!」黄少天骂了一声,原先慵懒趴在床上的他突然惊坐起身,瞪着手机屏幕跳出来的东西,挤眉弄眼地露出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嘴里忍不住又接着骂骂咧咧个没完,「靠靠靠靠方锐传这什么鬼存啥心啊!」

「怎么了?」拉平刚套换上去的上衣,喻文州折回床边,看了一眼反应特别奇怪、特别激动的少天,伸长手接过自己的手机,「他传了什么给我?」

垂眸扫向映着浅浅亮光的屏幕,一张图片无预警直接侵入黑眸,喻文州怔了片刻后眨了眨眼睛,有些意外地看着那张方锐的自拍照,对方顶着一抹很明亮的笑容,截取进画面的单手食指朝向下方、大拇指微微弯出一个弧度,他瞇起眼仔细瞧了瞧,才恍然大悟原来那是半个爱心。

「队长,你说方锐……不对不对,兴欣那帮家伙几个意思都几个意思?刺探敌情还扰乱军心啊?」黄少天动作麻利地从床上翻身下来,走向拿着手机一脸若有所思的喻文州,眉心微挑,张嘴便是一口气扔出了几个问题。

修长手指挺熟练地操作着手机接口,按掉那张图片后,转而点开了照相功能,喻文州将镜头对准自己,大致调整好角度摆弄了一下,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自拍了张照片,随后慢条斯理输入了一排字回传过去。

「不晓得啊。」一系列动作搞定后,喻文州回身迎向正往自己这里走来的黄少天,仅是耸耸肩笑了笑。 

「那你回了什么?」黄少天瞇起眼,狐疑地看了面带笑意的自家队长,有些好奇绕到了对方身后。

喻文州也不避讳,直接将手机举高往身后靠了一点,让少天能够以更轻松点的姿势看清画面。

「队长你这是……!」明白了喻文州回传怎样的讯息过去,黄少天瞠大双眼惊恐地大叫一声,然后又闹着他急急追问了好几句。

「行了,你别瞎猜了吧。」好笑地看着已经一个人揣摩出各式各样阴谋论出来的少天,喻文州看看时钟,发现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便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手机,随随便便放到桌上没有要随身带着的意思,「该去做训练了。」

「很难不想啊。」黄少天辩了一句,在喻文州的催促下走出房门,挨着墙边而站等待对方关灯锁门。

当对方打点好一切之后,黄少天见他出来了,深锁着眉头露出很是纠结的表情,冷静了一会发觉自己还是没办法静心,「不行不行,我还是会在意啊队长……我得去问问方锐那小子!」

喻文州微微侧过视线,瞧见身边的黄少天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动得很快,八成是在打短信准备发给方锐,对此他仅是抿动唇角浅浅笑了下,也不打算去制止对方,由着他去闹腾。

 

×

 

时间往前回推一点。

刚睡醒没多久的魏琛晃出房间,散漫地伸了下懒腰、打了个哈欠,眼角甚至挤出一滴生理性的泪液,然后抬手抓抓有些乱翘的头发。

一大清早的,兴欣训练室几乎接近全员到齐,各自坐在计算机前打起荣耀来了,魏琛多少流露出一抹不胜唏嘘的神情,朝几个扭过头来问早的小朋友挥挥手,咕哝声要去抽支烟醒醒神又晃离开了。

摸出了烟盒敲出一支烟叼在嘴上,魏琛腾出手在身上找着打火机要点火,眼角余光却扫见有道人影鬼鬼祟祟窝在角落,他挑挑眉,无端涌起的一股好奇心搔得他心痒痒的,不禁凑上前去窥探究竟。

「我说猥琐方啊,你躲在这偷偷摸摸的干嘛去了?」暂时取开了叼着的那支香烟,魏琛伸手轻拍了下背对他的方锐。

「唉唷谁偷袭我!」手里抓着手机忙着摆弄东西,压根没注意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忽然一道重量就这样按上肩头,方锐嘴上嚷了一声,多少有点被吓到的他整个人震了一下。

扭过头,辨认出来站在眼前的来人是谁时,他露出一脸『啥啊,是老魏喔』的神情。

「你那恶心的表情是怎样?不会要算计老夫吧。」魏琛皱了皱眉,将烟拿近抽了一口。

「没啦,放心放心,要弄也是先弄老叶啊你说是呗。」吞吐而出的迷蒙烟雾缭绕眼前,方锐眨了眨眼睛,没有闪躲回避的意思,就是咧嘴笑着任凭一句没心没肺的玩笑话脱口而出。

扯完嘴皮子后,像是想起自己原本在忙什么活,方锐连忙低头查看手机,望着屏幕上已经跳出去的那封夹带了图片的短信,他瞠大眸子盯着显示的名字,神情纠结到不行,整张脸的五官几乎扭曲在一块,「我靠……怎么又来了……」

他这回失手错传给喻文州了!

「啥?」

「没事!」随便敷衍掉一旁魏琛的追问,方锐抬手揽上对方反拉着他往计算机那边晃去,默默在心里叨念了句。

林敬言大大对不住啦,只好晚点再回你了。

 

时间往后推进一些。

拉开椅子一把坐了上去,方锐翻出账号卡正想登上荣耀,却感觉到手机在震动,自己设定的通知音效随后接着响起。

不会是喻文州真回了吧?

他想了一下,还是打住手边的动作去拿手机,翻出新收到的短信点开,心不在焉的他本没多在意,却在简讯夹带的照片跳出来后怔了好大一下,略感吃惊地张大了嘴巴,险些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还因此惹来其它人困惑的目光。

笑着打太极瞒混过去队里大家的关注,方锐吞了吞唾液,勉强定下心神后再度将视线移回当下极大的麻烦上,手机握在手里简直像烫手山芋一样。

明明说穿了也没什么,瞧着瞧着却又觉得棘手万分啊,怎么应对来着。

手机屏幕上的照片是喻文州本人,脸上带着淡淡的、浅浅的,一如往常的温和微笑并没什么奇怪的,平常也没少见过那副客套模样……只是当对方仿效起自己,单手比出半个爱心手势后,一切似乎都变了调。

盯着附在底下的短句子,方锐认真纠结了三秒钟,最后决定放弃深入探索干干脆脆退回了待机画面,最好的办法果然就是装死了。

『情人节快乐^ ^』

刚准备将手机收起来,握在掌心的机体接连又震动了起来,方锐想着谁啊,今天的自己还真受欢迎呢,点开短信看着满满的文字量跳出来顿时懊悔万分。

『方锐!!!出来面对!!!!!』

『你发那玩意给队长有意思吗好意思吗?存什么心快说快说快说我告诉你队长是不会上当的在打啥歪主意快放弃了吧!你是没有机会的!!!』

方锐刚消掉前两则,还没缓过气又有新的接续跳了出来,被黄少天的短信疲劳轰炸,内容有长有短、有意义没意义的乱吼乱叫就像宣泄,当手机震动的频率一次比一次还要快,他只感觉异常的疲惫。

『啊啊啊啊!你快上线我们PK!PKPKPKPKPKPKPK好了!』

你就不能消停下吗!

方锐心累着按下关机,那个时刻只想跟蓝雨那谁……郑轩借借口头禅喊一下了。

真的是压力山大啊!

 

×

 

「少天,手机收起来吧,要进训练室了。」缓了缓步伐,伸手搭上身前的门把时,喻文州扭头看向抓着手机似乎刷上瘾了的黄少天,终于不紧不慢地如此表示。

「喔,好。」黄少天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手机调成了关机状态就扔进口袋,然后抬头冲着男人咧咧嘴角展露笑颜,「队长我好了,赶紧进去吧。」

 

 

END。

 


13 Apr 2014
 
评论(4)
 
热度(8)
© 日出日落 | Powered by LOFTER